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零五章 太没道理了吧
    既然已经决定要跟着侯三爷一起去跑演出,何向东就先回了园子里面跟众人把事情都交代一下。

    何向东本来还以为他就这样走了,而且后面还有可能要加入文工团,园子里面的演员可能会有意见。

    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所有人都很赞成,连他最把不准的苏小娅都非常同意他去,这让何向东很是意外。

    其实向文社里面最核心的就是何向东本人,所有人都在围绕着他转,他就是向文社的台柱子,可以这样说,如果他不在了,那向文社也就没有了。

    所以他说他要加入文工团,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没有谁相信他进了专业团体就再也不管向文社了,这是不可能的,去年他好几天没吃饭快饿死的时候都没放弃向文社,更遑论现在呢。

    向文社就是何向东的命根子,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

    至于他要去跑文工团的演出也很简单,就是为了提高自己,捧红自己,向文社的核心就这一个人,只有何向东好了,向文社才好。不是说向文社好了,何向东才好,这个顺序关系是一定要弄清楚。

    安顿好了园子里这边,何向东又回家和张阔如说了一下,张阔如也赞同他多和专业团体的相声演员接触接触,多跑跑大场子对他肯定是有帮助的。

    陈军被交给了张文海照看着了,他每天还是要到园子里面去的,这些日子也都熟悉了,知道怎么做公交去了,都是14岁的人了,何向东也比较放心。

    晚上再和田佳妮打了一通电话,互诉相思衷肠,还有情侣之间那些羞羞不能往外说的话,现在何向东卧室里面也装了一个电话,有些话只能在卧室里面说。

    唉,恋爱中的少年人啊。

    过了两日,何向东就又跑到文工团的办事处里面去了,侯三爷给他安排的搭档就是薛果,对于这个安排,他是再满意不过了。&lt;&gt;

    这么些年相声说下来,搭档换了好些个,有的水平相当高,就如同他师父,也有一些水平比较一般,就像吴金,但是给他感觉最好的还是薛果。

    薛果今年也就27岁,都没到三十呢,虽说也是从小坐科学艺,但是捧哏的水平其实也没有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水平是没有那些老先生好的,但就是特别契合他,给他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虽然两人没有说这件事,但何向东知道薛果心里的感觉肯定是跟自己一样的,自己能和薛果一起说相声,又这么契合,这或许真的是祖师爷的恩典吧。

    然后就开始了排练,演出的地方在石家庄,石家庄是一个铁路交通枢纽城市,也正是因为众多铁路干线的汇聚,才让石家庄迅速繁荣了起来。

    文工团这边每年都会去石家庄慰问演出,而且都是当做非常重要的一站,团里上上下下都很重视。

    这一次决定在那边演两个大场,做两天晚上演出,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就放在第二天晚上的文艺晚会上面。

    到了石家庄时候,已经挺晚了,薛果却一点困意没有,愣是大半夜拉着何向东出去吃东西。出去之后,何向东才发现薛果竟然是个老饕,什么犄角旮旯的美食他都能找到。

    据他说文工团这些年出去慰问演出,他除了排练还有上场那一会儿,其他时间他都跑出去找吃的了,对这些城市哪有好吃的再熟悉不过了。

    薛果还特地带他到一个偏僻到连个路灯的小巷子里面,硬是赶到老板关门之前,死缠烂打磨了四个驴肉火烧出来,何向东才算是真的服了这个人了。

    不过驴肉火烧倒是真的挺好吃的,这一家的味道是相当不错,何向东也是个爱吃之人,吃的很是享受。&lt;&gt;正当他准备今晚大吃一顿,薛果却告诉他要回去了,大晚上就不要乱逛了。

    何向东当时就懵逼了,心里头有一万头那啥奔过,这大半夜不睡觉,跑这么老远,到这个狗都没有的小巷子里面就为了买这几个破火烧啊?

    何向东快疯了,更让他发疯的还在后面,因为薛果只给他吃一个火烧,老板只做了四个就不肯再做了。他俩一人一个,还有两个要给侯先生和他师父,分配方式薛果说的很是义正言辞。

    何向东很想哭。

    ……

    第二日,排练开始,何向东的相声在第二天,他这一天也就在剧场里面逛逛,看着他人排练。团里的演员对他也不熟悉,也没人上前跟他说话。

    何向东也不介意,无所谓的笑笑,到处瞅瞅看看,这是他的演出习惯,演出前一定要很熟悉演出的环境,包括场馆大小,音响设备,观众的距离,还有每一个偏角座位,这是一个优秀艺人必须要做的功课。

    他在这边看着呢,结果却被人看到了,还以为他是捡场的(场工,打杂),那人喊何向东:“哎,那谁,来把沙发拖到后面去一点。”

    何向东抬头看她,发现是个中年女人,穿着导演服,架势很足的样子,那人见何向东还在发愣,那女人当时就皱起了眉头,又喊道:“愣着干嘛,说你呢,快把沙发拖到后面一点。”

    何向东苦笑一下,摇了摇头,知道人家把自己当成捡场的了,也没在意,当时就上场搬沙发了。

    这台上正在排一个小品,他上台啦,看着几人笑笑,道:“来,几位,搭把手吧。”

    可是几人你看我,我看你,就没动手的。

    何向东自讨了个没趣,有些尴尬,还是小品里面一个年长一些的男人,走了出来,笑着说道:“我来帮你搬吧。&lt;&gt;”

    他一出来,其他人也就不闲着了,都跑过来帮着动手了,嘴里还在说:“刘老师,您歇一会,我们来就好。”

    刘老师也就是笑笑,几人一拉,沙发很快就拖到后面去了。

    那个穿着导演服的女人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对何向东继续吩咐道:“那谁,把这边的衣柜也重新摆一下。”

    何向东苦笑,得,自己真的变成捡场的了。

    还没等他动手,从后台走出来一位年轻的演员,那人嘴倒是挺欠的,张嘴就对女导演说道:“哟,王姐,这人走的可是侯团的关系,您怎么让他捡场了?”

    这人也没压低声音,剧场里面很多人都听见了,纷纷错愕地看着台上的何向东。

    何向东脸色当时就不好看起来了,这不是说自己是关系户吗?

    那女导演王姐也错愕问道:“你是侯团带来的?”

    何向东点点头,闷声说道:“是啊。”

    所有人看着何向东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我们这些人累死累活才争取到来这个大地方来演出,团里面还有好多演员来不了呢,结果你一个外人,还是一个小年轻就走关系来这里了?

    太没道理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