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老老年
    陈义坊说相声也几十年了,表演经验非常丰富,而且刚退休,六十出头,精神状态,思维灵活程度都非常好,虽然平时用的一头沉比较多,但是对子母哏也很了解,完全能应付过来。

    稍稍一顿,他看着何向东笑眯眯道:“您这年纪不大,胡说的本事可不小啊。”

    何向东眉头微微一挑,有点意思啊,这段儿是用年龄入活儿的,这一下子就支到前面来了啊,这临时砸挂啊,是要考验自己的本事吗?

    相声界有行规,在台上不能拿人,不准刨活,上了台来两个人就是一个人,是绝对不能让对方下不来台的,弄得对方不知所措,你们这段相声就要完了。

    这是相声艺人的艺德,必须要遵守的。

    陈义坊这一下算是稍稍刨了一下活儿了,把入活的顺序稍稍改了一下,但是无伤大雅,毕竟还是以年龄入活儿的,而且还把年龄两个字摆在明面上来,何向东这要是接不住,那真就怪不得人家了。

    只见何向东微微一笑,反问道:“我年龄不大?您是怎么瞧出来的。”

    陈义坊道:“瞧你这小年轻的面相就知道了啊。”

    何向东道:“这可瞧不出来啊,我天生就长的嫩。”

    陈义坊道:“嗬,那你有多少岁啊?”

    何向东笑道:“那您给猜猜呗。”

    想了想,陈义坊道:“您有一万岁没有?”

    何向东瞪大了眼,道:“那没有,我今年刚九千八。”

    观众乐,陈义坊也乐了一下。

    何向东继续道:“您这说的都不像话,哪有人能活一万岁的啊?”

    陈义坊又问道:“那您今年多大?”

    何向东答道:“我今年22啊。”

    他这话一出,陈义坊倒是没怎么着,底下观众发出一片惊声,来的基本上都是老观众,看何向东很多次表演了,只是看这个小伙子脸嫩,但是人家身上这气质太老成了,太稳重了,二十来岁的脸,六十多岁的稳重。

    以至于所有人都下意识忽略了何向东的真实年纪,这一下子爆出来,还真是让他们惊讶不已。

    台下在观众席中间不起眼的一个位置坐着一个很文雅的中年男人,穿着简单的条纹格子衬衫,戴一副放框眼镜,头发打理的很整齐,身上也很干净,瘦而不干的脸上嗪着一丝笑意。

    他看了台上的何向东一眼,嘴角的笑意逐渐放大,喃喃自语了一声:“才二十二岁啊。”

    台上的陈义坊也颇有些诧异观众的反应,当场砸了一个挂:“嗬,你看观众都不信你啊。”

    何向东道:“那我也没辙啊。”

    陈义坊笑了笑,道:“你今年二十二岁,那您赶上秦始皇年间没有?”

    何向东摇头道:“我没有。”

    陈义坊还很嫌弃道:“你怎么连秦始皇年间都没赶上啊。”

    何向东反问道:“哦,那您赶上了啊?”

    陈义坊一摊手道:“我也没有啊。”

    何向东顿时便怒骂道:“那你说它干嘛?”

    陈义坊道:“我虽然没有赶上那个时候,但我对那个年间发生的事情很了解。”

    “豁,您这学识够渊博的啊,那您说来听听啊?”

    陈义坊道:“这秦始皇啊,他坐的不是一帝。”

    “啊?”何向东吃惊道。

    陈义坊道:“你看看你这个少见多怪的样子,这秦始皇啊,他不止是一帝,还有秦始粉,秦始绿,秦始黑……”

    何向东都傻眼了:“我都没听说过啊。”

    陈义坊斜眼看他:“要么怎么说你们这些小伙子学识浅薄呢,什么都不懂。”

    何向东道:“要不您给我介绍介绍,好让我涨涨见识?”

    陈义坊道:“这秦始皇坐了好几帝,就在那个秦始黑的年间啊,秦始黑的元年……”

    何向东道:“这得多黑啊。”

    陈义坊摇摇头恨铁不成钢叹道:“你又什么都不懂了,这秦始黑啊,是个年号。”

    “哦?”何向东扬的是第二声,相声里面接话是有讲究的,不是随便接的,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用什么样的语调来接,用第几声,这都是有技巧,要讲究合辙押韵,不是随便乱来的。

    陈义坊继续道:“在这个秦始黑年间啊,在秦始黑元年的时候发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那个时候被称为是老老年间。”

    这段相声叫老老年,也是一个传统的老段子了,在清朝末年的时候就有相声前辈在说了,后来戴少甫和于俊波、张寿臣和侯一尘、陈子贞和广阔泉、高德明与王长友,这些名家也都有说过这一段儿。

    相声本子也几经更改,增增添添,其实那些相声前辈名家也都是和何向东一样的,对传统相声进行更改,让它更适合当下的背景,被更多观众喜欢,这是相声艺人必备的素质。

    虽然改了很多次,但框架是没有变的。逗哏演员扮演一个嘴上跑火车,胡说八道的人,最初的老本子是说乾隆年间天上下香油、下白面,一个制钱买九十七只猪,豆腐便宜得没人吃这些小段儿。后来改了之后,说是秦始黑年间的事情了,而且还加了白天热的能把人头发烤没了,晚上又能把人冻成冰棍这些新段子。

    陈义坊和何向东虽然是第一次搭档,但是两人的相声功底都很强,逗的能逗好,捧的也能捧得住,再加上这个老段子本来就妙趣横生,观众的反响很不错。

    说完两人就下台了,下午场陈义坊就说这一场。接下来的一个就是范文泉说的一个单口,说完之后,张文海和何向东最后说一个对口的,就结束了。

    结束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演出了三个多小时,十块钱能听这么久,何向东他们算是真厚道了。

    观众散场,演员们也准备吃晚饭了,晚上还有一场,要赶紧补充体力。吴萧也开始打扫剧场了,但是却发现观众席上还有一个人没走。

    吴萧叼着根烟头,抽着烟看着那人,也不催他,就是默默抽烟看人,而那人也只是温和微笑地看着吴萧,也不说话,两人陷入沉默。

    也幸好何向东及时发现了这一情况,他害怕两人闹出什么不愉快来,赶紧就过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