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零七章 失传了的竹板书
    晚会节目不跟园子里面一样,每段节目都是有时间限制的,留给何向东说相声的时间也就是十分钟。时间过半和最后两分钟的时候,台下会有人举牌子示意一下台上演员控制时间。

    还好不是春晚,你稍微超出个一两分钟问题也不大。春晚的时候,台下每隔一分钟会有人举一下牌子提醒台上的演员的,你时间超出了或者少了都是问题。

    因为他在最后12点有主持人倒计时的一个环节的,你前面的节目每个超个三五十秒的,到后面可能就要拿掉一整个节目,人家也是排练了好几个月的,就这样被拿掉了,多冤啊。你前面要是每个节目少个半分钟一分钟的,累积到后面来照样会出现问题的。

    07年春晚不是有个黑色三分钟吗?就是语言类的节目都超时了,后来临时决定拿掉一个节目,放到12点后了,但是到最后倒计时结果还空出来三分钟,只能靠着主持人把这三分钟撑下来了,结果他们准备不足,全都是抢词撞词了。

    所以晚会上面歌曲舞蹈的时间把握上面是非常好的,最难把控的就是语言类节目,说快一点说慢半分影响很大的。

    何向东倒是没有因为时间打乱自己的节奏,这场晚会是给铁路职工做的慰问演出,台下做的全都是铁路职工还有他们家属,所以为了迅速拉近和他们的距离,他的垫话儿也带上了跟铁路有关的事情。

    他道:“刚刚也做完自我介绍了,大家都知道我们叫啥了,但你们可能不清楚我们是做什么的。”

    薛果也捧着说道:“您给介绍介绍。”

    何向东道:“我们呀,就是说相声的。”

    薛果道:“相声演员。”

    何向东又道:“今儿我们也来给我们铁路职工表演了,这要说起来啊,相声跟铁路还真有关系。”

    “啊?这还能有关系啊?”薛果吃了一惊。

    台下观众都来精神了,纷纷看着台上的何向东,相声他们听了不少,但跟铁路有关系这还是头一次听说啊。

    何向东一本正经说道:“那可不,我问问你,咱们中国第一条铁路是什么时候修建的?”

    薛果侧着身子看着何向东,说道:“这你可难不住我,我为了这次来演出,我特地做过功课的,这第一条铁路就在北京的宣武门外面修的,当时只有一公里,是一个叫杜兰德的英国商人修建的,这时间啊,就是1865年。”

    “好……”台下观众都在给薛果鼓掌叫好。

    薛果冲着台下观众笑。

    何向东在笑了一下:“你看观众多捧你啊。”

    薛果笑道:“你少废话,赶紧说这铁路跟相声有什么关系。”

    何向东也没藏着掖着,就信誓旦旦说道:“1865年就是在同治四年,咱们相声这门艺术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来的。”

    薛果傻眼了:“啊?时间上一样啊?”

    何向东对他坚定说道:“渊源极深啊。”

    “噫……”台下观众开始起哄,反正何向东说相声就没不被起哄过,在晚会上面也不例外。

    侯三爷看的也是津津有味的,这两人在台上表演的可比台下对活儿的时候要好多了。

    黄主任也一旁也笑,笑完了说道:“这人说的挺有意思的啊。”

    侯三爷笑笑:“慢慢看,都没入正活儿呢。”

    黄主任也有了兴趣了。

    台上薛果推了何向东一把:“您别胡说八道了,这台下坐着都是懂行的人,您这要是丢了人可就难看了啊。”

    何向东还反驳道:“我这怎么丢人了,这相声跟铁路……”

    “哎呀,行了行了……”薛果赶紧打断了何向东的话,说道:“您呀,还是赶紧说相声吧,说相声你还能多糊弄一会儿。”

    何向东笑了一下:“那好吧,就说相声,不说铁路了,等会儿都在这么多专家面前露怯了,这就尴尬了。”

    薛果点头应道:“对,赶紧说相声吧。”

    何向东这就准备入活儿了,他道:“相声大伙儿都知道,也都爱听,都知道这里面有四门功课,说学逗唱。”

    “对。”

    何向东道:“其中里面这个学,它包涵最广,你学个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各省人说话,各行买卖吆喝啊,这都有。”

    “没错。”

    何向东继续道:“但是要说这里面最难的要数学唱,学个唱歌啊,学个唱戏啊,学个唱大鼓,唱时令小曲啊,这都得会。”

    薛果道:“那您给我们来两句听听。”

    何向东把袖子翻了个龙抬头,笑眯眯道:“我给大伙学几个啊,这首先给大伙儿学唱个竹板书,这快板大伙儿都熟悉啊,王高李三派,但是这竹板书大伙儿可能就没怎么听说过了。”

    “您介绍介绍。”

    何向东道:“这竹板书跟快板不是一回事,以前艺人们拿着七块板,带着板儿说书,唱三国啊,唱水浒啊,但是现在基本上没人再唱竹板书了,都快失传了,我给大伙儿来两句啊。”

    “好……”台下反响很热烈,都紧紧盯着台上的何向东不放,一听有失传的东西听,大家都来劲儿了。

    侯三爷本来是靠着座位看着的,何向东这话一出,他噌一下就坐直了,当时就蒙住了,不是说好的是学唱高王两派的快板吗,怎么变竹板书了?这谁给改的啊?

    黄主任还在那里称赞说道:“嚯,这小伙子还会失传的东西,了不得啊。”

    侯三爷有苦难言,只能是尴尬一笑,心中只能是期盼何向东是真会啊,你这要是只会皮毛,露了怯了,那就丢人了。

    台下倒是也做了不少看热闹的同行,一听何向东要唱竹板书,他们也懵了,纷纷低声交谈起来。

    “竹板书?这人还会这个?”

    “吹的吧。”

    “反正我是不会,好像没听有人唱过这个啊。”

    “他不会是把快板当竹板书唱了吧?”

    ……

    没人信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会快失传了的竹板书,你要是换上一个老先生,他们还可能信上几分。

    何向东微微一笑,张嘴便唱了起来,他唱的是竹板书的起句,特别干净利落,语速飞快,嗓子清亮,鼻音押韵,配合起来观赏性极高。

    “慢打毛竹,书又归了本正,打起我的竹板儿,书归正风。适才间,唱的本是半部残书前后七国段,还有这两三段,没有把它交待清。”

    “哪里丢来,哪里找,我是哪里接着把它唱,哪里头忘了,我就把它说来你们各位接着听,奉敬在坐的众明公,因为热闹更好听。”

    一连串唱完,观众爆发热烈掌声,一嗓子出来把他们都震住了,虽然他们都没听过竹板书,但就这几句来说,是真有味。

    侯三爷也松了一口气。

    那些质疑何向东是关系户的演员也都愣住了啊,这是真会啊?

    然而让他们傻眼的东西,还在后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