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资历
    何向东道:“您说吧,我听着呢。”

    石先生皱着眉头,微微颔首,默默组织了一下语言,又轻叹一口气,才看着何向东慢慢说道:“其实吧,团里最初的意思也就是带两个到三个青年相声演员去上节目,露露脸,也见见世面。”

    “老侯是属意你的和薛果的,为了这次的老带新,他还主动向团里申请让他来带队,目的就是为了把你们两个年轻人带到大平台去一趟。”

    听了这话,何向东都感动快哭了,对侯三爷的感激之心也是溢于言表。说是老带新,但其实老前辈的选择很重要的,相声这一行很传统,像老带新这种,一般来说老前辈带着上场的都是自己的徒弟,要么就是亲戚,反正肯定是自己人。

    所以像上央视这种难得的好机会,团里面那些老演员肯定也是打破头在争取的,谁家没个晚辈孩子啊。

    也幸好是侯三爷这种团里的台柱子出面,他一出来别人也争不过他,这才给何向东揽下了这个机会。

    这么多人眼红的机会,侯三爷还要顶着那么多压力,帮一个非亲非故的相声晚辈争取,这怎么能不让他感动啊。

    石先生继续说道:“为这事啊,老侯在团里面跑了好几次,后来也终于敲定下来了,我和老侯两个人,带着你跟薛果去表演三个节目。但是呢,这个消息一出来,团里面意见挺大的,尤其是对你。”

    “对我?”何向东有些疑惑。

    石先生点点头,也不着急解释,反而点起了一根烟,慢慢抽了几口,眉头一直皱的很紧,半晌没有说话。

    何向东也没有着急,就是安静坐着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石先生一根烟都抽完了,他把烟头放在烟灰缸里面捻灭了,才说道:“其实如果单纯从相声艺术的角度来看,你和薛果绝对是我们团里面年轻人里面最出色的,没有人能比的上你们,甚至于说大部分老一辈的相声演员的水平都不一定有你们高。”

    “但是。”石先生深深一叹,无奈摇了摇头:“水平不能代表一切啊。像我们这种专业团里面,自然是要看演员的专业水平的,水平好的机会也相对会多一点,但是演员的资历也很重要啊。”

    “团里面不可能不去考虑那些入团好些年的年轻人,人家给你天南海北地跑演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像这种好机会落不到他们头上就算了,还突然给了你这个刚刚进团的纯新人,谁会服你啊。”

    何向东沉默了。

    其实这也是体制内的潜规则,他不像民营企业那样谁能给公司挣钱就谁上,谁有本事谁上,他更多要考虑的是一个资格和资质。

    比如评职称,肯定是优先照顾老同志的,你年轻人再出色也没用,肯定要熬。不说职称,年终奖也肯定是优待资历深的,连发箱水果都是如此,这是长久以来形成的规矩,改不了的。

    另外这种国家团里面也不好随意开除员工,除了要创造经济效益,更重要的是政治效益,所以团里领导考虑问题一定是从大局考虑,尽量满足大多数员工的利益。

    像这些曲艺团里面说相声的队伍里面也有很多从其他行业转业进来的,很多人一天都没学过相声,团领导也知道他们不会说相声,但为了团内部的和谐稳定,也捏着鼻子让他们上场了,也不管观众的意见了。

    这就是体制弊端。

    石先生继续说道:“闲话是多起来了,但老侯本来还是想直接带着你去的,他这人性子硬,别人的意见他不听。后来啊,那天他找完你回来,老黄,王桂兰还有我,我们几个人又找老侯商量了一次。”

    “最后决定让出两个对口相声出来,其实主要还是为了你考虑,我跟老侯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也不怕那些闲言碎语,主要是怕你啊,刚刚进团的一个小年轻,就被这么多人记恨了,你以后要怎么办啊?”

    “也幸好你在石家庄演出的时候给团里立了功了,救场有功,最后给你安排一个节目,其他人的意见也不算大。至于最后让出来的那两个,我们对外宣称是你跟薛果主动要求让出来的。”

    何向东沉沉点头,难怪丁锦洋跑过来感谢他,还说自己高风亮节,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石先生摸摸鼻子,好似烟瘾又犯了,又抽出一根烟点着:“小丁他们呢,也是团里面非常优秀的演员,团里面研究了一下,最后把两个名额给他们了,他们一定很感谢你和薛果吧?”

    何向东苦笑一下。

    石先生道:“团里面注重资历注重贡献,你还是刚刚进来,这次又被拿掉两个节目,心里会不会有点什么情绪?”

    何向东赶紧摇头说道:“不会,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规矩,我能理解,我也知道你们这样做是为了我好。”

    石先生欣慰点点头,说道:“你能明白就最好了,机会以后还有很多,但是你最好要给团里多做一些贡献,不然下次我们想捧你一把,也没有办法捧啊。”

    “所以呢,我的想法就是你不妨来团里多跑跑演出,我们接下去的计划,就是沿着西部干线进行慰问演出,从北京一直到新疆,一站一站演过去。如果你可以的话,就加入进来吧,这对你也是一个锻炼。”

    “另外呢这次长期的慰问演出呢,电视台也是有跟踪报道的,你也可以多露露脸。以后再有什么好机会,我们也好把你推上去,毕竟你的资历攒在这里呢。”

    说完,石先生也不说话,手上夹着烟,眼睛一直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和石先生对视,也没有马上答应,反而沉声问道:“那……这次薛果是不是被我连累了?”

    石先生夹着烟的手微微一抖,脸上多了一份无奈,轻轻一叹,点了点头。

    何向东在脸上狠狠搓了一把,脸上泛起了红色,他问道:“薛果知道吗?”

    石先生道:“现在知道了,老侯在找他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