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先生和师父
    何向东微微颔首,这个孩子条件还不错,他打算收下来了。说相声的要有天分,那么到底需要哪些天分?

    首先第一点,嘴里不能有毛病,相声是一门语言的艺术,他是用语言来表演的,虽然这里面也涉及了一些肢体动作,但是肢体动作永远只是起到辅助作用,本末倒置可就不是相声了。

    所以要想学相声,嘴里一定要干净,不能有毛病,你有个大舌头啊,口吃结巴啊,这都不行。还有肺气要足,在台上说相声其实是非常费劲的,你要把你说的每一个字都送到所有观众耳朵里面。

    观众少了倒还好,人一旦多了,几百甚至几千,要把每一个字都送到观众耳朵里面,会非常辛苦的。这并不是说你有一个话筒,有一个很棒的音响就能省力气了。

    这是两回事,音响只能扩大你的音量,这叫“响堂”,但这还远远不够,除了有“响堂”还得能“打远儿”,你得让靠近你的观众听得不觉着吵,又得让坐的远的观众觉得字字入耳,这就见功夫了。

    一个优秀的相声艺人必须要具备这样的基本功,这是吃饭的家伙,要做到这一点得师父手把手训练,还得艺人嗓音清亮,肺气充沛。

    还有就是身体没什么毛病,当然这也并不是指的相声这一行,各行各业都是如此,老话说得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不说别人,方文岐年纪大了气力弱了,牙也缺了,这还怎么上台演出?

    当然相声演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身上要有一股说相声的劲儿,老先生经常说,想要知道能不能说相声,瞧一瞧他身上有没有劲儿就知道了。

    这劲儿就是说相声的劲儿,每个人对幽默的理解是不同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掌握相声特有的幽默的,得要有这股子劲儿。

    外行人比较难看出,像何向东这种从小学相声,又在民间摸爬滚打十几年了,对相声的理解早就登台入室了的人物,他听陈军说了几句话,就看出来这孩子身上有这股劲儿,只要肯好好学,以后一定不赖。

    “好了,孩子在我这儿你们就放心吧。”何向东微笑着,陈军身上有条件,而且也知道心疼父母,人性也坏不到哪儿去,是个好孩子。

    陈母也赶紧说道:“好的,何师傅,我们先把孩子带回去吧,明天我们就要回老家了,明天我再把孩子给您送来吧。”

    陈父也赶紧点头,看着陈军眼神中明显流露出不舍的神情,把一个十来岁的孩子送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学艺,无论是哪个父母都会不舍,都会担心的。

    也幸好何向东身上有一股子亲和力,优秀的相声艺人都得有亲和力,前面一番话也把陈父陈母打消了他们不少顾虑,他们也才稍稍安心下来,不然指不定多少担心呢。

    何向东稍稍一寻思,便说道:“这样吧,让这孩子先呆在这里,你们傍晚的时候再来带他走吧,先让他熟悉熟悉园子。”

    陈父首先答道:“那……那好吧。”

    陈母也只能点点头,嘱咐陈军在这里要听话,要乖,然后又拜托何向东好好管教自己儿子,要是不听话就揍他,孩子不管教不成器。

    何向东也含笑答应下来了,陈父陈母这才在不舍中离去了。何向东摸摸陈军的脑袋,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认识认识园子里面的前辈。”

    陈军也很乖地走在何向东身边,走着,他问:“那我以后要喊你师父了吗?”

    何向东笑笑:“先叫我先生吧,等你拜师了再叫师父吧。”

    陈军低头道:“知道了,先生。”

    正巧园子里面其他人也都回来了,何向东把陈军介绍给他们认识,几位老先生都很惊讶,他们才出去遛个弯买个饭,何向东这儿就收个徒弟?

    郭庆也是错愕不已,何向东不过也是二十刚出头,这就开始收徒弟了啊,瞧着孩子也小不了他几岁。

    张文海也在打趣,说是何向东这么早就收徒弟了,这要是一直收下去都能组成一家加强连了,何向东也只是一笑。

    老先生们对这孩子都挺喜欢的,毕竟相声是要传宗接待,现在相声不景气,学相声的人越来越少,相声演员改行的也越来越多,这可不是个好现象。现在看到这孩子主动来学艺,几人老怀大慰啊。

    苏小娅倒是没有太多表示,就问了怎么安置这个孩子。何向东跟她说,这孩子会跟他一起住,园子里面每天工作餐给他一份就好了,其他不用管。苏小娅也点头答应了,现在园子里面的大小闲杂事都是归她管。

    认识了一圈,陈军老老实实鞠了一圈的躬,何向东才对他说:“你先把剧场打扫一遍,地扫了,椅子擦一遍,然后到后台来吃饭,我们先吃,就不等你了,你什么时候打扫好了什么时候来吃饭。”

    “知道了,先生。”陈军答应下来,拿了扫把和抹布就过去了,农村长大的孩子家务事都是打小就做的,没什么不习惯的。

    带孩子走后,张文海咧嘴笑道:“你看这孩子扫地啊?”

    何向东笑笑,答道:“看他的态度。”

    范文泉道:“得,那你去看吧,我们呀,就先吃午饭咯。”

    何向东摸着鼻子一笑,也不着急,缓缓走着,剧场外面有一条的小过道,过道边上有一个小窗户,何向东就在从窗户外面往里面看。

    只见陈军拿着扫把很认真很仔细地在扫地,各个犄角偏僻处都打扫到了,没有一处遗漏的,非常用心。扫完之后,又把抹布拧干了,去擦椅子,也是一样,每个拐角细微处都弄得特别干净仔细。

    何向东看了好一会儿了,才点点头,笑意盎然地去了后台吃午饭。约莫半小时过后,午饭吃完,他又一次来到了剧场外面的小窗户外面看。

    陈军还在打扫,毕竟是能坐三百来人的剧场,这椅子数量可不少,像陈军那么仔细地打扫,可是非常费时间的。

    这孩子还在擦椅子,已经到最后两排了,一直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因为快打扫结束而有所松懈。

    何向东也没有出声,就一直默默看着陈军把剧场都打扫结束了,他走进去,对陈军说道:“打扫好了,就赶紧去后台吃饭吧,饭菜都给你留好了。”

    陈军赶紧把扫把抹布放好,把垃圾装好了,对何向东说道:“知道了,先生,我这就过去。”

    何向东却道:“以后叫我师父吧。”

    “啊?”陈军抬起头,脸上有些错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