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章 教徒弟
    让陈军去打扫剧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看看这孩子的态度和秉性,看看他在没人看着的情况下会不会偷懒,会不会敷衍了事。

    艺术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容不得半点糊弄,学徒学艺也是如此,需要很刻苦很认真才有可能出成效,若是朝三暮四,吊儿郎当的混日子,那肯定不行。

    何向东要看的就是陈军的态度,这才是刚来的第一天,吩咐给他做的第一件事,如果他都还要偷懒的话,那何向东肯定不会让这孩子留下的。

    他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整天盯着这个孩子学艺,以前艺人学艺都是伺候着师父吃喝,端茶送水,洗衣做饭,等师父喝酒喝高兴了,偶尔再传你两句,这样学徒都已经很高兴了。

    现在本事是不值钱了,都没人愿意学了,不过何向东倒不至于下贱到求着别人学,这孩子要是过不了这一关,反正他爸妈傍晚还过来一趟,他肯定把孩子还给他爸妈,谁来说情都没用。

    也是幸好陈军的性子还不错,不是个偷奸耍滑的人,人很老实也肯吃苦,有个学艺的态度。资质也有,祖师爷肯赏饭吃。知道心疼父母,人性也可以。

    总得来说,何向东是比较满意这个徒弟的,就算是收下来了,也让他喊师父了,不过没有摆支,算是个口盟的徒弟吧。

    正好吴萧走了,剧场也缺干杂活的人,这些打杂的事情就交给陈军了。午饭后,园子里面的表演开始了。

    何向东让陈军在观众席找个位子坐好,专心看台上表演,先看后学,一定是要喜欢这门艺术了,才能学得好。

    陈军也很老实地看了一下午,也乐了一下午。傍晚的时候陈父陈母来接他回去了,第二日再送来,陈父陈母也在含泪不舍中离开了。

    何向东带着陈军回了张阔如家,张阔如对这孩子也挺喜欢的,也就让他在家里住下了,反正还有一间房子。

    陈军也正式成为何向东的第一个徒弟,吃住在一起的徒弟,当年的吴洋,那只能算是一个口盟徒弟吧,他没有教人家一点东西,何向东也不认为那孩子以后还会从事相声这一行,好好读书考上大学不是很好嘛。

    做一个民间艺人,这里面的苦头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陈军正式踏上了学艺之路,何向东倒是也没有藏私,也没有让人家先干几年杂活再传手艺,现在园子里面很缺人手,这孩子越早能上台越好。

    大早上,在剧场里面,没有别人,就这俩师徒。陈军把剧场打扫了一遍,再给师父倒上了一杯茶,然后恭敬坐在何向东身边。

    何向东端着茶水,慢慢啜饮着,心里头有些微妙的感觉,他也不过二十出头,一直都是小辈,都是伺候着师父师叔的,第一次被自己徒弟伺候,这感觉还真是有些很奇妙啊。

    泡的是胖大海,护嗓子,何向东又轻轻呷了一口,把杯子放在地上,对陈军说道:“小军啊,相声的一些历史啊,前辈啊,我都给你说了,你对相声呢,也有一些了解了,至于相声究竟是什么,它对你意味着什么,这就需要你在以后的学艺和作艺的漫长过程中去体悟了。”

    “恩。”陈军轻轻应了一声,小模样听得很是认真。

    何向东继续道:“现在呢,我就要开始给你开蒙了,咱们相声开蒙啊,一般都是用贯口,八扇屏啊,报菜名啊,或者是用五行诗开蒙。你现在情况特殊一点,你正在倒仓。”

    “这嗓子可不能用过度了,要记住这几年都不许大喊大叫啊,嗓子是咱们艺人吃饭的东西,可不能废了。虽说咱们说相声的嗓子没有人家唱戏唱曲那样珍贵,但有一副好嗓子总归是好的。”

    “我先教你练气吧,练肺气,气是声之本,你只有气足了,这活儿才能使得顺当。先学循环呼吸法吧,这是口技里面的呼吸窍门,是很好的练气方法,你一定要认真学。”

    陈军赶紧说道:“我会的,师父。”

    何向东也正式把循环呼吸法传给了陈军,他幼年有幸得张玉树传授口技之法,尤其是这循环呼吸法大大增加了他的肺气,他这些年可谓是获益良多啊。

    说相声,唱曲唱戏,这都需要很大的肺气,你肺气不足,这些东西使下来就会很累了。何向东现在就算是一个人连说七八番《八扇屏》,他都能很游刃有余。

    相声演员说贯口千万不能让观众觉着累,观众一旦觉着相声演员在台上说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都快累吐血在台上了,只要有这种想法的出现,甭管你这贯口说的怎么样都是失败的。

    陈军情况有些特殊,何向东就先教他练气了,然后在教他一些戏曲里面的架子,正所谓书口戏架,戏架子要先学好,起霸、云手、走边、趟马这些东西都要一点点教。等孩子过了变声期,再教他唱曲唱戏,还有相声里面的一些活儿。

    陈军就这样在园子里面一边打杂一边学艺,跟着何向东吃住,走的也是传统的师徒模式。

    何向东也没收这孩子一分钱,还管吃管住的,偶尔也给两个零花钱,幸好园子里面生意好,否则他现在就要手重了。

    园子里面的演员也都接受了这个小孩子的存在,经常跟他开开玩笑,作为园子里面最小辈分的陈军也很懂事,总是伺候这些长辈,那几位老先生对他很满意。

    今年来,何向东也把陈义坊这些人的酬金往上提了一点,陈义坊五十一场,郭庆和李泉江两人都是四十一场。

    要看一个说相声的收入,不能只盯着他多少钱一场,还要看他表演的场数,这三人一天都能演上三场到四场,一个月下来都有四千来块钱的,还包吃包交通费,李泉江的住宿费用园子里面每个月都补贴五百多块的。

    这样算下来就不少了,相声行业整体都不景气,他们这几人能拿到这样的工资就算很高了。

    郭庆虽然还是在文工团里面上班,但是他就是一个四级演员,演够一个月也没四千块钱,而且还要这扣那罚的,到手的基本上就没了。

    所以他现在都不太去文工团表演了,基本上都是泡在园子里面,他说是为了弘扬相声艺术,打死都不承认是为了追求苏小娅,何向东也懒得戳破他。

    虽然两人同处一个园子,但苏小娅总是对郭庆爱答不理的,这让郭庆很是伤心。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在平稳和充实中过去了,等到陈军已经掌握循环呼吸法的时候,许久未见的薛果却突然上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