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好生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观众们也是爆笑,全场都笑的停不下来。

    侯三爷和石先生也是苦笑摇头。

    其实这就是何向东的特色,从来不在程式里面,他脑子的反应速度太快了,你嘴巴里面才蹦出来几个字,他那里就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了,应对措施也早就在心里过了好几遍了,所以每每说出来都有妙语连珠的感觉。

    他小时候第一次上台表演就是全靠砸挂弄下来的,这孩子脑子从小就机灵,最擅长的就是在台上砸现挂,这一方面真的没人能比得上他了。

    “你这什么眼神啊?”苏沫不满地大声喊道。

    何向东装作很害怕的样子:“你可别拿针扎我啊。”

    “容嬷嬷啊?”薛果又捧了一句,也给苏沫补了一刀。

    苏沫脸都憋红了。

    节目的导演倒是兴奋起来了,马上让人在提示板上写了一行字,多采访何向东,然后举起来给苏沫看。

    苏沫看到都快要哭了,如果单纯从节目来说,何向东这么爱逗,肯定能提高收视率,但是他老是拿自己开玩笑,这谁受得了啊。

    薛果也帮着打圆场,对何向东说道:“你别胡说八道了,人家多好看啊,我看他比还珠格格还要好看呢。”

    苏沫毕竟是专业的主持人,也马上就把心态摆正了,不管怎么说工作总是要继续的:“你看看人家薛果多有眼光。”

    何向东这回倒是也没捣乱了:“是是是,他眼光好。”

    苏沫也已经把心情平复下来了,问侯三爷:“侯老师,你们这次的相声跟我们以往看的都不一样啊,这台上怎么还动武了呢?”

    侯三爷笑笑,解释道:“我们相声里面有一个传统的老段子,叫论捧逗,就是说逗哏和捧哏之间不合,不好好合作的说相声的事儿。&lt;&gt;我们今天表演的这个段子也是从论捧逗里面改出来的。”

    苏沫点点头道:“很好啊,我感觉非常好啊,观众朋友们你们说好不好看。”

    “好”全场观众全部都在鼓掌。

    互动了一下,苏沫又问道:“这么好的节目是谁写出来的啊?”

    侯三爷转过身用手把何向东慢慢推了出来,说道:“就是我们团里面非常优秀的青年相声演员何向东。”

    苏沫眉毛都快立起来了,怎么又是这人,她笑笑,还是本着专业精神,说道:“那我们请何向东来给我们说说他是怎么写出来的这段相声的吧。”

    何向东这回倒是老老实实说话了:“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把大本子写出来,然后我们两个前辈,还有薛果啊,我们一起改的,是集体的智慧。”

    苏沫也松了一口气,何向东一说话她就得提醒吊胆的,因为她完全招架不住啊。主持人就是这样的,嘉宾太强势把主持人都给压制了,那这样的主持人就是不合格的。同样的,主持人要是太强势,一直牵着嘉宾在走,完全压制着嘉宾,同样是不合格的。二者的关系最好是均衡的。

    苏沫对何向东说道:“刚刚在相声最后一段,您表演了一段口技是吧?”

    何向东道:“是口技,学的是鸟鸣,还有炮声。”

    苏沫眼睛微微有些发光:“学的很像啊,你是特地学过口技吗?”

    何向东道:“小时候学过一些,然后就苦练基本功,自己慢慢琢磨呗,会的也不多,大家凑合听吧。&lt;&gt;”

    苏沫又问道:“要不您再给我们大家来一点好吗?”

    何向东道:“好啊。”

    他刚准备学,突然话筒里面就传出来“滋滋滋”的声音,何向东无奈一笑。

    苏沫一瞧话筒坏了,赶紧把自己的话筒递过去。何向东接到手上,然后把自己的话筒给了苏沫,他刚把新话筒放在嘴边,结果话筒里面又发出“滋滋滋”的声音了。

    苏沫眉头都皱起来了,下意识又把手上的话筒拿着说话了:“这话筒怎么也坏了啊?刚刚不还是好的吗?”

    台上三个人看着苏沫都笑了,观众席上也有脑子快,反应过来的,也都笑了出来。

    苏沫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手上的话筒说道:“哎,我手上这话筒不是好的吗?”

    何向东也笑了:“我手上这话筒也是好的啊。”

    苏沫都看傻了,自己又被这个人戏弄了。

    何向东还跟她解释:“口技口技,这是口技。”

    “好吧。”苏沫只能无奈说道,还不忘狠狠瞪了何向东一眼,何向东就是装着没看见。

    苏沫也只能继续采访何向东:“你还会学点什么啊,再给我们来一点。”

    何向东先是试了几下音,然后模仿这个节目的导演的声音,他话筒一直没放下来,就放在嘴边的,挡着嘴的,他就算动嘴皮子也没人能发现:“小苏,你儿子过来找你了。”

    苏沫一愣,还一个回头看导演,导演自己都懵了。

    小孩声音哭声响起:“哇啊哇啊妈妈我要妈妈”

    全场观众都炸了,掌声完全掀起热潮了,这实在是太厉害了。&lt;&gt;

    其实口技最初就是模仿生活中的声音,初中课本还有一篇古文就叫口技,上面写的就是口技艺人模仿一家三口睡觉,还有后来着火救火的场景,这就是生活啊。

    只是随着后来的慢慢演变,口技慢慢开始变成了模仿各种动物的声音,自然界的声音,还有各种乐器的声音。

    苏沫都快吃惊地合不上嘴了:“你这也太厉害了吧。”

    何向东笑笑:“您儿子找你呢。”

    一听这话,苏沫脸都红了:“我都没谈过恋爱呢。”

    何向东也调侃道:“怎么还没人来为民除害啊。”

    苏沫也毛了,瞪着眼睛豪放说道:“那你要不要来做人民英雄啊?”

    何向东赶紧一本正经说道:“女施主,放贫僧西去吧。”

    “哈哈”这回是薛果在那里大笑。

    苏沫虽然好生气,但也还是笑了出来,她都快要疯了,明明想掐死这个混蛋,可为什么还是这么想笑啊。

    侯三爷和石先生看着何向东也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孩子很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