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捧一捧
    观众倒是没想那么多,听到侯先生的名字全都兴奋的不行了,把本来就已经热火高涨的气氛又往上翻了一番。

    侯三爷是目前相声界最火的几个人了,常年在跟在团里面到全国铁路沿线巡演,每年在电视台上还有大量的演出,只要是看相声的人就没有不知道侯三爷的。

    而且人家也是文工团里面当之无愧的台柱子,出去演出都特别受欢迎,都是攒底大轴,今天是因为有些小状况,他们提前演了,不然也是压轴演的。

    侯三爷还有石先生这对搭档每年都来石家庄演出,特别受这些铁路职工的欢迎,掌声叫好声一阵赛过一阵。

    黄主任也转头看着侯三爷,问道:“老侯,你看这事……”

    侯三爷笑笑,他都换成便服了,头上都还带着一顶鸭舌帽,稍微把袖子往上面卷了一下,把鸭舌帽给黄主任,然后说道:“既然叫了我了,那我就上去玩会儿呗。”

    黄主任帮忙拿着帽子,看着舞台上那个会来事儿的年轻人也是无奈摇头一笑。

    侯三爷站起身来,慢慢踱着步子,往台上走去,风范十足。

    见侯三爷真的要上台了,王姐赶紧捡起掉在地上的对讲机,喊道:“后台后台,赶紧给侯团拿个话筒上去。”

    说完,王姐擦擦脑门上的冷汗,幸好是肯上去了,这一天啊,真够提心吊胆的,反正她算是服了何向东了,这年轻人太会来事儿了。

    正当侯三爷走到台上的时候,新的立式话筒也拿上来了,薛果赶紧小跑去接过来。

    何向东还笑着把逗哏的位置让出来呢,结果被侯三爷给制止了,这是何向东的相声,自己站在逗哏的位置算什么事儿呢。

    薛果把话筒立好,自己站在旁边了,把中间桌子里面的空位留给了侯三爷,侯三爷也是笑眯眯站进去了。

    “好……”全场观众叫好。

    何向东很客气,转过身来对侯三爷轻声道:“先生,您说两句。”

    侯三爷也是一笑,说道:“没事,你说你的,不用在意我。”

    明白了人家的态度了,何向东又是一笑,对已经稍稍安静下来的观众说道:“这一位,想必大伙儿应该都很熟悉了,甚至是有很多人是听着人家的相声长大的,那么人家既然上了台了,我们也应该隆重再介绍一下。”

    薛果一直侧着身子笑眯眯看着。

    侯三爷也看着何向东,搭了一句腔:“不用隆重,说说名字就行了。”

    何向东也侧过身子,伸出手来,给观众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的相声界鼎鼎有名的大角儿,刘德华先生。”

    “去。”侯三爷立马就接住包袱了。

    观众都是哈哈大笑,团里面那些演员也都是兴奋地大声鼓掌叫好,侯先生是逗哏演员,平时都是在别人身上找包袱,第一次见着有人还敢调侃他的。大家都觉得很新鲜,另外都很佩服何向东的胆子,你是真敢说啊。

    侯三爷又道:“你是尽在我名字上找包袱了是吧。”

    何向东仰头一笑:“开一个小小的玩笑,其实都不用介绍您,在场的观众有哪个不认识您的。”

    侯三爷也很客气地说道:“这都是观众们抬爱。”

    稍稍一顿,他继续说道:“其实吧,我们之前就商量好了,到这个时候就让他们把我叫上来,也多跟大伙儿见见面,我们也好不容易来一趟是吧,老石今儿病了演出结束就回宾馆了,本来我还预备把他也弄台上来呢。”

    何向东感激地看了侯三爷一眼,侯三爷这句话一出来就等于自己主动把责任给扛了,这是帮自己扛事儿呢。

    其实何向东在表演的时候是不会顾及那么多的,他之前的段子里面也多了几个荤口,还是被薛果用眼神制止了,自己才反应过来。

    请侯三爷上台来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知道只要把人家请上来,演出的效果肯定会往上翻不少,观众的满意度也会直线上升,而且人家也就坐在下面,何乐而不为呢。

    这还是把人家请上来了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貌似有些莽撞了,在小剧场可能无所谓,在这种大团里面也可能就不太合适了,自己也不懂这里面的规矩。

    结果侯三爷主动把责任扛在自己身上了,真是高风啊。

    人家给自己脸,自己不能不兜着啊,何向东对侯三爷说道:“其实您愿意上台来,都是来捧我们这些小辈儿,您多费心了。”

    侯三爷摆摆手说道:“我也不是为了捧你们,我是为了捧相声,只要你们好好说相声就行了,谁愿意好好说相声,我就愿意捧谁。”

    何向东认真点点头。

    台下观众一片掌声。

    何向东感慨说道:“真是前辈风范啊,其实按照辈分来说,侯先生是我的前辈,我应该喊侯先生一声师叔。”

    “对。”侯三爷点了点头。

    “因为侯先生和石先生是老搭档,也是师兄弟,所以薛果要喊侯先生一声师大爷。”何向东用双手轻拍自己胸脯说道:“另外呢,薛果还要喊人家一声干爹。”

    薛果立马不乐意了:“哎,说干爹你往自己身上拍什么?”

    何向东还不乐意了:“侯先生是干的……”

    薛果立马吼道:“哦,你是亲的啊?”

    观众都笑喷了。

    侯三爷在台上都快无语了,看看何向东,又转身看看另一边的薛果,瞪了两人一眼,你们这两个货啊,一个什么都敢说,一个什么都敢接。

    何向东先是仰头笑了几下,然后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道:“来,我们请侯先生给大伙儿说两句吧,好不好?”

    “好……”依旧是掌声大动。

    侯三爷稍微清了清嗓子,看着台下黑压压的观众,演出到现在已经挺晚的了,结果还有这么多人,基本都没走,一个个的都很激动兴奋,他的内心也很感慨。

    他道:“谢谢大伙儿了,这么晚都没走,一直都在看演出,也一直支持着我们团里的演出很多年,真是无以为报啊。”

    掌声。

    侯三爷顿了顿,开始捧这两个晚辈了:“台上的这两位相声演员,逗哏的这位叫何向东,长得白白胖胖的,很喜庆啊。他的师父叫方文岐,大伙儿可能没怎么听过啊,但是在我们相声行内,他师父可是赫赫有名,当年也是响当当的大角儿,您诸位也瞧了,这就是人家教出来的徒弟,师父的水平差的了吗?”

    “好……”观众叫好鼓掌。

    何向东满心感慨,双目微微含泪,冲着观众深深一躬而下,自己师父这辈子太不容易了,虽说台下这么多观众并不知道自己师父,但还是给了最热情的掌声,这怎么能不让他感动呢。

    侯三爷看看何向东,欣慰一笑,又介绍起了薛果:“捧哏的这位叫薛果,老石的徒弟,也是我干儿子,都是子侄晚辈的,这孩子我们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现在也说相声,跟他师父一样,也是捧哏,捧得相当不错。”

    “好……”观众依然给予了非常热情的掌声。

    薛果也是深深一个鞠躬。

    侯三爷接着往下说:“何向东还有薛果这两个年轻人啊,都是我们团里面非常优秀的青年相声演员,就算是放在整个相声界中,在这个年纪说相声的当中,他们也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了,我看就算是我们老一辈的人,可能都有很多人说不过他们,真是后生可畏啊。”

    “各位。”侯三爷看着台下观众,动情地说道:“相声不容易啊,相声演员更不容易啊,像他们俩这个岁数说相声的最不容易了。我们这一行本来就不太景气,而且上面还有我们这么多老家伙占着位置,新人想出头太难了。”

    “但是对于我们这一行来说,年轻人才是我们的未来,所以,以后这两个孩子走南闯北到处打拼的时候,您诸位要是瞧见了,能捧的就尽量捧一把吧,就当是捧我了,感谢您诸位了。”

    侯三爷深深一躬而下。

    何向东和薛果也是一躬到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