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零八章 全都是失传曲种
    唱了一个起句,浅尝辄止,何向东面前立着一个话筒,他冲着话筒对观众说道:“这就是竹板书,我就唱一两句给大伙儿尝尝,下次有机会我给您诸位唱一个整段儿啊。”

    “好……”观众都很兴奋鼓掌,也有人喊着让何向东现在就唱一段儿的,场面非常热烈,观众朋友们也都很兴奋。

    何向东天生就有这么一股子亲和力,观众见他一点都不见外,所以他每场演出台底下都热闹极了,观众情绪都很兴奋,观众一兴奋,这包袱就容易响了,效果自然也就好了。

    所以何向东真正是祖师爷赏饭吃的人物,正如方文岐当初说的那样,这孩子天生下来就是干这一行的,就是祖师爷的私生子。

    就拿今天这场晚会来说,这么多节目过去了,观众还是头一次这么激动兴奋,也就是何向东的相声能达到这个效果。

    侯三爷也脑袋冲后看了一眼兴奋的观众,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继续回过头看何向东的相声了。

    何向东对观众笑笑:“时间有限,浅尝辄止就好了,下次有机会来石家庄,我再给大家来段整的。”

    捧哏的作用在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薛果立马就把话头接过来,掰正了,重新弄回到相声上面:“对,竹板书可以下次再唱,那你今天得给我们唱点别的。”

    何向东也立刻就答应下来:“这没问题啊,唱完竹板书,我再给大伙儿唱点大鼓听一听。”

    薛果捧道:“大鼓好啊。”

    何向东道:“哎,这大鼓有西河大鼓,有东北大鼓,有梅花大鼓,各种都有,要说好听啊,还要数京韵大鼓。”

    薛果道:“这是鼓中之王啊。”

    何向东继续说道:“这京韵大鼓有刘白张三派,后来还有我们骆玉笙先生创立的骆派,这几种想必大家也听过,我今天要给你们学唱的是京韵大鼓里面的一个小分支,叫做滑稽大鼓,这也是失传了的。”

    “哗……”台下响起哗然声,又来一个失传的了。尤其是那些同行都傻眼了,你一个小年轻哪里学的那么多失传了曲种啊,真的假的?

    侯三爷又一次皱起了眉头,他到现在也明白过来了,何向东肯定是把本子给改了,也顾不上责备了,他现在只希望何向东不要演砸了。

    旁边那黄主任倒是看的挺开心的,还在说:“这小伙子不错啊,他要是真会这么多失传的曲种,那我指定要把他留下来啊。”

    侯三爷没有答话。

    滑稽大鼓是清末的一个京韵大鼓名家张允芳所创立的,其实他的京韵大鼓也唱的极好,但还是比不上刘宝全白云鹏,所以就另辟蹊径,独创了一个新的流派,唱腔虽然还是京韵的唱腔,但曲目还有表演方式却变了。

    滑稽大鼓的表演出语滑稽,动作发噱,神情甚是可笑,使人见而捧腹。每次演出的时候,观众都是看先欣赏表演,再琢磨唱词,每每都能惹来哄堂大笑的效果,所以被称之为滑稽大鼓。

    滑稽大鼓是京韵大鼓里面很小很小的一个分支,张允芳也只有四个传人,艺名都很滑稽,老倭瓜,大茄子,架冬瓜,山药蛋。

    就这四个传人,这四个人都还有人没有传人的,他们的传人也没有办法继续往下传,所以这门艺术马上就要失传了。

    张文海就是架冬瓜的传人,他会滑稽大鼓,也教过何向东,虽然没有正式拜师,但是何向东也会几段儿。

    何向东在台上说道:“这唱滑稽大鼓啊,它的乐器是用三弦和四胡的,还有用板也很有意思,有时候成心的没板有时候用坠板,特别好玩,我就清唱两句给大伙儿尝尝啊。”

    “您给唱唱。”

    何向东道:“唱两句啊,这滑稽大鼓流传下来的曲目很少,这里面有为老前辈艺名叫老倭瓜,他唱的《醒世金铎》挺有意思的,我给大家唱两句。”

    观众开始鼓掌。

    何向东便开始演唱了,滑稽大鼓的唱要配合使相儿,这样才有意思,何向东本来就是一个把幽默细胞融入到骨子里面的人物,他这一使相儿,配合上唱腔里面几个坠板,笑料就出来了。

    “中华一统大民国,实行三民主义这南北了全都共和呀哎呀,依旧团圆民主把江山坐,温良恭俭可性情温和,总统又和万民齐欢乐,怒只怒奸诈不过他们日本国。”

    “我这哀了有哀呀,前清皇族性情弱,怕只怕那阳奉阴违信口开河,喜怒忧思悲恐惊了把那欲图就全都搁了,我这没事就把大鼓说,鞠躬时又把帽脱。”

    “好。”薛果带头大叫了一声好。

    这几句词在现在唱是没有什么问题了,还是比较弘扬正能量的,充分反映出了当时的时代背景。

    台下观众也都非常热情鼓掌,不说别的,单是能听见是失传了的曲种就不枉此行了。

    那些说何向东是关系户的人也说不出话来了,谁家关系户这么猛啊,这么多失传了的曲种他都从哪儿学的啊?

    薛果也在台上称赞他:“您这滑稽大鼓唱的是真好啊。”

    何向东也笑着道:“那是啊,我也有艺名。”

    “哦?您叫什么?”

    何向东道:“我叫大西瓜。”

    薛果使坏:“这是按长相来起艺名的啊?”

    何向东怒骂:“去。”

    相声界艺彦有说,“说为君,唱为臣”,“千斤话白四两唱”。侯宝林先生也说:“表演学唱类的节目要先学会说,说清楚了再唱,唱不要乱唱,不要滥唱,我们是表演相声,不是卖唱的。”

    就算是《杂学唱》这种以唱为主的节目,它都不是一口气唱下来的,相声毕竟是一门语言的艺术,就算是唱,也一定是要说清楚了再唱。

    每个曲种的来历,门派,特点什么了,说清楚再唱,不能是乱唱。说要说的清,批讲书文戏理;学要学的像,酷似真声。

    相声里面要有趣味性,但是学唱节目里面趣味性不能体现在唱里面,要唱就一定要唱的好了,唱的像了。唱有正唱和歪唱之分,但就算是歪唱其实也是好好的唱,他逗笑观众的不是唱功,有些是唱词,有些是动作。

    唱完了大鼓,何向东继续说道:“大鼓唱完了,接下来给大伙儿来唱一点戏曲听听。”

    薛果也道:“唱什么戏呢?”

    何向东道:“戏曲有很多种,京剧、评剧、越剧、河北梆子、河南豫剧、黄梅戏很多,我给大家唱唱评戏吧,怎么样?”

    薛果捧道:“评戏好啊,评戏好听。”

    何向东道:“说到这个评戏啊,就不能不说它的前身莲花落,评剧是从莲花落上面引申出来的独立剧种,评剧唱的人有不少,但是莲花落却是快要失传了。”

    薛果来了一句:“你要会唱莲花落,你给我们唱唱也行啊。”

    台下观众也再那里大喊:“唱一个。”

    何向东抬手压了压,道:“就唱两句啊,莲花落唱腔其实跟评剧很接近的。”

    一顿,他便开唱,跟评剧唱腔很像,但更俏皮一些:“我说男儿汉志气高啊,寻了一个老婆她叫孙二娘,站着比我高喂,坐着比我长,脚也比我大,力气比我强,打之骂之,立下家法诶,数次往生我要立下家法。”

    “好,再来一个。”尽管是大场合,观众们都激动疯了,大声喊着叫着,何向东的这个《杂学唱》相当成功。

    那黄主任也激动了,转过头来就跟侯三爷说:“老侯,这个人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太棒了,小小年纪就会这么多失传的曲种,以后还得了,我等下回去就把他工作关系转进来。”

    侯三爷也是笑呵呵的,何向东表演出色,他脸上也有光,毕竟是他眼光独到举荐有功,为团里面引进人才了嘛,这看谁还敢在背后嚼舌根?

    那些说何向东是关系户的人也彻底没声音了,碰到这个百年难遇的狠角色,还怎么玩?

    人家侯团也的确没有徇私啊,都是行内人,一眼就瞧出来人家有没有本事,何向东上台表演到现在,除非是瞎子,否则没人敢说他没水平啊。

    太厉害了,无论是对相声的节奏把控,还是唱腔唱调,简直是绝了,还会这么多失传的曲种。侯团这回真是引进来一个了不得的人才了,居然还这么年轻。

    何向东倒是没管那么多,观众满意他就开心了:“这就是莲花落,跟评剧很像吧,这唱法唱腔都是有传承的。”

    薛果也说道:“那你给我们唱唱评剧啊,不然我们也不知道像不像啊。”

    何向东笑笑道:“那好,那我就来一点,这个评剧也是一个很完整的剧种,生旦净丑都有,有一种评剧叫西路评剧,以前是在北京这一带传唱的,在清末民初传唱很广,后来东路评剧传入北京,这西路评剧就渐渐没落了,现在也就还剩几个传人了,我给大伙儿唱两句听听。”

    又是一个快失传剧种,所有人都傻了,你怎么会那么多啊?

    ps:这章三千字,今天三更了,最近我的写作状态的确不佳,写作并不是把电脑放在你面前就能写出来的,而且这本书的题材真的很难写。我一直都在努力调整自己,努力多写一点,努力写出更好的东西给大家看。要是有什么不到之处的,大家多多担待吧,谢谢诸位了。(未完待续。)\\复旦校花龚叶轩最新爆乳自拍福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家搜索meinvjia123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