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八十章 艺术是不会错的
    自从何向东离开天津,和师父闯荡江湖的那一年开始,实际上相声就已经步入没落了,其后在90年代彻底陷入低谷。大环境如此,小个体又岂能讨好。

    何向东这些年混的很不如意,在江湖闯荡的那十几年其实也只是勉强混个饱饭而已,甚至有的时候连饭都没得吃。到了北京发展也同样如此,去年不也是连温饱都难以解决吗。

    他曾经迷茫过,唾骂过,愤世嫉俗过,明明自己身怀绝技,足可以艺压群雄,单论艺术他不比任何人差,可却连一口勉励为生的饭都挣不出来。

    他很迷茫也很困惑,也曾大骂四方,骂那些把相声市场搅得一塌糊涂的相声演员,但随着向文社情况的逐渐转好,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开始更冷静思考起了相声为什么会没落。

    为什么会没人听。

    为什么会越来越死板。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因为是什么?

    最本质的原因又是什么?

    何向东低头沉默了许久,半晌之后,才抬头看着许干事,微微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您问我为什么不去教导教育别人,我的回答是我没这个本事。”

    许干事眉头一挑,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道:“你这个答案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啊。”

    何向东看着他道:“您既然让我不用把您当局长看,那我就称呼您一声许先生,您看如何?”

    许干事答道:“当然可以。”

    何向东道:“好,许先生,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寓教于乐,现在你们都说相声应该要有教育意义,要有讽刺意义。我的看法是相声可以有,而不是应该有。”

    许干事看着何向东的眼睛微微动了动,道:“继续说下去。”

    何向东也彻底放开了,这些日子他想了很多,也真正接触了不少体制内的人,他目前认识的这些相声演员都是在体制内的,对一些事情也了解更多了,也有了一些新的看法。

    他道:“首先一点,相声是一门语言的艺术,语言里面有什么,它就能有什么,它包涵很广,你要问它能不能有教育意义讽刺意义,肯定可以。不只是新相声,传统相声里面也并不缺乏有教育意义的段子。”

    “最明显的就是太平歌词里面的《劝人方》,这不就是劝人向善的吗?常宝堃先生的《牙粉袋儿》不就是在讽刺国民党政府的通货膨胀吗,这不就是讽刺意义吗。相声可以做到这一点。”

    “但是太难了。”何向东摇头一叹,看着许干事的眼睛,又说了一遍:“真的太难了。”

    许干事问道:“难在哪里?”

    何向东道:“寓教于乐啊,寓教于乐啊,教育意义是要放在乐里面的,相声最根本的就是乐,可以没有教育意义,但不能没有乐。没有乐,他就不是相声了,相声说白了就是一门使人乐的艺术。”

    “相声艺术很简单,也很纯粹,你要给它命了题了,提出要求了,它就会变得很难。你又要有教育意义,又要能逗笑,还要让观众不反感你的教育,并且乐于接受,这真的很难。”

    “道理谁不懂啊,需要你来教我?没有人愿意听你的大道理的,真的太难了。而且现在晚会相声占主流,我以前老是说他们说的东西不是什么玩意儿,现在我们这儿也有很多晚会相声出来的演员,跟他们聊了之后,我才知道,唉……”

    “他们其实也很无奈,在晚会上面的要求太多了,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讲,这个哏那个哏不能用。有一大堆数不清的要求压在你脑袋顶上,还要你有教育意义,还要把观众逗乐了,这跟带着镣铐在刀尖上跳舞有什么区别啊?”

    许干事已经没有在看何向东了,他把目光看向了舞台,那里的桌子还没有撤下去,上面还盖着紫红色的绒布,折扇、醒木、手绢照着老规矩依次摆放,神色很凝重。

    何向东苦笑了几声,继续说道:“唉,其实现在想想挺佩服那些老先生的,在这么多枷锁的限制之下,还能创作出那么多脍炙人口的新相声,无论是哪一方面都做得让我这个晚辈自叹弗如啊。”

    “只可惜啊,老先生们退休的退休,去世的去世。现在活跃在舞台上的新演员又根本没有老先生那份本事,甚至还有很大一批从其他行业转过来的根本就没学过相声的人,试问这些人在这么多的限制之下,又怎么可能创作地出真正好的新相声啊?”

    听完这些,许干事久久没有回话,皱着眉头,眼睛却一直盯着舞台上的桌子在看,思绪万千,他的心里也很复杂。

    何向东也没有再说话了,长长舒出一口气,自嘲的笑了笑,就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着了。

    良久之后,许干事在裤兜里面摸索了一下,拿出一包烟来,从里面抽出一根点了起来,抽了两口说道:“我会抽烟,但很少抽,因为我答应我老婆戒烟了,但我身上总是会放着一包,过过眼瘾也好,散给别人抽也行,但我自己不抽,今天算是破例了。你抽吗?”

    许干事把烟盒递了过来,何向东推辞道:“我从不抽烟,对嗓子不好。”

    许干事点点头,也就把烟盒收起来了,说道:“不抽烟好啊,对身体好。”

    何向东也没有答话。

    许干事一根烟快抽完了,他才又问道:“你为什么一直都说传统相声?”

    何向东道:“因为传统相声简单啊,完整的框架,完整的脉络,还有完整的逗乐别人的法子,我稍微改改就能用了,这里说相声限制也比较少,我能发挥地更好。我何向东本来就不是有什么大本事的艺人,也只能挑简单的做了。”

    许干事摇摇头道:“你谦虚了。”

    顿了顿,他又问道:“那你对新相声怎么看?很讨厌吗?”

    何向东摇头道:“不会,新相声也是相声,相声其实根本不分传统新旧,现在的传统相声在当初不也是新相声么。相声是不会有错的,错的只是艺人罢了,艺术是不会错的。”

    “艺术是不会错的。”许干事又重复了一遍,心里头有些震撼,连烟都忘记抽了。稍顷之后才长长叹出一口气,感慨道:“好啊,说的好啊。”

    何向东把目光看向许干事的眼睛,很认真的一字一句问道:“您问了我很多问题,那么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许干事道:“问吧。”

    何向东看着他,沉声问道:“您对我们这种民间相声园子是什么样的看法?”

    许干事抽完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随手一弹,然后把白烟缓缓吐出,脸上露出笑意,扭头看着何向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