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一十章 临危请命
    “哎哟。”一声痛呼发出,刘老师倒在了地上。

    何向东和薛果两人赶紧快步跑过去,搀扶起了刘老师,何向东紧张问道:“您没事吧,刘老师。”

    “好痛。”刘老师捂着下吧痛呼不已。

    “有血。”薛果惊叫一声,只见鲜血从刘老师的手指缝里面渗出来。

    何向东也很是吃惊道:“刘老师,你受伤了。”

    刘老师满脸痛苦之色,眉头紧皱,血流的还不少,都从手指蔓延到手臂了,滴答滴答往下掉。

    何向东拿开刘老师紧抱住下巴的右手,只看到了下巴上破了好大一个口子,鲜血还在不断往外面流。

    何向东当机立断说:“不行,这得马上送医院缝针。”

    因为下巴上破了个口子,疼痛让刘老师张嘴都变的困难了,说出来的话也是含糊不清:“不行啊……嘶啊……我还有演出。”

    何向东听清楚了他的话,当下便责怪道:“您这样还怎么演出啊,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这都还流着血呢。”

    薛果也急着说道:“刘老师啊,赶紧去医院吧,舞台您这样子是上不了的啊。”

    刘老师吃着痛,含糊不清地说着:“可是……可是……他们都已经上去了啊。”

    事情这样就难办了,演员要是压根没上台了,就当没这个节目了,让主持人在台上多说一些话,提前结尾就算了。现在台上已经有演员了,演到一半结果主角不上场了,那这就是演出事故了。

    这肯定会被观众看出来的,也肯定会传出去的,到时候文工团就闹笑话了,别人指不定要怎么骂呢,这影响就很不好了,而专业团体最注重的就是影响和面子了。

    何向东皱皱眉,道:“就算是天塌地陷现在也管不了了,你现在肯定是上不了台了,我们先送你去医院吧。”

    刘老师眼中流露出黯然之色,他知道何向东说的很对,没办法了,演出事故这回是避免不了了。

    薛果也默默叹了一口气,这人就这么不走运,你有什么办法呢。

    “刘老师呢,怎么还没出来,演员都上台,怎么还没出来。”负责这次晚会演出的王姐急冲冲跑过来了。

    “刘老师呢,去哪儿了,刘……”王姐跑进后台来,看见受伤的刘老师大吃一惊,问道:“刘老师,你这是怎么了?”

    何向东替他回答:“刚刚摔了一跤,下巴磕破了,流了好多血。”

    王姐紧张问道:“啊,怎么会这样啊,伤的重不重啊,还能上台吗?”

    何向东无奈道:“破了好大一个口子,肯定是上不了台了,赶紧送医院缝针吧。”

    “哎呀……”王姐皱着眉头,重重叹了一下,右手使劲一甩,深叹一口气,只能说道:“没办法了,事故就事故了,刘老师我先安排人送您去医院。”

    刘老师还捂着下巴,神色黯淡说道:“王部长……我回去……会向领导要求……处分处分……处分我的……”

    王姐也叹了一口气,说道:“刘老师,这也怪不得你,这都是运气不好,唉,我们团里这次是真的要闹笑话了,算了不提了,先去医院吧。”

    刘老师神色更是黯然,眼眶都红了,眼角皱纹密布的地方隐隐有泪光闪现,他很自责,自责因为自己而让团里丢脸了。

    薛果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刘老师,您是个好演员,但这次真不怪您。”

    何向东实在是看不得刘老师这个样子了,他咬咬牙,就算是事后挨责怪,他愿意扛了,他对王姐说道:“王姐,让我们上吧。让上台的演员最快速度结束演出,赶紧下场,给我和薛果一分钟,我们换了衣服就上去。”

    王姐惊愕道:“啊?你们要上?”

    何向东道:“没办法啊,总不能让观众看出来这是演出事故吧,让他们赶紧下来吧,这个小品不全就不全吧,我们后面再补上,哎呀,没办法了,你现在还能有更好的办法吗?”

    刘老师也转头看着何向东,眼神中有询问之色。

    何向东安慰他道:“刘老师,您尽快去医院吧,有我在,您放心吧,咱们文工团的面子砸不了。”

    听了何向东富有自信的话,刘老师顿时心安不少,他用力点了点头,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个小年轻身上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其实这种力量就是一个优秀艺人对自己能力的充分自信。

    王姐重重吐了几口气,咬咬牙问道:“你们就排了一个节目,你们上去演什么啊?”

    何向东道:“相声演员是不需要排练的,至于说什么,随便说呗。”

    薛果也立马捧着说道:“那我也就随便捧咯。”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王姐和刘老师怔怔看着这两人,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够狂。

    何向东止住笑,催促薛果道:“别愣着了,赶紧换衣服了。”

    两人急匆匆又往换衣间跑去。

    王姐也终于下定决心了,就看这两个小年轻的能耐了,王姐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但她还是选择相信何向东和薛果:“来个人,快把刘老师送医院去,然后快告诉台上演员刘老师受伤,让他们尽量完善结束演出下台。”

    说完,她就急匆匆搀着刘老师往门外走,出门前,她还停下来冲后面大喊:“小子诶,你要是真能把场子救下来,你以后就是我们团里的人了,再有人敢嚼舌根子,你就报我王桂兰的名字。”

    ……

    台下,提示板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刘老师无法上台,尽量完善结束演出。”

    这个小品其实就是讲爸爸和妈妈都是铁路职工,工作忙,疏于对儿子的管教,儿子不好好学习,整天去游戏房打游戏,妈妈这会儿正在骂儿子呢,后来爸爸回来了,再之后就是劝导儿子,三个人哭成一团。

    现在儿子和妈妈已经上场了,也正在对抗吵架,他们自然也看见告示牌了,也幸好都是有充分舞台经验的演员,没有立马就露怯了。

    妈妈怒骂:“你说你不好好学习,成天就知道打游戏,啊,就知道打什么什么拳皇,这以后能考上大学吗?”

    儿子含着眼泪哽咽道:“我也不想啊,可是就我一个人在家里,我害怕啊,我待不住啊,我不打游戏还能干嘛?”

    妈妈眼圈也红了。

    儿子继续哭着喊着道:“你们工作忙,就是知道工作,都说要好好服务铁路运输,你们就管运输别人,什么时候管过我啊?”

    妈妈上前一把抱住儿子,眼泪瞬间就下来了,边哭边说道:“是我们错,是爸爸妈妈的错,妈妈以后一定多抽出时间来陪你。”

    儿子也在哭:“我就想你们多陪陪我。”

    妈妈擦干眼泪,说道:“爸爸妈妈以后一定多陪你,走,你爸爸也快回来了,我们去接他。”

    “恩。”儿子用力点头。

    母子俩就这样手牵着手,赶紧退场了。

    演出结束。

    “恩?”

    “恩?”

    “完了?”

    观众席上响起疑惑的叫声,这个小品才演了两三分钟就结束了?前面主持人报幕的刘保国呢?人呢?

    团里面的演员更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他们的都是见过这个小品的排练的,这都没演完了,怎么就结束了?

    前排的黄主任还问侯三爷:“老侯,这怎么了?

    侯三爷皱着眉头,沉着脸说道:“后台肯定出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