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麻烦事
    一直天色完全暗下来了,何向东都还是坐在园子里面发愣。郭庆叫了他好几次了,他才搓了搓脸庞,起身到后台吃晚饭。何向东也把这件事和几人都说了,所有人神色都有些沉重。

    范文泉已经吃完饭了,点了根烟抽着说道:“你打算怎么办?”

    何向东皱着眉,不说话。

    张文海道:“怎么遇到这么狗皮倒灶的事情,要脸不要,居然跑上门来拿人家东西,真是什么人都有。”

    陈义坊放下筷子,也不吃了,拿出一块手帕,擦了擦嘴,苦笑着摇头说道:“那也没办法啊,如果从道义上来说,人家要拿回祖宗遗物,还愿意给钱,这也不理亏啊。”

    张文海没好气道:“什么祖宗遗物,这东西是东子他师父传给他的,什么就变成人家祖宗遗物了。”

    陈义坊道:“可关键现在没办法证明东子也是评书一门的啊,他师父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家谱上面也没他的名字。这怎么办啊?难道去找当年的引保代老师吗?”

    何向东轻叹一口气,引保代三位老师,自己师父在上海,又不让自己去找他,杨三和白凤山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了,连人都找不到,又去的那里找引保代啊。

    郭庆也在后台,他皱着眉头,沉着脸想了一下,说道:“东子,实在不行,咱就别理人家就好了,这是你的东西,你有权拥有。他们要是再敢来烦你,你就报警好了,现在是*律的时代,他们难道还敢乱来啊。”

    何向东轻叹一声,对郭庆道:“我九岁的时候在天津一家园子里面说相声卖艺,那时候园子生意很好,是天津所有园子里面生意最好的一家。旁边有一家叫风华的园子眼红我们的生意,在我杨三叔说评书的时候,找了两个门内人上门盘道。”

    “杨三叔没有拜过说书师父,按照旧社会的老规矩,他们是可以把我杨三叔的说书家伙携走的,当时园子里的经理就说这是*律的社会,他们敢拿东西就是抢劫。”

    “他们老板也说只要我们给句话,他们立马就走。我师父当时让他们携家伙走了,不过被我阻止了。我后来也问过我师父为什么不报警。”

    “我师父说。”何向东环顾众人一眼,说道:“我师父如果看准了自己要吃亏,那至少要把脸面保住下来。里子破了没事,面子不能损伤一点,这是一个艺人的尊严。”

    何向东看着众人,掷地有声道:“我何向东是评书一门正儿八经的第十代传人,在地上磕过头摆过支,有引保代老师见证的。醒木和折扇也是我师父传给我的,我作为继承我师父衣钵的传人,除了我何向东,还有谁有这个资格拿这两样东西?”

    众人含笑点头,都被何向东的霸气给震住了,张文海赞扬道:“说得好,除了你谁也不配拿这两样东西。下次那几个龟孙再来,把我叫上,我弄不死他们。”

    范文泉也道:“是啊,他们有种再来啊,还敢翻了天不成。就让老张去揍他们,反正老张也是进去过的人,有经验。”

    “滚蛋。”张文海怒骂。

    众人也是大笑,但是笑声却稍稍有些沉重,毕竟还是个麻烦事啊,虽然算不得大事,但这种纠缠不休小苍蝇处理起来很烦。

    晚上的演出还在继续,效果很好,欢笑阵阵,都是很有艺德的艺人,不会把台下的情绪带到台上去,演出结束,都快九点了,就各自回家了。

    陈义坊最近挺累的,园子里面生意很好,他演出的场子也多起来,一天都有三四场,不过钱也没少挣,四十一场,一天下来,也有一百二到一百六了,算是很不错的高工资了。”

    出了地铁,转了公交,在家里胡同口下了车,看了眼手表,九点十五,唉,不晚了,陈义坊拖着疲惫的身躯往里面走,他挺烦心的,等明天那两个说书人打上门来,肯定又是一场闹剧。

    胡同口第一家的老头也在,这老头每晚都在胡同里面乘凉到很晚,别的老头都回去了,他也不肯回家。身边放一个收音机,里面经常是在放戏曲,相声,评书这些节目,自己靠在一张摇椅上,慢慢摇着,慢慢听着。

    陈义坊每晚回家都能碰见这老头,也都会聊上两句,他本就不是特别善谈的人,这么长时间也仅仅只是知道老头一个人在北京生活,仅此而已。

    “回来了啊。”老头睁开眼看见陈义坊了,主动出声打招呼。

    陈义坊笑道:“是啊,刚下车。”

    老头又道:“今晚好像晚了一点啊。”

    陈义坊皱眉头说道:“园子出了些事情,唉,太烦了。”

    老头在摇椅上慢慢摇着,手上扇着蒲扇:“呵呵,不管大事小事,只要是事,总归是有解决的办法的,不必烦心,不必烦心,呵呵呵……”

    陈义坊重重叹出一口气,道:“也不是烦心,就是感觉很不舒服罢了。你说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我们班主有一块醒木是他师门传下来的,现在有人说家谱里面没有我们班主的名字,然后人家非说要迎回祖师遗物,说的冠冕堂皇的,还不是看上这东西了啊。多烦人啊,他们肯定不会罢休的,虽然也翻不起大浪,但老来烦人这谁也吃不消啊。”

    老头在摇椅上摇动的身影却没有半点停歇,依旧慢慢有节奏地晃着,他轻摇蒲扇,问道:“这什么醒木啊,这么宝贝。”

    陈义坊道:“嗨,就一老物件,有点纪念价值,也不是什么宝贝。说是双厚坪先生传下来的,说书人都把这玩意儿当宝贝了,不然怎么会打起来啊,据说我们班主手里还有一把折扇,幸好别人不知道,不然又是一堆狗皮倒灶的麻烦事。唉……嗨……我跟您说这个干嘛,得,老爷子您赶紧回去歇着吧。”

    老头的摇动的蒲扇停了,晃动的摇椅也停下来了,只剩下收音机里面京剧唱腔咿呀作响,放的是京剧《定军山》,正唱到诸葛亮激将黄忠那一幕。

    “你们班主叫什么名字。”老头声音有些颤抖。

    陈义坊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道:“何向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