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裘派唱腔
    何向东看看侯三爷,又看看黄主任,再看着面前的京剧队,苦笑了一下,唉,也不怪人家,自己确实太年轻了一些,又是相声演员,人家有所疑虑也是正常事。

    轻轻一叹,既然决定要上台了,自然是要取得这些演员的信任的,唱戏是一个团队活动,一定要大家的配合好了才能行的,任何一个人掉了链子都可能毁了一台戏的。

    何向东看着眼前一群并不信任自己的京剧演员们笑了一下,说道:“京剧我学过也真正上台唱过,前些年在民间卖艺的时候,也跟人搭班唱过几年戏。当然了,跟您这些位专业演员还是没法比的,那我也就稍微来个一两句,几位老师也给我指点指点。”

    何向东这番话说的还是相当客气的,京剧队的人面色顿时也好看许多了,虽然这些人脸上都是油墨重彩的,但何向东还是明显感觉到了人家的释放的善意。

    何向东笑了一下,丹田开始运气,从小腹丹田一直往上到喉咙这一块绷得跟铁一样硬,双手微微搭在腰间,做出端带的样子,双目怒视前方,踱步向前,气势已经微微凝聚起来了,这一刻他仿佛真的是正气凛然的包龙图。

    京剧队还有侯三爷等人都看的微微有些讶异。

    何向东微微一顿,抬头亮相,然后一嗓子便出来了:“驸马爷近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她状告当朝驸马郎,欺君王瞒皇上悔婚男儿,招东床,杀妻灭子良心丧,逼死韩祺在庙堂。”

    “好。”侯三爷带头叫了一声好。

    黄主任也马上鼓掌了。

    京剧队里面那些人倒是一个没动,全都傻眼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刚刚何向东唱的这一句就是《铡美案》这一出戏里面最经典的一句,哪怕是放在整个京剧里面,也算的上极为经典的一句唱腔。

    这一句慷概激昂,非常具有观赏性,难度也相当高,能唱的很多,但是能唱的传神的极少。你不仅要唱对味,更重要的是要把包公的那种正义感愤怒感义正言辞唱出来,还要激发听众的共鸣,这太难了。

    可何向东刚才那一句却是完全做到了这一点,从唱腔技巧上完全找不出任何瑕疵,而且气势磅礴,京剧队的人一下子全给震住了。

    京剧队里面有一人叫张复钦,是唱老生的,在铡美案里面唱陈世美的,长得白白净净的,非常帅气,现在妆容是画好了,髯口没有戴上,他惊讶地张着嘴,都合不上了。

    “到底行不行?”黄主任黑着脸又呵斥了一声。

    张复钦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点头,眼中满是惊喜:“太行了,这唱功也没谁了吧,太厉害了。”

    如果单单是唱功,倒还不至于让他这么惊喜,相声演员里面唱的好的也有,关键刚才何向东端带走动的那几个动作,让张复钦眼前一亮,一瞬间,他便认定了这是一个能上台演出的演员,是有身段的,而不是只会唱那么几句。

    这次演出有救了。

    何向东依然很客气,只是微微笑着说道:“唱的一般,您太客气了。”

    张复钦赶紧摇头说道:“不不不,我还真没客气,您刚刚这几句裘派唱腔实在是太绝了,真有裘盛戎老先生当年的风采啊。”

    “您太捧了。”何向东矜持地笑着。

    包公是勾黑脸的,黑脸是花脸里面的一种,而花脸则是属于生旦净丑里面的净行。净行里面最著名的演员就是裘盛戎先生了,其尤擅演出包公,他在铡美案里面饰演的包公更是被人称为活包公。

    传统的净角演员主要是讲究声音洪亮,就是所谓的“实大声宏”,这种唱法唱出来的感觉就非常豪迈、朴素,唱腔见棱见角,古朴平直,是以声为主韵味次之的一种唱法。

    而裘盛戎在继承了传统的这种唱法之后,博采众长,把老生、青衣的唱腔里面低回婉转的特色给融入了进去,带上了几分抒情的特色。

    如果说原先净角是以刚为主,那么裘盛戎先生就把柔加入了进去,刚柔并济,韵味醇厚,含蓄细腻,把花脸唱腔推向了另外一个高峰,所以也有梨园行里面也有“无净不学裘”之说。

    何向东不是专业的京剧演员,可他从小嗓子就好,可以说任何一派唱腔他都能完美演绎,并不会有什么障碍。

    而方文岐也根据了何向东这个天生优势,在教导他唱戏的时候,都是每一行每一派都教的,所以现在的何向东生旦净丑各个行当,各门各派的唱腔,他一人全都能来。

    “你们还有没有什么意见,小何要是唱不了,你们这个节目就只能拿下了。”黄主任又说了一句。

    这回,京剧队的人可是不敢再含糊了,张复钦赶紧说道:“别别别,韩主任,我觉得这个这个何……这个何先生就太行了,就他了,就他了。”

    黄主任鼻头哼了一下,还有些不高兴:“我都把人给你们找来了,你们还挑三拣四的,我做事有不靠谱过吗?不是真正的好演员我能把人领过来吗?”

    张复钦忙不迭道谢道:“是是是,这次多谢黄主任您了。”

    黄主任道:“哼,别谢我,要谢就谢小何吧,人家可是顶着压力给你们救场的。”

    “是。”张复钦也是老演员了,他知道给人救场也是有风险的,你演出成功还则罢了,要是演砸了人家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一定是骂你这个来救场的,尤其是来的这位还是一个相声演员。

    张复钦看着何向东,心头也很是感动,动情说道:“真的感谢您了,你放心,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我老张都欠你一个大人情,谁敢嚼舌根子就是跟我过不去。”

    黄主任的面色这才好看了起来。

    何向东也只是淡然地笑了笑:“您别客气,我会尽力的。”

    几人相视一笑。

    侯三爷催促道:“别干站了,赶紧化妆去,这马上就要上场了。”

    “好嘞。”何向东也不敢怠慢,立马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然后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摸摸脸,然后右手轻轻拿起画笔,沾上黑色胭脂,在脸上十分果断又熟练的一勾一画,一抹黑色长线便印在了脸上。

    看着何向东极为纯熟的勾脸,张复钦心里也放松多了,戏曲演员一定要会自己勾脸的,从来没有哪个是靠着别人帮忙化妆上台,都是自己弄的。

    这是一项基本功,所以看你演员的勾脸功夫就知道你这个演员是不是能上台卖钱的,无疑,何向东是值银子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