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壮大
    “嘿嘿嘿……”

    “呵呵……”

    “嘿嘿……哼恩,嘿嘿,哈,嘿……”

    “哼哼,恩,啊,哈哈……嘿嘿,哈,恩哼哼……”

    ……

    “他这怎么了?”范文泉疑惑问道。

    张文海鼻头发出一声轻哼,瞥了何向东一眼,说道:“还怎么?发春呗。”

    范文泉诧异看去。只见何向东用双手捂着脸,嘴里发出奇怪的哼哼声,整个身体都蠕动起来了,见过肥肥的大青虫吗,就是那样蠕动,十分可怖。

    范文泉看的是一阵恶寒,打了个冷颤,他实在是受不了何向东这副鬼样子了。

    张文海也是摇头无奈一笑,年轻人啊。

    默默感慨和回忆了年轻的味道,张文海走到何向东身边,推了他一把说道:“喂,别发花痴了。”

    何向东抬起头看他,满脸春色,摇头晃脑,扭动身躯,撒娇道:“干嘛啊,说啦。”

    张文海和范文泉齐齐抖了个机灵,身上的鸡皮疙瘩全立起来了。范文泉惊道:“他这是要成精啊。”

    张文海骂道:“他已经是妖精了。”

    范文泉接了下句:“是要变了态了。”

    何向东又捂着脸开始娇羞自嗨了。

    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人恶寒不已。

    一直到下午,变了态的何向东才稍微收敛了一点,因为要上台表演了,作为一个相声艺人,他还是很有艺德的,生活中的情绪,无论好坏都不会带到舞台上去影响自己的表演。

    下午场演完已经到晚饭点了,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位顾不得吃晚饭,趁何向东现在脑子还正常点,立马把他拉住谈事情了。

    “东子,你现在脑子还正常吧?”范文泉又很认真仔细地确认了一遍。

    何向东还有点不明所以地看着范文泉,疑惑道:“师叔,您这是什么意思?”

    范文泉看向张文海,张文海也皱着眉头,认真看着何向东,伸出五根手指在他面前一放,问道:“这是几?”

    何向东翻了个白眼,无语道:“神经病啊。”

    范文泉大喜过望:“哎呀,会骂人了,脑子正常了,老张,赶紧说正事。”

    张文海也不敢含糊啊,立刻把袖子挽了上去,语速堪比贯口:“东子,你听着,我们仔细思索了一下,现在园子里面的生意好了许多,也有了一笔不错的收入了,现在靠我们几个人已经应付不了这么多观众了,我觉得有点吃力了。”

    “还有就是我们园子迟早是要发展壮大的,不可能永远只有我们几个人,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看看是不是再招收一些艺人进来一起卖艺表演,或者是邀请他们来串场演出,也让观众看看不同名家的表演,这对我们向文社的名气也是一个促进,你觉得呢?”

    一大段话说下来,张文海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就像是刚刚打了一场硬仗似的,别提多累了。

    何向东有些不解地看着张文海,倒不是因为他提出的建议,壮大的构思他之前就有考虑过,只是他不解的是张文海怎么说话像是在打机关枪啊。

    他道:“我觉得您说的挺有道理的,只是您这说话语速怎么这么快啊,您这是上杆子要去哪儿啊?”

    张文海没好气地冷哼一声道:“你还好意思说,一上午没个人样子。”

    “有吗?”何向东疑惑问道。

    范文泉也是摇摇头无奈一笑,道:“好啦,别再争论这些问题了,我们向文社要怎么招人,你们二位有头绪没。”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是看向何向东的,他自己已经和张文海商量过了,现在主要是问一问何向东的想法和意见。

    何向东也明白这一点,就问道:“您二位是怎么考虑的,我认识的人也不多,主要还是得要瞧你们。”

    张文海点点头道:“我们之前稍微商量了一下,目前的话主要还是找一些有实力赋闲在家的老艺人来帮忙,帮场子,如果他们愿意加入我们,这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范文泉接过话茬,继续往下说:“请有实力的老艺人主要还是为了壮大我们向文社的实力,因为这些都是有手中有活儿的人,经验也很丰富,换上衣服就能上台。另外,我们应该要开始对下一辈的培养了,园子不可能总靠老一辈的人吧,还是要有新鲜血液的。”

    两人说完,何向东没有立刻回话,反而是先皱眉思考了一下,半晌后,才说道:“我觉得可行,邀请老艺人的话还是您二位出面吧,我在北京认识的人也不多。还有就是那些艺人,恩,我觉得我们应该要慎重挑选一下,本事是其次的,人性才是首位的,我可不想把事儿妈招来,到时候弄得大家都不开心。”

    张文海笑道:“这个你放心,我们一把年纪了,这事我们心中有数,其实我和老范两人都把名单拟好了,等你点完头,我们就去请人了。”

    何向东受宠若惊道:“哟,这么重视我的意见啊,弄的我都要不好意思起来了。”

    范文泉也道:“你可是我们的班主啊,我们两个老头子哪里敢不请示你啊。”

    “哈哈哈……”何向东也是大笑。

    顿了顿,何向东又说道:“至于培养下一辈的话,补充新鲜血液自然重要了,但是这种事还是要看缘分的,我们又不是办曲艺学校,公开招人考试什么的。就算有孩子进来学相声,咱们也得是按照老规矩,三年学徒两年效力,恩,嗨,不用急,都会有的,只要咱们向文社变好了,自然有人上门拜师。”

    说完,何向东微微眯起了眼,他又想起了在山东郓城的那家小茶馆里面收的口盟的弟子,吴洋,虽说没有摆支,但人家也是正儿八经地在地上给自己磕过头的,而且还拜了师爷。

    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过的怎么样,不可避免的他又想起了周青青,长长叹了一口气,造化弄人啊,时间能抚平一切,但愿她一切如意吧。

    稍微商量一下,大家想法都是一样的,很容易就达成共识了。

    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人也开始邀请艺人了,可是过了两天,何向东来到了园子后台,却看见张文海脸色很难看地坐在椅子上,范文泉在一旁抽着烟苦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