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铡美案
    何向东还有些没有闹明白,他疑惑问道:“上台我是能上,可是这,这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啊?”

    黄主任跟他解释道:“出了个小意外,今晚本来是安排了一个京剧节目的,都是排的好好的,结果顾喜飞皮肤好像受不了新进的那批脂粉,突然就过敏了,浑身都是疹子啊,都刺挠地站不住了,这根本没法子上台表演啊。”

    何向东又问道:“来的京剧队伍里面就没人能顶上去吗?”

    黄主任摇摇头,无奈道:“哪里有人啊,咱们团里就这么一支京剧队伍,都跟过来了,谁想到能出这事啊,这临时让我上哪儿找人去啊?”

    何向东皱皱眉道:“这演员都不齐了,这节目应该是拿下了才对啊,这还有临时找人救场的啊?”

    黄主任也叹了一口气,说道:“还不是这次电视台给闹得,人家都说全程拍摄了,京剧节目就这一个,到时候肯定会报道一下的,这时候谁肯放弃演出啊,唉……”

    侯三爷抿抿嘴,皱着眉头问何向东:“东子,你到底能不能上?”

    何向东答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您也看到了,我现在身材都变成这样了,武生我肯定是来不了的,旦角儿也不行了,没哪个青衣有我这么胖的。”

    侯三爷宽慰他道:“放心吧,今儿就演一出《铡美案》,你演包公,没有什么大动作的。”

    黄主任也道:“小何,你要是会这出戏,就救救场子,我到时候肯定给你记上一功。”

    何向东稍微寻思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这出戏他学过,也真正登台唱过,应该是能应付下来的,他道:“唱黑头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现在唱的是那个版本的啊。”

    黄主任把目光看向侯三爷,这种太过专业的问题他是答不出来的。

    侯三爷说道:“现在舞台唱的铡美案基本上都是北京京剧团改的那一版,这版的你会唱吗?”

    《铡美案》这出戏是选段自《秦香莲》,秦香莲和陈世美的故事在民间流传很广,也被很多曲种改编演绎过,还有电视电影,特别多。

    《铡美案》只是其中一出戏,这一出只演包公审案铡陈世美,所以叫做《铡美案》,也有名字叫《明公断》的。

    这出戏最原始的本子是由荀慧生先生送给张君秋先生的,荀慧生是当年的四大名旦之一,而张君秋先生则是四小名旦之一。

    这出戏是见证了两位大师的友谊的,也见证了荀慧生先生提携晚辈的情谊

    在最原始的本子的基础之上,后来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还有裘盛戎,这四位大师在50年代的时候,在京剧团里面排演了完整的《秦香莲》,当时便轰动了海内外,成为了经典之作。

    这一版的秦香莲是改编过的,是京剧团的新版,后来再在舞台上演出《秦香莲》基本上都是跟着的都是这一个版本的,毕竟是经典嘛。

    黄主任也把期待的目光看向何向东,他要是说会,那就可以直接化妆换衣服上台了,要是来不了的话,那这个节目就只能拿掉了,后续还要安抚京剧演员的情绪,多了许多麻烦事。

    幸好,何向东真是一个见多识广的艺人,什么都能来,他点了点头道:“这版我会,我能来。”

    黄主任大松一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演出结束我一定给你请功。”

    侯三爷却对黄主任说道:“请功先不急,东子这回可是救场的,又一点没有排练过,万一到时候有一点什么演出事故的话……”

    黄主任立马拍着胸脯道:“保证不会追究到小何身上,不管有没有问题,只要这孩子能主动去救场,那他就是一件功劳。”

    “好,算你老黄够意思。”侯三爷露出了笑意。

    三人谈完了就到第二后台去了,这里有两个后台,小一点的给何向东这些相声演员,还有歌曲演员这些人准备的。

    还有一个大一点就给舞蹈演员还有京剧演员们准备了,因为他们的东西比较多,上台还需要化妆,换上各式各样的服装,所以他们每次出去演出都是大箱子小箱子带着很多的,特别麻烦。

    而相声简单太多了,只要人去了就好了,有没有大褂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影响,有没有桌子也是照样说,甚至没有折扇醒木和手绢都不是特别要紧。

    只是后来为了规范演出,给观众更好的享受,才弄得越来越规范,越来越讲究,东西和规矩也慢慢多起来了。

    相声最初形成的时候,艺人们都是撂地演出的,穿的衣服就是平常的衣服,往大街上一站唱两句,圆好了沾子就开始说了,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在抗日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相声就被称为**这边称为是文艺界的轻骑兵,很适合做文艺慰问和文艺宣传,就因为简单,只需要人到了就可以演出了。

    何向东到了第二后台,黄主任过去对京剧队里面的人说了,何向东就是他找来的救场的人。

    京剧团里面的人对何向东也不熟,严格说起来,这还是何向东在团里面参加的第二次演出,说相声的可能都没几个认识他,更不要说是唱戏的了。

    “不会吧,这人也太年轻了吧,这能来的了包公吗?”有人质疑何向东的岁数。

    “黄主任,您帮我想想办法吧,您也不能弄一个半大孩子来吧。”

    黄主任脸色当时就沉下来,自己累死累活的帮他们找人救场,结果把人找来了,这群人还是这个态度,他沉声喝道:“什么帮你们想办法,我这不是帮你们把人找来了啊,你们还想怎么样?”

    “不是,黄主任,这人也太小了吧,我们……我们这是要上台的,再说……再说,他是唱京戏的吗?”

    听了这话,何向东答道:“我是说相声的。”

    “啊?”

    “不是吧。”

    京剧队没人相信何向东的实力,关键还是何向东那张脸,太年轻了,又不是专业的京剧演员。而且又是要演包公,这是这出戏里面最重要的一个角色,所有戏都在包公身上,万一上台露了怯怎么办?

    黄主任沉着脸,心里也有些冒火:“哪来这么多意见啊,这么短时间你们让我上哪儿去找人啊,团里也就这么一个能上场唱戏了,你们愿意就要,不愿意你们这个节目就拿掉,就这么简单,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京剧队的人面面相觑,都拿不定注意,这是个好机会,但要是演砸了,那就是个丢人的好机会了。

    侯三爷皱眉想了想,说道:“东子,你给他们唱两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