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师徒关系
    从这一天开始何向东正式搬入了张阔如家中,张阔如家也在丰台区,离园子也不算太远,上班方便多了,大兴那里的房子也退掉了。

    张阔如在丰台的那处房子算是比较大的,张清丰给他买了个三居室,一百多平方了。虽然也是一个旧小区,外表看起来一般,也比较破旧,但是里面装修得确实相当不错。

    各种现代化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全套红木家具,看起来很是豪华,家里面的装潢用了心的,满满的中式风格,应该很符合张阔如的审美,何向东也觉得很喜欢的。

    他就住在靠东的房间里面,床上面铺了席梦思的床垫,据说很贵,何向东是第一次见这种玩意儿,坐上去很软很有弹性,比棕板床舒服太多了。

    很好的一个房子,张阔如还一直跟何向东说,让他把对象带回来看看,这房子绝对不给他丢人,想要长脸自己这边还有一个别墅备着。

    何向东憋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房间里面有两个卫生间,一个是在外面,一个在张阔如房间内,所以何向东现在也算是有个人独立卫生间的人。

    何向东跟张阔如问过,张清丰已经结婚了,他媳妇也是生意女强人,跟着张清丰天南海北地跑,一年到头也不怎么回来,两人到现在都没个孩子,急的老张先生头发都快掉光了。

    张先生一个人住一间房间,张清丰夫妇回来基本不太会来这边住,就算来了,那顶多算一间房子,可是张清丰却买了个三居室。算了,有钱人的思维实在是难懂。

    张清丰买的那个别墅他也去看了,连门都没敢进,就被院子里面那个大游泳池给吓回来了,里面还有好几个佣人在打扫卫生。

    一见张阔如,那些佣人齐齐跑过来鞠躬叫老爷好,何向东都看傻了,张阔如也皱着眉头,很不习惯,就直接把那些佣人打发走了。

    爷俩连门都没进,在外面看了一眼,就回去了。何向东是真不习惯这样的场景,张阔如更不习惯,又没有亲人陪他住,还有一群佣人伺候着,张阔如说他享不了这种福,根本住不下去。

    一路上,张阔如还在喋喋不休地跟何向东说这破房子有多么多么不好,他自己有多么多么不习惯。还说何向东很像他自己,都是穷命,受不了这种富人的待遇。

    何向东一直都没出言说话,既没有反对也没有赞成,他是纯粹是被吓得,他知道张清丰挣了些钱,但也没有想到居然这么有钱。一大堆佣人伺候的生活,他只在古装剧里面见过啊。

    他是怎么都没想到,当年那个有些憨憨的纯真青年,现在居然变成这么厉害的一个商业巨擘。

    太吓人了。

    然后,何向东也正式住进了老房子里面,开始照顾起了张阔如的起居,张阔如不愿意外人来照顾他的生活,家里保姆都没有请,之前都是自己做家务的,现在有何向东,他轻松多了。

    何向东也把田佳妮带过来和张阔如见过面吃过饭了,张阔如表示很满意,还给田佳妮包了一个大红包。

    现在何向东除了在园子里面说相声,还在跟着张阔如学习评书,当年他只学了半年,真正只是学了一点皮毛。这些年也跟一些评书艺人问过艺,方文岐也教了他一些。

    但是张氏一脉的评书功夫他掌握不深,那些不外传的道口活儿他一个也不会,趁现在有时间张阔如准备系统地开始教他。

    正如张阔如说的那样,何向东现在还没有艺满出师呢,还是在学艺期间,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他学艺也是照着以前的老规矩学的,是弟子到师父家里学艺。

    给师父家里帮忙打扫卫生,帮师娘做饭看孩子,给师父端茶送水,师父教你本事。

    学艺有学徒和儿徒之分,学徒是跟着师父学艺几年,学艺期间师父管吃管住,偶尔还给点零花钱,学完之后,给师父效力几年,就可以艺满出师闯荡江湖了。以后三节两寿的时候,来看看师父就好了。

    还有一种叫儿徒,就是当儿子养的,跟亲儿子没有两样,师父管吃管住,工作就业,结婚生子,师父都管你,等师父老了,做徒弟的也有赡养的义务。

    虽是师徒,但其实跟父子已经没有两样了。何向东跟张阔如还有方文岐就是这种关系,可以这么说张阔如对何向东绝对不会比对自己儿子差,他真是把何向东当成亲儿子一样看待的。

    也有很多人看不惯这种传统的师承关系,认为是封建糟粕,其实凡事都应该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

    在旧社会是有很多做师父的把收徒当做自己的挣钱工具,在徒弟学艺期间极尽苛刻,几乎都不把徒弟当人对待了,给吃的喝也只给不至于让徒弟饿死的那一口,而且还给徒弟派了繁重的体力劳动。

    再加上传艺时候的虐待,因为学艺期间很短,只有两三年时间,很多师父为了让徒弟尽快学出本事来,好给自己挣钱,都采取了很多非人的手段。

    所以在徒弟拜师写门生贴的时候,帖子上面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徒弟投河溺井、上吊服毒,皆是其咎由自取,与师无关”,所以旧社会很多艺人学艺就像是闯鬼门关一样。

    但是艺人的师父也并不全是这种毫无人性的,还有很大一批像张阔如、方文岐这样的艺人,他们收徒是真正为了给祖师爷传道,为自己这一支传承衣钵,把徒弟是当自己亲儿子一样看待的。

    张寿臣先生有个徒弟叫于世德,是从小跟着他长大的,张寿臣先生每次见到于世德都在喊我的儿啊,我的儿。

    我的儿子啊。

    传手艺教本事的时候师父会很严格,但是在生活上他们对徒弟可以说是有无微不至的照顾,还要教徒弟如何做人,如何为人处世,如何待人接物,这跟儿子已经没有两样了。

    所以这种学艺模式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毛病是出在人身上的,你不可能要求每一个师父都能做到像张阔如和方文岐这样,你也不可能要求每一个徒弟都能做到何向东这个份上。

    不说师徒关系,就算是真正的父子,难道就全都是父慈子孝吗?可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