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完整版闹
    何向东笑笑,对观众说道:“我就说整个北京城懂相声的观众都在这里了,还是你们会听啊。”

    观众们也是哈哈大笑,纷纷起哄道:“噫……”

    相声里面有一个传统的叫好方式,就是叫“噫。”这个起源于天津,天津人泡澡泡的美了,会发出一声舒坦的“噫”,或着吃好了,喝好了,或者碰到什么美事了,也会发出一声“噫”来,表示满意舒服。

    后来在听相声的时候,也同样会发出这种声音表示满意叫好,这是相声里面的一种独特的叫好方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声逐渐向全国各地扩张,这个“噫”字也有了重大变化。

    现在喊“噫”基本上都是起哄的意思了,比如台上相声演员说我长得比刘德华他们家的狗还好看呢,台下观众全体喊“噫”,这可就不是叫好了,而是起哄,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相声艺人,他是不会害怕这种起哄的。

    当然也有喊“吁”的,反正都是一个意思,也没有必要非要说你这种喊法不对,不传统什么的,都是观众情感的一种表达,怎么喊不是喊呢。

    张文海也道:“行了,快唱吧,这观众都等着听呢。”

    何向东笑笑,又对观众来了这么一句:“你们都把我带坏了。”

    “哈哈。”观众爆笑,台上台下互动很好。

    何向东把扇子拿在手上,道:“给大伙儿来个张生闹五更,那个,吴萧,把门给我看好了,别让人进来啊,我们这儿唱的不让播的啊。”

    观众是又笑又闹,气氛很活跃,经过何向东这三番五次地吊着大家的胃口,所有人的兴奋点都提上来了。

    就连门口的吴萧也是叼着一个烟头,不经意地转过头看着台上。

    张文海催促道:“行了,赶紧唱吧。”

    何向东这回不再啰嗦了,稍微清了清嗓子,张嘴唱道:“一更天里你个张秀才,跳过了粉皮墙儿来。莺莺可就说,小奴家本是那个贞洁女儿那么丫儿呦,跳过来,跳过来,你是白白的跳过来。”

    张文海也捧:“哟,这就跳过来了。”

    台下观众都屏气凝神在听,内心都很激动兴奋啊,就连薛果也不例外,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何向东继续往下唱:“二更天里你个张秀才,把莺莺搂在怀,莺莺可就说,小奴家本是那个贞洁女儿那么丫儿呦,搂在怀,搂在怀,你是白白的搂在怀。”

    “这就抱上了。”

    观众也在鼓掌发笑,很期待下面的故事啊。

    何向东唱:“三更天里你个张秀才,把褂子脱下来,莺莺可就说,小奴家本是那个贞洁女儿那么丫儿呦,脱下来,脱下来,你是白白的脱下来。”

    张文海惊讶道:“这都脱衣服了啊?”

    何向东却不顾他,接着唱:“四更天里你个张秀才,把裤子脱下来,莺莺可就说,小奴家本是那个贞洁女儿那么丫儿呦,脱下来,脱下来,你是白白的脱下来。”

    张文海嫌弃道:“这什么贞洁女啊,这是。”

    “哈哈哈……”观众全都大笑。

    何向东也在笑,道:“这就是张生闹五更,哈,我都不好意思唱。”

    张文海打断他道:“哎,你等会,不是闹五更嘛,这怎么才四更啊?”

    何向东挥挥手道:“嗨,那么说大西厢这个故事,它是一个爱情故事……”

    张文海又打断他:“你想这么滑过去可不行啊。”

    何向东道:“哎,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张文海却道:“这可不是细节啊,这五更可没唱完啊,我答应观众可都不答应啊。”

    观众这时候也特别齐心,所有人齐声大喊:“唱,接着唱。”

    张文海一摊手对何向东道:“你看看,这都是观众的呼声啊,人家可都是给了钱的啊,这都是衣食父母啊,唱不唱你看着办。”

    台下又是薛果带头起的哄:“退票。”

    随即所有人高声大喊退票,那叫一个气势磅礴。

    这个剧场里面是有音响设备的,何向东面前就放着一个话筒,他一撸袖子瞪着眼睛道:“你们这可是逼我啊,我今儿还是非唱不可了。”

    “好。”观众热情鼓掌。

    何向东对门口的吴萧喊道:“来人,把门给我关严实了。”然后又对观众说道:“这里面没未成年的吧?有就赶紧走啊,误伤我可不管啊。”

    张文海摆摆手道:“行了,都没有,快唱吧。”

    何向东舔舔嘴唇,笑了笑,张嘴欲唱,却又停了下来,对观众说道:“你们都把我给带坏了。”

    观众是在哈哈大笑。

    张文海却是急了,催促道:“你到底唱是不唱啊?”

    “唱唱唱……”何向东笑了笑,观众也全都看着何向东,期待着他唱出点什么来。

    何向东也不负众望,这回是不再吊胃口了,是真唱了:“五更天里你个张秀才,把套套掏出来,莺莺可就说,小奴家本是那个贞洁女儿那么丫儿呦,掏出来,掏出来,你是白白的掏出来。”

    “噫……”

    “吁……”

    观众是兴奋了,反正是喊什么的都有。

    何向东仰头大笑,张文海也那里笑,他没有马上就捧,他在等观众的兴奋劲儿稍稍降下来再去捧,一个好的捧哏的演员是一定要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捧。

    稍顷,观众的劲儿下去了,张文海笑了对何向东道:“这要是再来一个六更就完美了。”

    何向东大笑,对张文海道:“还是你坏啊。”

    观众刚降下去的热情又被提上来了,各种嘘声起哄声不断,台上两位也是大笑。

    而后,张文海笑完了,再对何向东道:“您呀,这都是胡唱。”

    何向东不服道:“哪儿就胡唱了啊?”

    张文海道:“那古代哪儿避孕套啊?”

    何向东反而疑惑道:“什么套?我没唱啊。”

    张文海道:“这不你唱的嘛,把套套掏出来。”

    何向东立刻解释道:“我这是桃桃,桃子,张生从怀里把桃子掏出来,两人饿了,吃点桃子,你听成什么了?”

    张文海都傻眼了。

    何向东还满脸嫌弃地义正言辞地戳着手指头指责张文海:“哎呀,你这一把年纪的,思想真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