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许干事
    何向东快步走到那人的身边,说道:“这位老板,我们这儿已经散场了。”

    那人把目光从吴萧的脸上挪到何向东的脸上,微笑着说道:“我知道啊。”

    “呃……”何向东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知道散场还不走啊,他顿了顿,见那人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依旧没有动身的意思。

    吴萧看这里没自己的事,抽着烟也就离开了。

    何向东无奈,只能说道:“我们这儿已经散场了,要开始打扫卫生了,这晚上还有一场,要不您先去吃了晚饭,晚上再过来看演出可以吗?”

    那人温和地笑了笑,笑起来很有儒雅的感觉,让人感觉很舒服:“不用,晚上那一场我就不过来了。”

    何向东眉头微微皱起,这人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散了场也不走,也不等着看演出,他不由问道:“您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我是这个园子的负责人。”

    “负责人。”那人稍稍琢磨了一下,又问道:“你今年二十二?”

    何向东点点头。

    那人笑道:“真是年轻有为啊。”

    何向东也只是微笑着,其实心中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人尽说一些没营养的话,散场了也不走,他还要去吃晚饭,还要准备晚上的演出呢。

    那人看着何向东这副样子,笑了,说道:“怎么?不耐烦了?”

    何向东嘴巴抿了抿,说道:“如果您有什么事就跟我说,没有的话,您也赶紧回去吧,天也快要黑了,我们这些演员晚上还有一场,都要去吃晚饭了。您改天再来听相声,我们好好给您说一场,成不?”

    “服务态度是不错啊。&lt;&gt;”那人在笑,看了何向东一会儿,正色道:“鄙人许干事。”

    何向东疑惑道:“干事?”

    许干事道:“这不是我的职务,只是我的名字,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做事情的人。”

    “哦。”何向东随意应承了一声,皱眉思索了起来,许干事这个名字他还真的有印象,就是忘记在哪里听过了。

    许干事看着何向东皱眉思考的样子,又是一笑,帮他说出了心中的疑惑:“鄙人是区里文化局的局长。”

    “啊?”何向东长大了嘴,在这一瞬他猛然想了起来,他去文化局见到挂在哪里的职员表第一个可不就是这人么,照片都有。

    我的天,这位爷怎么亲自找上门来了,何向东头上冷汗都要下来了,在极为短暂的几秒钟时间,粗粗捋了一遍下午的表演,发现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才放心不少。然后又开始暗自责怪吴萧,怎么把这条大鱼给放进来都不知道,太失职了。其实他也不想想,连他自己都不认识,更不要说是吴萧了。

    许干事看着脸色变幻厉害的何向东,笑着道:“我们不是猫,你们也不是老鼠,不用那么害怕我。或者说的更直白一点,我们只是文化事业辅助者罢了,你们才是文化事业的实践者和创造者,我们只是来辅助你们的罢了。”

    “哦,呵呵。”何向东头往后一转,喊道:“吴萧,来客人了,接客了。”

    许干事笑着摆摆手道:“你不用把那位奇人找来了,我不是徐四海,他那一套对我没用,我今天是专程来找你的。”

    “我?”何向东很是疑惑,自己一个小小的相声艺人,怎么进了这位大局长的眼中,还亲自上门来听了一下午的相声,还特意留下来跟自己聊天,自己哪有这么大面子啊。

    许干事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说道:“来,坐下来聊。&lt;&gt;”

    “哦。”何向东便坐在了许干事的身边,可是却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如坐针毡。

    许干事也没有在意何向东的反应,只是说道:“你相声说的挺好的。”

    “您客气了。”何向东说话非常客气谨慎。

    许干事继续跟何向东拉家常,试图缓解他的抗拒心理:“师父是哪一位啊?”

    “方文岐。”顿了顿,何向东又补充了一句:“也是民间的相声艺人。”

    许干事微微颔首:“你们一直是在说传统相声?”

    何向东答道:“也有自己写的相声,但基本上都是传统相声,今天下午这一场,所有节目都是传统相声。”

    “现在说传统相声的可不多了啊。”许干事默默感叹了一声,说道:“其实我们局里很多人都很喜欢来你们这儿听相声,有几位可是你们这里的常客。”

    “啊?”何向东这回是真的吃惊了,他对文化部门一直是比较谨慎和抗拒的,因为他被批评过很多次,不是说自己的相声不好吗,怎么还常来这里听啊?

    许干事笑着问道:“很吃惊?很想不通?是不是觉得局里面点名批评过你们,就是很不喜欢你们的相声,整天憋着坏找你们的茬?”

    何向东尴尬笑着,也没有说话,这每一句话都戳在他的心里。

    许干事呵呵笑了两声,继续说道:“批评你是因为你的相声里面的确有些东西太过低俗了,开的玩笑过火了,所以我这些文化的辅助者要矫正你们一下。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喜欢你的相声,当然排除那些过于低俗的东西,就像你今天说的,我就很喜欢。工作和兴趣,这并不冲突。”

    这话对何向东冲击挺大的,他其实也没有和当地文化部门打过多少交道,对他们也不了解。&lt;&gt;不过听这位局长这么说,他心里反而觉得挺舒服的,并没有那么难受和抗拒。

    顿了顿,许干事又道:“艺术是有雅与俗之分的,有阳春白雪,有下里巴人,那么对于相声的雅和俗,我想问一问你这位专业人士是怎么看待的?”

    何向东没有马上回答,他在想这道题目到底是开放式答题,还是有标准答案的。

    许干事也看出了何向东心中的顾虑,他道:“你不用把我当成是一个局长,我今天也不是代表局里面来跟你谈话的,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一个相声爱好者来向你这位专业的相声艺人来请教,那么你能指点一二吗?”

    “哎哟,您太客气了。”何向东赶忙谦虚回礼,想了想他才说道:“那我照实说了?”

    许干事笑着颔首。

    何向东这才道:“雅和俗,什么是雅,牙佳为雅,从你嘴里说出很好的话,诗词歌赋啊,文章典籍啊,这是雅。什么是俗,人谷为俗,你吃五谷杂粮,就是俗。”

    “雅永远都是少数,不是所有人都能说的出诗词歌赋这些东西的。但俗却是全部,没有人不吃五谷杂粮的,除非你要升仙。你只要还要吃喝拉撒,你就是一个俗人。”

    “你要问我相声是俗是雅,我可以这么说,相声里面有雅有俗,我们专有一类相声叫做文哏类相声,这里面说的就是诗词歌赋,文章典籍,但就是这种相声它也脱离不了俗,俗才是相声根本,也是为老百姓所接受的最根本的原因。”

    “什么是相声,相声就是老百姓的日常,吃喝拉撒,拉屎放屁,胡吹海侃,好事爱打听,小人物无边无际的幻想。相声就是把这些东西,给总结出来了,这就是相声,这也是相声俗的根本。”

    听了这话,许干事抬起头望着前方看了一会儿,自己也稍微思考了一下何向东的话,然后才转头看着何向东的眼睛:“可是你的相声也把老百姓的一些不好的想法习惯语言给表现出来了,但是为什么你不用你的相声去教育教导他们改正原先不好的习惯呢。”

    何向东也扭头看他,这是他第一次正经地看这位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