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三十章 打起来了
    何向东和薛果两人说完,笑眯眯地往两边一站。观众们也响起了掌声,录节目的时候也有领掌的人,他一挥手观众们就赶紧开始鼓掌,也有专门录掌声的环节,到时候再剪辑放进节目里面。

    不过何向东和薛果的这个小段儿的确是得到了观众朋友的认可了,掌声和笑声给的十分真实。

    相声就是这样平铺垫稳的,一定要把前面铺垫的东西讲的明白了透彻了,最后翻了包袱才会有效果,所以不能慌不能忙,你要是嘴巴像机关枪一样,嘚吧嘚完事,观众还没反应过来你说的是什么,你就开始翻包袱了,那能笑吗?

    两人小段儿说完,侯三爷先把何向东拉倒身边来指导,他对何向东说:“你这相声说的有问题啊。”

    何向东有些纳闷,问道:“什么问题呀,您教教我。”

    侯三爷指责道:“你在舞台上的声音怎么这么小啊,你都没有捧哏的声音大啊,这怎么能行啊。”

    何向东有些恍然:“哦,我还得比他声音大啊?”

    侯三爷理所当然道:“对啊,你是逗哏的,你在舞台上是主角,他是捧哏的,他是个配角儿,他得捧着你,你声音怎么能比他还小呢。”

    何向东点头道:“哦,那我声音是得要压着他了。”

    侯三爷继续说道:“还有啊,你这说话也有问题,你说的太慢了,尤其是两句话之间衔接留的空间太大了,他都能插上话了,这不行啊。”

    何向东像是打开了一扇新大门:“哦,我等会就嘚吧嘚说,别让他插上话。”

    侯三爷露出孺子可教的笑容:“这就对了。”

    观众都在笑,太坏了。

    另一边,石先生也在教薛果:“果儿,你这相声说的有问题啊。”

    薛果还问道:“师父,我这相声什么问题啊?”

    石先生道:“咱们是捧哏的呀,老话说的好,三分逗七分捧,咱们得占着七分啊,你在台上要多表现啊,你看看你才说了几句话啊。”

    薛果道:“可是我就这么几句话啊。”

    石先生道:“这不行啊,你得要多说话,要抢话啊。”

    薛果惊讶道:“我还要抢他的话。”

    石先生一拍手道:“对咯,而且你的声音要比他大,要压着他说话,明白了吗?”

    薛果马上点头应道:“明白了。”

    两个坏老头终于把学生给教完了,相视友善一笑。

    侯三爷还笑眯眯问:“你教完了吗?”

    石先生也笑呵呵道:“教完了。”

    侯三爷道:“那成,咱们让他们让他们再来一回行吗?”

    石先生道:“好啊。”

    何向东和薛果再一次站到了舞台中央,这回两个人都是得到了名师指导了。

    何向东先是笑眯眯对观众说道:“还是我们给您说相声,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何……”

    薛果突然打断大声叫道:“我叫薛果。”

    何向东快速惊愕看他一眼,也不甘示弱,立刻抢话说道:“这个相声啊,讲究四门……”

    “说学逗唱。”薛果又抢话了。

    何向东急了,赶紧拿手去捂薛果的嘴,薛果拼命在掰何向东的手,舞台上好不热闹。

    何向东:“这个说字就很不简单,他要求啊……”

    薛果:“学就更不简单了。”

    何向东边捂薛果的嘴边喊道:“你闭嘴。”

    薛果不服输:“我就不闭嘴。”

    何向东转过来要掐薛果的脖子:“闭嘴,我不让你说话。”

    “我就要说。”

    何向东一怒之下就朝薛果扑过去了,两人顿时便扭打在了一起,都是雄壮的大块头,打起了可壮观了。

    “哇……”现场观众顿时燃了,所有人都在大声喊好,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说相声说到一半开始打架的,顿感大为新奇。

    “哎呀……”

    侯三爷和石先生两个人赶紧过去劝架,好不容易才把两个人拉开,这两个人还不服呢,在老先生怀里扑腾。

    侯三爷是抱着何向东腰的,但是也拉不住啊。

    何向东还在张牙舞爪地咆哮:“还敢跟我打架,你不知道我横吗?我要是急起来,你连我自己都打。”

    薛果也不服气喊道:“你打一个试试啊。”

    话音刚落,何向东就果断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啪。”

    观众们都傻了,还有真打的啊。

    侯三爷和石先生也愣住了,本子里面没这段儿啊,你这都有现挂啊?

    “好……”观众却都兴奋地大喊。

    好不容易把这两人弄消停下来,侯三爷还指责两人:“你看看你们这相声说的,怎么还打起来了。”

    石先生:“对啊,怎么这样啊。”

    侯三爷道:“你们俩瞧瞧我们是怎么说的。”

    听了这话,何向东和薛果也就站到旁。侯三爷和石先生便站在了舞台中央,观众的掌声也一下子就响起来了。

    侯先生道:“大家好,我们来给大伙儿说相声了。”

    石先生也道:“没错。”

    侯先生道:“这相声有一个人说的,也有两人说的,还有好几个人一起说的,像我们这种两个人说的,叫做对口相声。”

    石先生捧道:“对,没错。”

    两人一说一捧,搭配地很好,节奏也非常棒,观众也听得挺有意思的。

    侯三爷继续道:“对口相声里面都逗哏的,也有捧哏的,我就是那逗哏的。”

    石先生说道:“我就是那捧哏的。”

    侯三爷道:“逗哏的就是这舞台上面的主角,就是红花。”

    石先生不爱听了:“什么你就红花了,都说三分逗七分捧,我占七分,我是红花。”

    侯三爷怒了:“闭嘴,你就是绿叶,我才是红花。”

    石先生一点不服输:“我是红花,你才是绿叶。”

    “跟我叫板是吧。”侯三爷也怒了,一把朝石先生扑过去,两个人当时就打起来了。

    观众都惊到跳起来了,这是多么正经的两位艺术家啊,两人搭档差不多四十来年了,第一件见着他们在台上打架啊,尽管大伙儿都知道是假的,但还是压不住内心的惊讶和兴奋啊。

    连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大哥也吓了一跳,镜头剧烈晃动了一下。

    “师父……”

    “师叔……”

    何向东和薛果赶紧跑过去把两人拉开,何向东赶紧拉着侯三爷,劝道:“您消消气,千万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薛果他在劝石先生:“师父,您别生气,在外面打架不好看。”

    何向东见侯三爷尽管生气但也不打算再动手了,这才往前跨了两步,指着薛果骂道:“就怪你,不是你他们能打起来吗?”

    薛果也不开心了,走到何向东对面,瞪着眼睛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何向东一把抓着薛果的衣领:“说你不服是吧。”

    “不服咋的。”

    何向东又一把扑了上去,两人又打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