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有数的
    再一次,侯三爷和石先生把何向东和薛果两人分开,这打起来都没完了。

    而观众们的热情也在这一次又一次的翻包袱中被推上了巅峰,在场的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

    “哎哟哎哟,别打了,别打了,太累人了,这相声说的差点把我给累死。”侯三爷喘着粗气说道。

    何向东还不服输呢:“还敢跟我犟,北京城谁不知道我横啊。”

    侯三爷道:“可别在动手了,你们俩可把我给累死了。”

    何向东撸撸袖子,对侯三爷道:“您说,还让我打谁?”

    侯三爷赶紧拦他:“别打了,你歇会儿吧。”

    石先生在一旁也说:“能把相声说成我们这样,那也没谁了。”

    何向东道:“相声基本功嘛,说学逗打。”

    “说学逗唱,那叫。”石先生怒吼道。

    侯三爷赶紧站到中间来:“别在动手了,我得团结团结你们了,都别吵了啊,石老师啊。”

    石先生答应道:“哎。”

    侯三爷道:“您也说了三十多年,快四十年相声了,按理来说呢,您也应该是舞台上的红花。”

    石先生道:“那肯定的呀。”

    侯三爷道:“其实咱们说相声的啊,逗哏捧哏都是一样重要的,咱们都是台上的演员,大家要合作一致才能把相声说好。”

    石先生应承道:“这话没错。”

    侯三爷继续道:“所以啊,您也是红花,跟我们俩一样是红花。”

    石先生当时就好开心了:“哦,我也是红花了啊,那好啊。”

    薛果此时也问了一句:“你们仨儿都是花了,那谁是绿叶啊。”

    此话一出,何向东三人全都转过身静静看着薛果一个人。

    薛果懵了,观众笑了。

    “就我一个人是绿叶啊?”薛果不敢置信地叫道。

    三人冲他齐齐点头。

    薛果当时就要急了:“你们三朵花,这就一片绿叶,你们不嫌挤得慌啊?”

    何向东很语重心长地告诉他:“能当红花,挤我也愿意。”

    这一场演出是老带新,虽然是群口的,但是何向东和薛果两个人的词也多一点,大多的包袱也都是由他们来抖响的,这是前辈带着他们呢。

    “不是,我……这……师父,您怎么也站他们那边去了,咱们是一伙儿的啊。”薛果急眼了。

    石先生看看后面两人,又看看自己徒弟,摸了摸下巴,最后憋出来一句:“可是在他们那边,我能当红花啊。”

    薛果傻了:“嗬,您这是叛变了啊。”

    侯三爷问道:“你想不想也当红花?”

    薛果道:“我当然想啊。”

    侯三爷继续道:“当舞台上的红花一定要有本事,你要把你的本事展现出来才行。”

    薛果道:“好啊,您说怎么展示。”

    侯三爷道:“这样,相声演员四门功课,说学逗唱,这里面这个学包涵最多,学唱曲,学唱戏啊,这都可以,只要你能学任何一个东西出来,我们就算你是花了。”

    薛果道:“这我也是花了,那你们呢,你们不用学吗?”

    侯三爷道:“学啊,这样,从你开始,我们一人学一样,只要大家都学的有模有样,那就都是花了,行吗?”

    “行。”

    “没问题啊。”

    何向东和石先生都答应了。

    侯三爷对薛果说道:“那行,就你先来。”

    “好。”薛果一顿,也就唱了起来:“秋色残凋,金乌萧条。寿亭侯挂印封金,辞曹操,出许昌。”

    一句唱完,三人叫好,侯三爷赞道:“好,西河大鼓,灞桥挑袍。”

    薛果也笑眯眯道:“您也来一个。”

    侯三爷稍微一清嗓子,唱京剧:“今日同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何向东大叫一声好:“好……京剧,现代戏,智取威虎山。石老师,到您了。”

    石先生看着观众也不甘示弱,憋了憋嗓子,然后一下子爆发出来:“香菜、辣青椒、勾葱、嫩芹菜、扁豆、茄子、黄瓜、架冬瓜、卖大海茄、卖萝卜、胡萝卜、扁萝卜、嫩芽的香椿、蒜儿来好韭菜。”

    一气呵成,喊出来就跟唱的一样,非常有味。

    “好……”三人带头喊好,观众们也大声叫好。

    何向东道:“这是学叫卖呢,学卖菜的叫声,这一看石老师当年就是干过这个的。”

    石先生催促道:“你别废话了,赶紧的,到你了。”

    “好嘞。”何向东也不废话,右手往丹田上面一压,眉头微微一挑:“唧唧啾啾,啾啾啾啾……”

    百灵鸟的叫声就响了起来了。

    “哗……”全场观众都傻眼了,竟然是学鸟叫啊,太像了啊。

    “好……”

    “好……”

    观众掌声一波接着一波,叫好声始终停不下来。

    何向东一压丹田,嘴里顿时发出大炮的轰声:“轰……轰……嘭……”

    “唧唧唧唧,啾啾……”百灵鸟受惊。

    “您这学什么呢?”薛果大声问道。

    何向东停了下来,笑道:“我这大炮轰鸟呢。”

    “没听说过。”

    最后的底甩出去了,四个人对着观众深深一个鞠躬,然后便退场了,观众们也丝毫不吝啬掌声,一阵接着一阵,根本停不下来。

    刚刚下场,何向东抹了头上一把汗水,道:“可累坏我了。”

    侯三爷笑道:“我和老石上了年纪的人都没喊累,你一个小伙子喊什么累啊,丢人不丢啊。”

    何向东笑道:“师叔,您看我这体格娇弱的,我虚啊。”

    侯三爷笑骂道:“你都快能跟猪比块头了,还说娇弱?”

    “哈哈……”几人都笑了。

    侯三爷也笑几下,道:“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赶紧上台去,咱们演完之后还有一个主持人的小采访,你们两个小年轻要好好表现啊。”

    薛果认真点点头。

    何向东应承道:“行嘞,你放心吧。”

    侯三爷对何向东道:“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你上台了可别胡说八道啊,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到时候播出的时候把你的话都给剪了,你就找地儿哭去吧。”

    何向东尴尬一笑:“侯师叔,您放心吧,我有数的。”(未完待续。)《道友,看门事件,看丝袜诱惑,看美女巨.乳,看美女校花真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美女家搜索meinvjia123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