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爱情传奇
    张文海都惊住了,对何向东骂道:“有你这样的嘛?还怪上我了啊。”

    何向东道:“这不你乱想嘛。”

    “嘿,你……”张文海气的都说不出整话来了。

    何向东还很无辜地对观众一摊手说道:“要不然您诸位说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对不对?”

    “对。”观众也坏,全部大喊。

    何向东一脸嘚瑟对张文海说道:“你看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张文海也是哭笑不得,观众看到这里又开始热情鼓掌了,到这里其实就可以说今天这个专场演出是非常成功的,气氛非常好,观众的满意度肯定相当高。

    最后张文海也只能是认怂道:“行吧,行吧,你说什么都行。”

    何向东也没有得了便宜还卖乖,只是一笑,然后道:“这才对嘛,刚才唱完了张生闹五更,这都是民间的小曲小调,大家值当一乐就行了。”

    张文海也点头道:“可不就听一乐嘛。”

    何向东道:“其实这西厢记主要还是讲的是张生和崔莺莺的爱情故事。”

    张文海也捧道:“这回可算是说对了。”

    何向东也是洒然一笑,然后目光往门口看去,回过头来对观众说道:“说到爱情,我的爱情之路是真的坎坷啊。”

    张文海问道:“是有多坎坷啊?”

    何向东对他说道:“你可别看我现在长得不怎么样啊,我小时候长得可好看了。”

    张文海使坏道:“还真没瞧出来。”

    何向东没有在意,继续往下说:“我有多好看,说出来怕吓死你们。我刚出生的时候,护士帮我接生的,当她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把头发盘起来了。”

    张文海疑惑道:“这什么意思啊?”

    何向东解释道:“这叫束发明志,此生不嫁。”

    张文海吓一跳:“嚯……就因为看你那一眼啊。”

    何向东点点头道:“就是这么好看,后来弄得学都没上成。”

    “这又怎么了?”张文海不解。

    何向东道:“长太好看啊,我一去上学那些女同学女老师都快疯了,才上了两小时我的脸就被他们亲肿了,还怎么上课还怎么上学?后来连教育局的领导都惊动了,结果还是来了个女领导……唉……”

    张文海瞪大眼睛,都傻了,问道:“那后来呢?”

    何向东道:“后来我这不是没辙了嘛,只能呆在家里了,有一天家里实在太闷了,我打开窗门透口气,结果被邻居家的小女孩看到了,然后死活非要长大嫁给我啊,不然就一头撞死在我家门前啊。”

    张文海这回是真吓一跳,拉长的音道:“嚯……”

    观众也听傻了。

    何向东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后来家里也没法子了,只能搬家了,可是搬家也不好使啊,到处都有女人啊。”

    张文海问道:“那再怎么办呢。”

    何向东摇摇头道:“后来我爸实在别逼得没辙了,就花钱请了一辆拖拉机在我脸上横着开了三个来回,我就变这样了。”

    张文海吃惊道:“啊,合着你这脸是被拖拉机压过的啊?”

    何向东点点头,观众被逗乐了,大笑着鼓掌。

    何向东继续道:“本来压一次还是属于比较好看的,结果压多了,我就难看了,后来居然变得连个对象都找不到了,家里人急的不行了。”

    张文海问道:“那怎么办呢?”

    何向东道:“都没辙了啊,家里也只能托人给介绍对象啊,还别说真找找一个,嗬,长得挺有古典气息的。“

    张文海笑道:“那挺好,古典挺好啊。”

    何向东崩溃道:“好什么呀,长得很张飞似的,胸毛比我的头发还长。”

    “啊?这么个古典啊。”

    “姑娘笑起来特别好听。”何向东使出京剧的身段的面相,一捋胸前的长髯,用京腔大笑:“哇哈哈哈哈……”

    “这老妖精啊。”

    观众也是笑。

    何向东收起了身段,摇摇头叹道:“没办法了,没人样了。我的幸福在哪里啊?我的爱情在哪里啊?”

    张文海宽慰道:“会找到的。”

    何向东道:“还别说,这让我找着了。”

    张文海问道:“长得也像张飞?”

    何向东摇摇头道:“这不是,长得还能瞧出人样子来。”

    “嗬,你是真不挑啊。”

    何向东也笑:“我这也算是有对象了,我找找自己的爱情了。”

    “好事啊。”

    “可惜啊,好景不长,在一起没多久,她就老是和我吵架?她嫌弃我。”

    张文海问道:“嫌你什么。”

    何向东抓着胸口,道:“她嫌我不够爷们。”

    张文海盯着何向东的手,问道:“你这手是在干嘛?”

    何向东解释道:“她在捋她那胸毛呢。”

    张文海惊道:“嚯……跟这种有胸毛的女人比你能爷们起来嘛。”

    何向东也苦着脸,道:“是啊,我也没辙啊,我就一直忍她让她。可是有一次去吃饭,我实在忍不了了。”

    “吃饭又怎么了?”

    何向东道:“我们那天去吃螃蟹,她要吃大闸蟹,我说要吃小螃蟹,她不肯还非要和我争。我当时就忍不了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是说我不够爷们吗,我就当着所有人面骂她。”

    张文海也抓紧问道:“骂什么了?”

    何向东恶狠狠道:“小怎么了?小就不能满足你了吗?”

    张文海都惊呆了,差点没站稳。

    观众们齐齐发出嘘声:“噫……”

    何向东摇摇头道:“当时店里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我,唉,后来她就和我分手走了。”

    张文海也叹了一口气,发自肺腑地宽慰道:“没事,会大的。”

    “噗……”观众都笑喷了。

    何向东悲怆委屈地点点头。

    张文海还转过头跟观众解释:“我说以后能赚钱吃大闸蟹的。”

    观众接着起哄:“噫……”

    何向东叹了一口气:“我的爱情在哪里啊?我的幸福在哪里啊?”

    张文海也道:“不着急,慢慢找,缘分到的时候爱情她自然也会到的。”

    何向东道:“您说的对,我也没再找,后来啊,爱情她自己找上我了。

    “哦,这回不会还是张飞吧?”

    何向东摇头道:“不是啊,这回是个大美女,特别漂亮,她就是我小时候那个邻居女孩。”

    张文海恍然大悟道:“哦,是哭着喊着要嫁给你的那个啊,可是你现在都变成这副样子了,她还肯吗?”

    何向东道:“是啊,我也是这么说的,我说我的脸都被拖拉机都碾压三回了,你还看得上我的啊?她说了,她不是喜欢我的容貌,是喜欢我这个人,不管我这个人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是喜欢我的。”

    张文海也称赞道:“好女孩啊。”

    “好……”观众也大声鼓掌称赞。

    何向东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这一瞬间他回想起了许多事情,说话的声音都动情了:“从那一天开始她就一直照顾着我,为了我付出了很多很多。帮我洗衣做饭,帮我料理家务,帮我忙活园子里面的事情,什么苦活累活都愿意干,她哪儿干过这个啊。”

    “在我几天没吃饭快饿死的时候,她在我身边一直不离不弃。在我生意快做不下去的时候,她卖了自己的首饰帮我周转。在我病的起不来的时候,她衣不解带在我身边照顾我。这些年我一直很不顺,做什么什么不成,没钱没势没荣没貌,都快过的没人样子了,她很成功,比我成功很多很多,可她却一直都在我身边。其实我特别想问她一句话。”

    张文海问道:“什么?”

    “这些年,是不是你妨的我?”

    观众都是哈哈大笑。

    何向东的眼睛却已经红了,这一世庆幸有你,我这一生最幸运的是遇见了你,最幸福的是你在我身边,最难过的是看到你难过,最失落的是看不见你,最喜欢的是穿你洗的并不干净的衣服,最爱吃的还是你做的并不出色的饭菜……

    感谢有你,佳妮,感谢你一直都在,上天何其眷顾我何向东。

    张文海也是深深吐一口气,欣慰地看着何向东点点头。

    剧场的音响挺响的,在门口卖票的田佳妮很清楚的听到里面的对话,这一刻她的眼泪也下来了,捂着嘴巴止不住地哭,她其实很想笑,可是眼泪却一点不听使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