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挨打和教徒
    回到园子里面,何向东把接下来的演出做了一下安排,现在园子里面演员足够演出了,而且都是非常有能力的,他离开一个多月并不会有什么大影响。

    这次演出不单单是去大城市的,小城市小站也去的,因为是慰问性质的,有些条件艰苦的小站都会专门派人过去。

    铁路文工团这边都还算好的,因为你要总不可能在雪山峻岭,坑洼沼泽里面修铁路吧,所以文工团演出的环境都还算是可以的。

    有些部队文工团的演出那就苦了,因为有些部队是驻扎在边境的,在雪山之上,孤岛之上,丛林之中,因为军人是很苦的,部队的文工团自然也要吃苦了。

    部队的文工团每年也都要上去慰问演出的,那真正是登雪山过草地啊,都是搞文艺的,体力肯定跟不上的,尤其是对一些上了年纪的演员来说,所以这是一个苦差事。

    何向东这次是跟着团里面跑够二十多个站点的,因为这次战线拉得很长,团里面是把演员轮回着换的,但何向东却要求全程跑完。

    正如石先生说的那样,你既然是在团里面工作,那你就一定要给团里面做出贡献来,攒足了资历,以后也能有更多的机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既然想靠着这颗大树,就一定要遵守这颗大树的规则。

    还有几天才会出发,这几日除了演出,何向东也在教陈军新的东西,这孩子练气已经学会了,持续练习就好了,现在嗓子还在倒仓,不能过度使用嗓子,他就开始教孩子学戏曲程式。

    所谓“书口戏架”,说相声的一定要会一点评书,要有说书的口,另外也要学戏架子,这样这样在舞台上身段使出来才会好看,才会有味道。

    何向东先教陈军的就是京剧里面基础功,翻、腾、扑、跌、滚、摔等动作,也就是所谓的毯子功,这是学戏的基础。

    这些动作的难度很大,而且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要在毯子上面进行,毯子功的名字也是这么来的。

    何向东幼年时候,方文岐也是这样对他要求的,他以前还可以一口气连翻十几个跟头。现在是年纪大了,他又管不住自己的嘴,结果把自己吃的越来越胖,现在让他做大动作就不太行了。

    “来,腿分开,老话说的好,要想人前显贵,必定人后受罪,所以啊,忍着吧。”说话间,何向东又把一块砖头塞到陈军脚边。

    现在的陈军背靠着墙,双腿向两边岔开,何向东把一块块砖头加到他的脚边,强行把他的双腿撑到最大,已经放了五六块砖头了,砖头前面还用了两块大青石拦着。

    陈军疼的冷汗都下来了,嘴唇有些发白,整张脸都疼到扭曲起来了,可是这孩子死死咬着牙,就是没有喊出来。

    何向东看着他,笑了一下,问道:“疼吗?”

    “嗯。”陈军脸上都是汗水,微微点头汗水就掉下来了,他喉咙里面也就只发出了这样一个声音。

    何向东对他说道:“你13岁了,筋骨都快要成型了,现在开筋是会很疼的,熬过去就好了。”

    “小军呐,要想成名立腕这些苦头你是必须要吃的,忍忍吧。”张阔如也帮腔说道,他现在正坐在小竹椅上,手上端着一个紫砂茶壶,正惬意地边喝茶边看陈军受罪。

    开筋的地方就是他们楼下,何向东把陈军领到了围墙边上就开始了,旁边还站着几个不明真相的群众,一直在指指点点,还有热心肠的跑过来给陈军求情,说不能这么虐待孩子。

    何向东也是无奈苦笑。

    开筋结束之后,何向东就开始教陈军练踢腿、翻滚、扑腾等毯子功了,这一次他是拿着竹鞭的。

    何向东并不是一个特别严苛的师父,从陈军拜他到现在,跟着他学艺也差不多一个多月了,他一次都没揍过他。

    但这一次,何向东的竹鞭却给陈军的身上留下来不少印子。因为没有办法,陈军开始学身段了,这就必须要打了。

    不打是学不会的,话虽然难听,但确实如此。

    旧社会的时候艺人学戏就跟过鬼门关的似得,没有哪天不挨打的,这里面固然有教学方式野蛮粗暴的原因,但也有必须如此的理由。

    以前艺人学习,不仅要学身段,还要学唱腔,最难的就是戏文了。那个时候学艺的孩子基本上都是目不识丁的,而戏文却有很高的文学性,他们根本理解不了。

    甚至于那些教戏的师父都不认字,他们也不懂,全都是死记硬背的,要求徒弟也是一样硬背下去,不会就打,打到会为止。为了能让学戏尽快出师上台,那些师父都是好狠的。

    当然何向东也不指着陈军赶紧上台表演,这孩子能十八岁上台就不错了。而且他的文化水平比较高,虽然没有上过学,但是文化方面,方文岐是一直抓的很严的,所以他懂的也很多。

    陈军也上了几年初中,认识字,现在跟着何向东学艺,何向东同样要求他每天都要看书,所以他学戏文不会有太大的困难,何向东也有耐性慢慢教,不至于揍他。

    但是学身段,这就一定要上手段了。举个简单例子,你背书背个几十遍,这就会了,也会默写了,当然没问题了。

    可是学身段却不一样,你把技巧全都学会了,也会翻跟头了,翻得很熟练了,可难保你以后不会出错啊。在舞台上的表演可不是默写文章啊,没交上去之间,赶紧把错别字改了。

    舞台上错了就是错了,是不可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的。所以一般师父在教徒弟的时候,他做一个程式老是做不好,或者翻跟头总是翻不标准的时候,你就一棍子打在背上,他就能过去了,以后每一次翻跟头都会记住的,肌肉是有记忆性的。

    不止是学戏,包括学杂技,练把式这些需要高难度肢体动作的,往往离开不了棍棒,不是为了打孩子,而是在帮他。

    用现代教学的眼光看来是很不文明,可你现代教学就教人学知识啊,你有本事用文明教学来教人家连翻二十个空手翻试试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