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师父师父
    园子里面的几位老先生见葛增放几人落荒而逃,心中也是大为畅快,纷纷露出了笑意。又看了看跪在地上何向东和站在一旁的张阔如,几人都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张文海摸摸鼻子,说道:“那什么,张先生,您师徒二人聊吧,我们先去剧场里面布置一下。”

    “恩。”张阔如点点头。

    张文海几人也就很识趣地走出去了,临出门之前,陈义坊还深深地看了张阔如一眼,真是没想到胡同口这么一个普通的老头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或者说自己应该早就想到的,他真的不像是一个普通老头啊。陈义坊微微叹了一口气,把门带上,抬腿迈步走了出去。

    张阔如看着跪在地上的何向东,目光深深,一丝晶莹在眼角集聚,他长长叹了一口气,仿佛瞬间苍老了不少,颤声道:“十二年了,足足十二年了。”

    “师父。”何向东悲呼一声,头磕在地上久久不愿起身,眼泪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唉……”张阔如长叹一声,微微眯起了眼,眼中悲切,眼角的皱纹折在一起,他把蒲扇扔掉,迈着步子走到了何向东面前,蹲下身子,用手扶住了何向东的肩膀,将他扶了起来。

    何向东站好身子,眼泪婆娑地看着自己师父,面貌还跟十二年前一样,只是苍老了许多,头上白发近半,脸上也满是皱纹,皮肤松松垮垮的,失去了往日的风采。

    师父真的老了,真的老了。

    “师父。”何向东又唤了一声,紧绷着的眼泪却又突然下来了。他实在见不了师父这副苍老的样子,尤其是他印象中还存着的是十二年前师父意气风发的模样。

    反差太大了,何向东很难接受。

    “孩子,你长大了了。”张阔如眼中也嗪着泪水,满是皱纹浮肿的手抬起轻轻抚摸何向东的脑袋,却太高了,够得有些吃力。

    何向东赶紧止住泪水,矮下身子,好让师父能摸到自己的头。张阔如像在十几年前那样抚摸何向东这个孩子的脑袋,边抚摸着,边无奈地笑着:“孩子,你长高了,师父都够不着你了。”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又让何向东泪奔,他擦着眼泪,皱着鼻子,强行止住眼泪,哽咽道:“师父……您怎么变这样了。”

    张阔如放下手,往身后一背,淡然一笑:“老了嘛,老了可不就变成这样了。”

    何向东上前扶着张阔如在椅子上坐好,自己恭恭敬敬站在一旁伺候着。

    张阔如抬抬手,道:“别站着了,你也坐吧,就坐到我身边来吧。”

    “哦。”何向东答应了一声,搬过小凳子,就坐在张阔如身前。

    张阔如看着何向东问道:“方文岐呢?”

    何向东也没有多谈,只是说道:“去上海了。”

    张阔如鼻头发出一声轻哼,不悦道:“他还没死啊?”

    何向东绷绷嘴,也不知该怎么回话,他知道在其实评书师父对自己的相声师父是有很大怨气的,一把年纪了才收了最后一个关门弟子,用来传承衣钵的,结果没教半年,就让别人给带走了,十几年来连面都见不到,这让张阔如心里怎么能舒服啊。

    “唉……”又是一声长叹,张阔如目光慈祥地看着身前的何向东,叹道:“跟你师父跑江湖那些年,一定很辛苦吧。”

    何向东摇摇头,强撑出笑容,装作很淡然地说道:“其实挺好的,我们都是手艺人,凭能耐吃饭,跑江湖也没有那么辛苦,大伙儿也很喜欢我们的相声,虽然挣得不是很多吧,但还是够生活的。”

    “哼。”张阔如发出不满的哼声,看着何向东,皱眉道:“还想骗我,我年轻的时候也跑过江湖,还当过一段时间的长春会的会长,跑江湖有多难,我会不知道?虽然说现在改革开放大家生活都好过了,但是跑江湖的日子能好过到哪里去?”

    何向东干干地笑着,跑江湖的难处又岂是一两句能说清的,向文社去年过的惨淡吧,但是跟跑江湖比起来可好太多了。

    “真是苦了你这孩子了,那年你才九岁啊,方文岐这老混蛋是真狠心啊。”张阔如摇摇头,悲声长叹,又看着何向东那张故作轻松的脸庞,心疼不已,柔声说道:“孩子,现在有师父了,不怕啊,有师父在以后不会再让你过那种苦日子了。”

    何向东揉揉有些发酸的鼻子,道:“师父,其实我过的挺好的,真的,我现在过的挺自在的。”

    张阔如不满看他一眼,责怪道:“自在什么啊,你还没艺满出师呢,还在学艺期间呢,你现在住哪儿,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也好把那些年没学会的书目都学去,我们这一支口耳相传的道口活儿,你还没学呢,我多怕失传啊。”

    何向东眼眶很热,本来以为这些年的磨练已经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很坚强了,可是张阔如的这一番还是让他的内心瞬间融化了,他们真正相处的时间才半年啊,也只有一个师徒名分。

    这么些年自己也没有在师父跟前伺候过,但师父还能为自己做这么多,这怎么能不让自己感动啊。

    何向东压下起伏的内心,勉强用平稳的声音说道:“师父,我现在住在大兴,我搬过来会不会不方便啊,清丰哥呢,他怎么没来啊?”

    张阔如摇头叹道:“别提那小子了,一年到头也不着家,到各地开饭店开酒店,说是什么什么连锁,唉,反正我也不懂,就知道在外面赚钱。他还给我买了一个别墅,我一个人住的心慌,根本呆不住。”

    “今年年初,我就搬走了,搬到那个,哦,对,就是你们那个那个,那个叫陈义坊的人的隔壁,老胡同了,有人气儿,我也爱在那儿呆着。你也搬过去吧,我们也好做个伴。哦,对了,你成家没?”

    何向东挠挠头道:“没呢,我还没成家呢,不过有一个对象正在处。”

    张阔如欣喜道:“有时候带过来也让我瞧瞧啊,年纪大了就爱看你们小辈成家立业的。这样吧,你也赶紧搬过来,大兴那地方不行,你肯定也是租在农村吧,一个小破屋子里面,人家姑娘不得嫌弃你啊,搬过来跟师父住吧,师父房子大。”

    何向东挠着头,憨憨地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