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要干嘛
    何向东却点头道:“对啊,武术家,这是个练家子啊,拳碎石碑,掌劈砖块,嗬,那么大块的红砖,他一拳头下去就碎成粉了,这要是打在人身上,哎呀。”

    薛果虽然不知道何向东打算说什么,但还是稳着一点往下捧:“哦,这么厉害啊。”

    何向东道:“不过还好这个武术家明白事理。”

    薛果问道:“怎么说?”

    何向东学那个武术家,使出相儿来,相声虽然是一门语言的艺术,但也是有肢体的,你学什么人就一定要像什么人,要让观众区分出来,这是有难度的:“人家就劝了‘老爷子,您惹谁不好啊,你要跟他拎啊,啊?您知道他是谁吗,他是何向东啊,他可是说相声的啊’。”

    “这有什么关系吗?”薛果立马就给接上了。

    包袱抖出来,观众立马就笑了。

    何向东继续往下说:“人家何向东是说相声,有时候站在桌子外头,有时候站在桌子里面,捉摸不定啊,他这个身法,这是个练家子啊。”

    薛果吼道:“这就是逗哏捧哏。”

    何向东做出打快板的动作:“他还会这个。”

    “打竹板啊?”

    “还有这个呢?”

    “打玉子板啊?”

    “还不止呢,还有这个呢。”

    “这不就是摔醒木吗?”

    何向东做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捋着胸口道:“哎呀,这都是他的兵器啊,可厉害了,在江湖上赫赫有名啊。”

    薛果张嘴怒喷道:“这什么兵器啊,这就是说相声用的。”

    这段儿一出,台下观众的笑就没停下来过来,一翻加一翻的,这便是三翻四抖,相声里面的常用技巧,不过何向东能随口砸挂砸出来,这份本事也真是没谁了。

    所以当年方文岐出走时候留下的信里面对他的评价就是,虽然你才二十出头,但你的能力已经不弱于任何相声名家了。

    何向东一拍手:“人家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啊,这老头敢惹我,他惹得起吗?”

    “什么呀?”

    何向东恨得牙痒痒:“啊,可惜啊,这老头就是这么不懂事,非要找我来算账,他说他家里有人啊,不怕我。”

    怎么又出来一个人了?您这又是现挂啊?台下的侯三爷冷汗都快下来了,更不要说台上的薛果了。

    薛果神经绷得很紧,遇到这样的搭档,算他倒霉:“哟,这什么人啊?”

    何向东解释道:“这闷三爷啊,有个外甥,是北京城里面的一个大官,身居高位啊,他说一句话北京城都要抖上三抖,这势力都大到没边了。”

    薛果也吓了一跳:“哎哟喂,这么厉害啊。”

    何向东一拍手道:“是啊,响当当横着走的人物啊,他居然是这个老头的亲戚,这老头还去找人家帮忙了。”

    薛果马上接了一句:“那怎么办呢?”

    “这幸好啊,人家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他还帮我劝闷三爷呢。”何向东开始学起大官:“我说老爷子啊,啊,您惹谁不好啊,您去惹何向东?啊,这北京城好几百万人您惹谁不好啊,您去惹他?”

    “老爷子呀老爷子,您让我说您点什么好呢,在北京您就算是惹了总理了,我也能帮您把事给平了,可您惹得是何向东啊。”

    薛果不失事宜地捧住了:“哟,这是为什么啊,您是什么人物啊?”

    何向东顿足捶胸,气愤道:“您知道何向东是谁吗?啊?人家是说相声的。”

    一听这话,薛果开始翻包袱了,当时就大吼道:“没听说过。”

    观众都是狂笑,谁也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个。

    何向东又翻了一下,继续顿足捶胸:“啊,您以为就何向东是说相声的吗,就他一个我也不至于这么怕他。”

    薛果问了一句:“还有什么?”

    何向东悲愤怒吼:“他师父也是说相声的。”

    “废话。”

    “哈哈哈哈……”

    “吁……”

    “噫……”

    这几个现挂砸的包袱实在是太好了,所以相声里面是绝对不能把台词固定死了,在台上抓的现挂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的,所以抓现挂也是相声艺人必修的功课。

    砸了几下现挂,何向东继续照着原本的框架往下面说了:“这老头一听觉得有道理,就听了我的话了,三天以后提着礼物上门赔礼道歉来了。”

    “嗨,这叫什么事啊。”

    何向东道:“那天一早上,我从窗户里面往外一瞧,老头找了好些人呢,足足好几百,手里全都是提着礼物来看我来了。”

    薛果问道:“提的什么呀?”

    何向东道:“有棍子,有榔头,有铁锹,有扫把,还有拿刀的呢。”

    “啊?这是赔礼啊?这是来打人来了。”

    何向东悲愤指责:“不要脸啊,啊,就这么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还打上门来了。”

    “谁不要脸啊?”

    何向东道:“哎呀,您别看来这么多人啊,他们还挺客气的。”

    “哦,说什么了?”

    何向东道:“孙子诶,给我们出来。”

    薛果道:“嗨,这是客气啊?人家这是要打你。”

    何向东摇头叹道:“唉,不要脸啊,一群人来打我,不过我不会害怕的,我会怕他们?我可是说相声的。”

    “哎呀呀,别提这个了。”

    何向东撸撸袖子,道:“哼,我会怕他们?啊,我卷起袖子,拿起快板,我就呱嗒呱嗒。”

    “行了行了,撂下撂下,这不管用。”

    何向东使出二愣子的相儿:“我会怕他们?啊,我也是练过的,我一踢脚一迈腿。”

    “怎么样?”薛果立马接住。

    何向东道:“我就从窗户后面跑了。”

    “啊?跑了啊?”

    何向东摇摇头:“要不怎么说他们不要脸呢,居然早就找人在我家后面堵着我了,不要脸啊,他们,这把我打得哟。”

    “嗬。”

    何向东痛哭道:“他们还把我绑起来,又不让我说话,我说一个字就给我一嘴巴,哎呀,痛哇,没有人性啊。”

    薛果道:“您这真该。”

    何向东继续道:“那闷三爷不但找人打我,他还要骂我,当着胡同里面那些人的面说我怎么怎么打他,怎么怎么欺负他。不要脸,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啊,他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

    薛果无语道:“哪儿就不要脸了?”

    何向东道:“我都快被他们打得没人样子了,幸好,我们邻居有一个二大爷,他来劝架了。

    何向东学二大爷:“别打别打别打了。三爷,这事是这样的,你说他打你踢你,我没瞧见。现在你们一帮人打他,我可瞧见了。你看,谁没个错呢。这么着吧,给我个脸,老哥哥,这事算了吧。”

    “您这房啊,一个月两千都好租,这样,你就让他走吧,也别打他别骂他。那瓦阿,能要回来就要,要不回来就算了。老哥哥,给兄弟一个面子……气的我啊,这是人话吗?”

    薛果傻眼了:“这还不是人话啊?”

    何向东道:“他不向着我啊。”

    薛果道:“这还不向着你啊?”

    何向东继续道:“这二大爷都说完了,闷三爷一听也觉得有点道理,就问我了,问我‘小子诶,人家都出主意了,你说怎么办吧’。他这是问我了,这是让我说话了。”

    薛果道:“对啊,你得说啊。”

    “哼。”何向东怒气冲冲道:“让我说话了,哼,这还得了,我不得骂死他们啊,一群不要脸的家伙,还敢打我。”

    “您还要骂人啊?”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是啊,不让我说话还则罢了,让我说话,哼,我说死他们,我当时脖子一梗,来了一句特别硬气的话,我说完当时就鸦雀无声,在场的人就没敢说话的。”

    薛果问道:“这什么话啊?”

    何向东哭丧着脸道:“只要爸爸们不打我,一切都好说。”

    “啊?”

    底响,结束,观众掌声雷动,叫好声差点掀翻了天,一阵赛过一阵。团里看着演出的演员也都真心实意佩服地鼓着掌,这个节目比之前的那个更好,何向东用实力彻底征服了他们。

    前排黄主任和侯三爷也鼓着掌,侯三爷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惊艳和欣慰之意,何向东的能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但更重要的是这个孩子有担当,有责任心,人性好啊。

    王姐也大松一口气,回头看看都快喊破喉咙的观众,心里的这块大石总算是落地了,这次不仅没有演出事故,反而相当成功。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你,王姐望着潇洒退场的何向东,露出欣慰的笑意,心里暗自说道:“小子,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何向东和薛果两人伴随着观众无比热情的掌声如释负重地往台下走,走到一半的时候,主持人正准备上来结束演出,何向东却一个转身又回去了。

    主持人当时就傻眼了,愣在台上了。薛果还往前走了好几步,才发现何向东以后已经转身了,他当时也楞住了。

    发愣的还有团里的演员,王姐、黄主任、侯三爷,全都傻眼了,你要干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