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甜蜜
    大西厢的专场演出很成功,演出了一天,票卖了两场,下午一场和晚上一场,两场来的人都是一百四五十,一整天下来观众接近三百,数量相当可观了。

    这一次的专场的收入也相当可以了,小半个月的房租挣出来了,当晚演出结束,大伙儿也没走,找了一个饭馆好好庆祝了一番,美美地吃了一顿。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向文社像是开始转运了,观众逐渐多了起来,一天下来基本都能过百了,稍微好一点的日子有一百五六十,顶好的时候能上二百人。

    向文社的发展很顺利,何向东按照苏小娅制定的发展规划,现在已经渐渐有了一点小名气了,忠实的观众也渐渐多了起来,好多都是熟面孔,一有时间就花钱来支持他们。

    何向东他们也的确很争气,这段时间也确实表演了不少优质的相声段子,深受观众的好评。

    向文社收入终于上来了,这回是真的有富余了,去年还是何向东饿着肚子填补窟窿,连房租都交不上,今年总算是见着回头钱了。

    说了一个月下来,一查账,除了各种开支还净赚了一万多块钱,对于何向东来说,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啊。

    何向东把这笔钱拿出来,和范文泉还有张文海商量怎么处理,毕竟向文社是他们三个人合伙成立的。

    然后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后台,三个人坐在一起商量,何向东刚说完这件事。

    张文海就站起来了,双手往背后一负,做出一副我很不屑的样子,道:“尽拿这些破事烦我,不是说好的园子里面的事都是你做主嘛,不知道我很忙啊,哼。”

    说完,张文海直接走出去了,连看都没看何向东,那副孤傲清高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让何向东都看傻了。

    范文泉也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看着何向东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谈钱真俗,真脏,我得去搓个澡。”

    说完,他也慢慢悠悠地走了,就留下何向东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发愣。

    好半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对着两人的已经消失的背影喊道:“喂,你们真的假的?”

    而后,又把头低下来,道:“嫌钱脏,得,都归我了。”

    吴萧也在房间里面,这个烟鬼嘴上永远不缺烟,而且到处乱扔烟头,他抽完最后一口,极为熟练又潇洒地往地上一弹,说道:“是真脏。”

    说完,他也走了。

    这下子何向东也逼急眼了,冲出门口喊道:“你给我把烟头捡起来,混蛋。”

    吴萧头也不回道:“别动,我待会还要捡起来抽的,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听得此言,何向东扶着门框都差点没站稳,还是你会玩啊。

    其实他心里也清楚,范文泉和张文海不是真正的不爱钱的人,应该说没有哪个人不爱钱的,只不过是这两位老先生不想要向文社赚来的那么一点钱罢了。

    现在向文社日子刚刚好过了一些,两位老先生根本不想着分钱,他们愿意把钱交给何向东来处理,不要在意什么钱不钱的,好好说相声,好好发展向文社才是硬道理。

    何向东沉沉吐出一口气,胖胖的脸上露出了笑意,老先生真诚待他啊,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不过他也没把钱都存着,他从里面拿了两千块钱来,给田佳妮买了一个项链,上次她为了帮园子渡过难关,卖了手机首饰才凑出来两万块钱,现在日子好过一点了,何向东决定补偿一下她。

    买了一个还不错的白金项链,底下是一个爱心形状的坠子,他让珠宝店的人在上面刻了一个“卦”字,然后在田佳妮来他家找他的时候送给了她。

    田佳妮很惊讶,长大了嘴,煞是可爱:“你什么时候买了项链?”

    何向东笑着道:“刚买不久,你戴戴看,合适不合适。”

    田佳妮把项链放在手上翻开了一下,脸上堆满了甜蜜的笑容,待看到坠子上面那一个“卦”字,脸上更是洋溢了回忆和幸福的笑容,她抬起头,对何向东道:“你帮我戴上吧。”

    这一刻,田佳妮真是美艳动人,带着几分娇羞,带着几分期待,带着几分甜蜜,让何向东整个人都要融化了。

    何向东在此刻也露出了让他极为不齿的典型郭庆式的白痴笑容,傻笑着忙不迭点头道:“好好,哦,好啊。”

    “喏,给你。”田佳妮把项链塞回到何向东手上。

    何向东手忙脚乱笨拙地打开拴扣,田佳妮看的哧哧笑个不停,何向东把项链往田佳妮白皙的脖子上一套,又弄了半天才扣上去,这一番弄下来,他头上的汗都要下来了,真的比他说八扇屏还累啊。

    田佳妮捂着嘴笑,看着何向东道:“哎,你第一次帮女孩子戴项链啊?”

    何向东点头道:“对啊,我又不是卖项链的,哪有那么多机会给别人戴啊?”

    “算你识相。”田佳妮得意一笑,用手摩挲着坠子上面的那个卦字,心里就跟吃了蜜一样。

    何向东就坐在一旁傻笑。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其实恋爱中的男人智商等于负数。如果他没有等于负数,那么只能说这人是一个情场老手,或者是他并不没有真正去爱那个女人。

    田佳妮也看不下去何向东那副傻德行了,嗔怪道:“瞧你那傻样。”

    “嘿嘿嘿……”何向东嘴都咧到耳朵根了。

    顿了顿,田佳妮又问道:“是我师兄告诉你我把手机和项链卖了的?”

    何向东也没否认,说道:“恩,他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人。”

    田佳妮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看着窗外思绪飘扬了一下,然后又看着何向东笑了笑,说道:“你再给我唱个文王卦吧。”

    何向东有些惊讶:“现在?”

    “恩。”田佳妮点头。

    “好吧。”何向东答应了,也没有用玉子打板,张嘴便用老调的太平歌词唱腔唱了出来。

    “文王八卦算阴阳,

    算了算,星星月亮长在天上。

    算了算,五谷杂粮就属蚕豆大。

    算了算,地里的庄稼就属高粱长。

    算了算,爷俩比起来他爹的岁数大。

    算了又算,天底下就数何向东最聪明。”

    “呸,不要脸。”田佳妮大笑着骂道。

    何向东也是一笑,继续唱道:“算了又算,女孩就属佳妮最爱哭。”

    田佳妮嗔怒道:“我早就不哭了。”

    何向东仰头一笑,继续唱:“算了又算,佳妮非要嫁给何向东。”

    不等他这一句唱完,顿觉********入怀,自己的嘴唇被一个柔软的物体堵住,那一刻魂飞天外,大脑一片空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