<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包公和歌厅
    “哎,东子人呢?”薛果刚上完厕所回到后台,就找不见何向东了,他找到丁锦洋问道:“丁锦洋,你看见何向东没?”

    丁锦洋正坐在凳子上喝水休息呢,他道:“没有啊,你们俩不是在一块吗?”

    薛果道:“没有,前面侯先生和黄主任把东子找出去,我这上完厕所回来,就找不见他了,他人呢?”

    丁锦洋把茶杯放下,说道:“没看见诶,你干嘛这么急匆匆找他啊。”

    薛果答道:“我说演出完找东子吃夜宵的,他还说要去歌厅玩,我正打算找他商量去哪儿玩呢,结果人不见了。”

    “歌厅?”丁锦洋眼睛发亮,搓着手猥琐地笑了笑,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示意了薛果一下,问道:“你们还去歌厅啊。”

    薛果看他一眼,笑了笑道:“去啊,我主要是带东子去见识见识,他没去过。”

    丁锦洋又问道:“你去过好多次了?”

    薛果理直气壮地说道:“那当然了,我在北京啊,晚上没演出的时候都是在歌厅里面玩,熟的很。”

    “来来来,你坐你坐。”丁锦洋赶紧把薛果让到自己座位上,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腆着笑脸问道:“果哥,跟兄弟说说,那歌厅里面都是啥样的?”

    薛果大马金刀地坐着,拽的跟大爷似得,他舔一舔嘴唇,说道:“有点渴啊。”

    丁锦洋特别灵醒,马上就把自己茶杯端来,道:“果哥,您喝水。”

    薛果却摇摇头,说道:“你喝过的,我才不要。”

    “嗨,您茶杯不就在那儿嘛,我给你拿来。”说完,丁锦洋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把薛果的茶杯拿来,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了他。&lt;&gt;

    薛果笑眯眯地接了过来,十分惬意地喝了一口水,被人伺候的感觉真爽啊,又看见丁锦洋眼巴巴看着自己,他也就不再吊人家胃口了。

    他道:“小丁啊。”

    好嘛,这称呼都变了。

    “哎,您说。”丁锦洋却半点不在意,这孩子也是想去歌厅想疯了。

    薛果老神在在道:“这个歌厅啊,就是唱歌的地方,咱们买了门票进去啊,就可以唱歌了。”

    丁锦洋疑惑道:“还要买门票啊?”

    薛果道:“这不废话嘛,你没门票谁让你进场啊?你看电影不要票啊?”

    丁锦洋又问道:“看电影叫电影票,进歌厅这叫什么啊?”

    薛果白了他一眼,说道:“当然是叫歌票啊。”

    丁锦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没进去过,不懂哈,您多见谅,然后在里面是怎么玩的啊?”

    薛果笑笑:“玩那就简单了,就大伙儿唱歌呗,一群人站成一排,然后一人唱一句,轮到你唱再唱,千万不能抢着唱,没有轮到的,千万不能上场。”

    丁锦洋都傻眼了:“啊,这玩意也怕冒场啊?”

    “对咯。”薛果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

    “那个那个。”丁锦洋挑了挑眉毛,很不好意思地问道:“听说歌厅里面有女人,就那种的哈,有没有啊?”

    薛果笑了一下,也很暧昧说道:“你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有啊,多了去了,都是那种穿的很简单很节约的,啧啧,基本你想干嘛都可以,人家都不反对的。&lt;&gt;”

    丁锦洋听得口水都留下来了,脑子里面也不知道在意淫什么场景,脸上的表情****至极,他大叫一声:“哎,那我们快走吧,还等在这里干嘛啊?”

    薛果道:“我们等会还有一场演出呢,演出再走,另外要先找到东子啊,我们商量商量去哪一家啊?”

    “哦,哎,云冲来了,郭云冲快过来。”丁锦洋招着手喊道。

    郭云冲看见这边了,立马快步走了过来了,问道:“什么事啊?”

    丁锦洋赶紧问道:“你见着何向东了吗?”

    郭云冲疑惑道:“何向东,你们找他干嘛?”

    丁锦洋和郭云冲是相声搭档,特别熟悉,他凑过去,很暧昧地说道:“去歌厅啊,演出完了咱们去歌厅玩,就是好多小妹妹穿的很少的那种。”

    郭云冲一听口水也下来了,这货也快没救了,他惊喜道:“真的啊。”

    丁锦洋还责怪他道:“你这叫什么话,我还能骗你吗?”

    郭云冲马上认怂,高尔基曾经说过,去歌厅的力量是伟大的,郭云冲可以为它付出一切:“丁哥,丁哥,我错了,我错了,带我一个带我一个好不好?”

    丁锦洋道:“肯定带你啊,咱俩谁跟谁啊,关键现在是要找到何向东啊,他人去哪儿了啊?”

    郭云冲道:“他上台唱戏了啊,我刚从那边过来,刚见他画好妆上场去了啊。”

    “啊?”

    “啊?”

    丁锦洋和薛果两人齐齐发出惊讶的叫声。&lt;&gt;

    郭云冲弱弱道:“你们都不知道的吗?我以为你们都是知道的。”

    薛果惊愕道:“他怎么唱戏去了?还是上台唱?”

    丁锦洋也问薛果:“他还能上台唱戏啊?”

    薛果道:“我不知道啊,我就知道他唱功好,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上台啊。”

    郭云冲道:“那要不咱去看看吧。”

    “好。”

    就这样,三个被歌厅冲晕了头的年轻人,兴冲冲地往入场门那里跑去,现在下场门那里有记者蹲着,他们不好过去。

    台上则是已经开演了,旁边就坐着京剧的乐队,各种京剧演出的三弦、锣、鼓、京胡等乐器都准备好了,正热火朝天地演奏着。

    何向东换上了包公的服装,勾着黑脸,带着长长的黑须,两手端着腰带,慢慢踱了几步,气势十足。在舞台上耍弄身段,微微抖袖,裘派唱腔极为老道熟练:“驸马爷不必巧言讲,现有凭据在公堂,人来看过了,香莲状。”

    立刻有一黑脸衙役把状纸摊开。

    进场门那三个热血少年都看傻了,何向东还真能上场唱戏啊。

    唱陈世美的张复钦迈步向前,和何向东两人双手一搭,拉扯起来,何向东虽说年纪尚轻,还是相声演员,可在这京剧舞台上的气势和身段却完全不输张复钦这种老戏骨,甚至犹有过之。

    一把甩开张复钦的手,何向东大步向前,双手一摊,头微微向上一扬,一个正脸亮相,大义凛然,这一瞬间,何向东的气势到达了巅峰,最高潮的一句来了。

    “驸马爷近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她状告当朝驸马郎,欺君王瞒皇上悔婚男儿,招东床,杀妻灭子良心丧,逼死韩祺在庙堂。”

    极具气势的裘派唱腔,何向东完全把包公的神韵给唱出来,正气凛然,大气磅礴。

    “好……”观众席上响起了叫好声。

    进场门三个都嘴巴都合不上了,这人真的是何向东?这么正气凛然的人真的是何向东?这么正气凛然的包公竟然是想去歌厅找小妹妹的何向东?

    我靠,真的假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