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命根子
    舞台上立着四根话筒,石先生一个人站在中间,对着话筒对观众说道:“今天呀,是个咱们曲艺展演的时间,我们呀也特地来给大伙儿说一段相声,这相声啊,看起来很容易,其实很不简单……”

    “嘿,你在这儿呢。”侯三爷出现在舞台上,挥了挥手,大声打着招呼。

    观众一见侯三爷出来了,立马开始高声欢呼了,这就是大角儿的知名度。

    石先生一拍大腿,憨厚笑着道:“嗨,可不是嘛,你怎么才来啊,我都在这里等你半天了。”

    侯三爷也说道:“我这不来了嘛。”

    说着,他伸出手赶紧快步走过来。

    石先生也不敢怠慢,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伸处手来想跟侯三爷握一下。

    结果侯三爷却伸着手,目不斜视地从石先生面前过去了,留下来石先生一脸懵逼。

    观众一下子就笑出来了。

    在舞台右边,侯三爷略带责怪地说道:“你怎么在这呢。”

    薛果笑着恭敬地和侯三爷握手,道:“他们让我从这边上来啊。”

    石先生一摊手无奈道:“得,这没人看见我。”

    侯三爷和薛果两人转过身来看着石先生,侯三爷道:“你怎么在这儿啊。”

    薛果也道:“是啊,怎么也不理我们呀。”

    石先生一拍大腿,笑着说道:“嗨,我还以为你们没看见我呢,你看看这事儿闹得。”

    “哪能没看见呢,你看看你。”侯三爷伸出手,边说着边快步走过去。

    薛果也赶紧跟上。

    石先生立马露出了朴实的笑容,也立刻伸出手来了。

    然而侯三爷又一次目不斜视地从石先生的全世界路过了,石先生再一次懵逼,不过这次情况稍稍不同,因为目不斜视的多了一个薛果。

    “好嘛,又没我事。”石先生脸拉下来,无奈一叹。

    其实这就是石先生的表演风格,侯三爷的表演风格是很机灵的还略带一些坏坏的感觉,而石先生则是很朴实,很憨厚的那种,老是受欺负。两人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相辅相成。

    舞台左边,何向东此时也走上来了,他笑着道:“哈哈哈……你们在这儿啊。”

    侯三爷和何向东握着手,亲切说道:“等你半天了。”

    薛果也道:“是啊,怎么才来啊。”

    何向东解释道:“路上堵车,我稍微慢了一点。”

    “诶。”何向东突然眼前一亮,看着石先生说道:“他怎么在那儿啊。”

    侯三爷和薛果也赶紧回头,侯三爷也是眼睛发亮:“是啊,你怎么在那儿啊。”

    薛果也接着说道:“怎么都不跟我们说话啊。”

    石先生这回学乖了,扭过头往后面很认真在看,眼珠子瞪得很大,脸色十分认真。

    这副神色一下子又把在场观众逗乐了,电视台录节目也是有观众的,来的不多,一百来人。

    何向东三个人全部伸出手快步走了过去,石先生刚把手伸出来,却又想到前面的事情,一下子又把手给缩回来了。

    这回没人从他的全世界路过了,三人都把他给围住了,石先生也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结果何向东还开始怪上他了:“您说您在这儿怎么也不理我们呀。”

    侯三爷也帮腔道:“是啊,你这不像样啊。”

    “嘿,我……”石先生都气的说不话来了。

    薛果还在一旁道:“虽然您是我师父,可这事儿,您办的确实不对。”

    石先生当时瞪起眼珠子就急了:“嘿,你们讲理不讲理啊,我……”

    不等他说完,侯三爷直接打断他道:“没事,我原谅你了。”

    石先生被憋得吐血。

    侯三爷道:“我问问你,我们这次干嘛来了。”

    石先生强行压下愤懑的心情,说道:“说相声来了,咱们四人。”

    侯三爷也道:“对啊,这何向东和薛果都是咱们团里面非常优秀的青年相声演员,薛果是你徒弟,何向东也是我的子侄晚辈,这样,我们让他们说一段相声,咱们给他们评评好不好。”

    石先生笑着道:“好啊,这好事啊。”

    两人便让开了,何向东和薛果站在了舞台中间,一人对着一个话筒。

    何向东对着观众,笑眯眯道:“下面是我们给您诸位来一小段儿相声。”

    薛果也道:“没错。”

    何向东道:“都说咱们相声演员都要提高自身的学问,要多看书,多学习。”

    薛果捧道:“这话没错。”

    何向东侧过身子问道:“我问问你,你喜欢看书吗?”

    薛果道:“喜欢啊。”

    “喜欢看什么?”

    “像什么国内外的经典文学啊,我都喜欢,就拿国内的文学来说,四大名著我就很喜欢。”

    何向东把话头接过来:“四大名著我也喜欢,尤其是这个红楼梦,我就特别喜欢,我看了好多遍了。”

    “哦,是吗。”

    何向东点头道:“那当然了,这红楼梦里面有一个小片段留给我的印象特别深。”

    薛果也笑了,道:“哪一段儿,您给我们说说呗。”

    何向东道:“这一段就是林黛玉进贾府,宝玉问黛玉有没有他挂在脖子上的那样的玉石,黛玉说没有,宝玉就气的把玉石摔了,然后贾母责怪他,这一段特别传神。”

    薛果道:“哟,那你给我们念念呗,我们也没听过。”

    “没问题啊。贾母言道。”何向东眉头微微一挑,身段也就使出来了,他以前唱戏也唱过旦角儿,这身段都会,轻轻一扭,真的很有女性风范。

    台下观众顿时看的大为新奇,第一次看见有男人这么*裸地把女人学的这么传神的。演出戏曲的时候,旦角都是化好女妆的,完全没有何向东这样素面朝天的冲击性大。

    “贾母言道,平日里你打也打得,骂也骂得,今日里,你摔你的命根子作甚。”何向东把命根子那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嗯?”薛果一愣。

    观众瞬间明白过来其中的内涵了,顿时大笑起来。

    何向东学贾宝玉:“府里的妹妹们都没有,单我有。今日里来了一个天仙似得妹妹也没有,我还要这个劳什子作甚。”

    何向东再学贾母,拉长声音,暧昧说道:“你妹妹原本是有的。”

    “噫……”

    “哈哈哈……”

    薛果傻眼道:“您说的这都什么呀,我都没听说过。”

    何向东道:“说的是贾宝玉挂在胸口的玉石啊,你以为呢。”

    薛果骂道:“你别丢人了啊,你到底看没看过红楼啊。”

    何向东不高兴了:“怎么没看过啊,我还知道后续发展呢。”

    “后面怎么样。”

    何向东道:“那贾宝玉气极了,把玉石往地上狠狠一摔,结果真的碎了,然后……蹬蹬蹬蹬……孙猴子蹦出来了。”

    薛果一挥手:“没听说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