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让播的
    门柳儿唱完结束,全体演员朝观众鞠躬下台,乐队也收工了,有事的都先走了,田佳妮和柏强没走,柏强到观众席上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听相声了。

    田佳妮去门口卖票了,她说现在抽不出人来,万一临时又来观众都没法卖票了,她准备盯一会儿。何向东劝她好好听相声就是,可她非要去忙活,劝都不劝不住。

    何向东也只能又是欣慰又是心疼地长叹一口气。

    正式演出四个节目,郭庆和范文泉先上,两人来一个对的。何向东和张文海后上,也是一个对的。第三个节目是郭庆的,唱一段快板。第四个节目是个群的,何向东,张文海和郭庆三个人来个《找五子》,最后返几次场就结束了。

    这一场虽说是《大西厢》的专场演出,但其实最贴切主题的还是门柳儿,后面的节目都是有点搭边,何向东虽然也写了关于西厢的一个本子,但也是在写包袱的时候用了西厢的人和事,不完全是在说西厢的故事。

    艺术就是这样,自由自在的是最好弄的,一旦命了题就会特别难。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在春晚里面,有些节目编排的很好的,结果非强行去煽情去呼吁,一下子就把好好的一个节目给弄拧了,看得人尴尬症都犯了。

    郭庆和范文泉在前面表演,何向东和张文海在后台休息,前面的门柳儿已经把场子完全热起来了,现在后面的活儿都好表演了,从剧场传来阵阵笑声欢呼声就能说明这一点了。

    万事开头难啊,一场相声大会,开头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热场,开头要是瘟了,观众不喜欢了,后面节目就难弄了。所以开头一定要放一对实力不错的演员,表演风格一定是比较热闹的,特别受观众喜欢的那种。

    其实话说过来,对一场相声的评价,观众和专业的同行是有区别的,同行更多的是看你的技巧,平铺垫稳,三翻四抖,起承转合,你可能相声里面一个响包袱都没有,同行还是会觉得你很厉害。

    观众则不然,观众喜欢热闹,喜欢笑,就喜欢台上胡说八道瞎胡闹的那种,你一个包袱都没有,观众说不定会砸场子。当然了,除非你的水平已经达到了马三爷那种,聊天即是相声的境界,那就另当别论了。

    郭庆和范文泉第一段相声说完,两人下台了,何向东和张文海上场,说第二段,这是他为这次大西厢的专场写的本子。

    刚一出场,观众就爆发了热烈的掌声,从这里就看出区别来了,前面郭庆那一对出场掌声就绝对没这么热烈,这些观众的掌声基本上全是冲着何向东来的。

    向文社这个小草台班子力捧何向东,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成效了。

    两人冲着观众一个鞠躬,还是何向东逗哏,张文海在桌子里面给他量活,张文海斜斜地站着看着何向东,何向东笑眯眯地看着台下观众。

    观众也有还在喊的:“再唱一个。”

    何向东大笑:“哈哈哈,再唱要加钱了啊。”

    台下薛果使坏,带头起哄道:“退票。”

    这话一出,其他观众也来劲了,全体高喊退票。

    何向东和张文海齐齐看了薛果一眼,也是摇头一笑,也没在意,这都是很正常的小事,他们在民间小剧场说相声,观众三天两头喊退票,太正常不过了。

    “好,好,好……”何向东随意搭着茬安抚着观众,等观众的声音降下去了,他才特别横道:“想退票,你们这是异想天开啊,我们园子的服务宗旨就是不退票,刚刚是谁在喊退票的?”

    张文海接着下茬问道:“你要干嘛?”

    “干嘛?”何向东一撸袖子,道:“来人,关门,把后台郭庆牵出来。”

    观众都被逗笑了。

    “这怎么说话的呢,这狗啊。”

    何向东反问道:“那该怎么说啊?”

    张文海道:“应该把那绳子去了,再把郭庆放出来。”

    何向东瞪大了眼看着张文海,手指着他道:“嚯……还是你坏啊。”

    张文海也是仰头一笑,这是个蔫坏蔫坏的老头子。

    相声就是这样不说不逗不热闹。

    顿了顿,何向东准备正式开始说相声了,他对观众说道:“今儿这一场是大西厢的专场演出,西厢记大伙儿都知道,说的是张生,崔莺莺,还有红娘三个人的爱情故事。”

    “怎么又是仨人啊?”张文海不满说道。

    何向东道:“我看这故事老有这小红娘这可不就是三人的爱情故事嘛。”

    张文海纠正道:“那也是得是两人,仨人不像话。”

    何向东将就道:“行吧,行吧,两人就两人。”

    张文海道:“这才对。”

    何向东笑了笑,也没有再反驳,继续开始说大西厢的话题:“西厢记呢,在民间流传甚广,二人转有唱过。”

    “对,有。”

    “越剧里面也有这一目,全名叫崔莺莺待月西厢记,是越剧四大经典曲目之一。”

    “有,越剧里面有。”

    何向东道:“昆曲里面也有这个剧目,咱们有一个北方昆曲剧院里面就经常唱这个。还有京剧里面也有,是我们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荀先生编演的,非常好的剧目。这样,我一样给大伙儿来几句尝尝啊。”

    张文海捧道:“好,你给大伙儿唱唱。”

    观众也很热情鼓掌,何向东清了清嗓子,就每样给择了几句唱给了观众听,他各种曲种都很擅长,唱出来也是味道十足,观众的反响极好。

    唱罢之后,何向东笑了笑道:“前面唱的都是能唱的,西厢在民间一些小曲不太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唱,电视台都不让播,我就不给大伙儿唱了。”

    一听是不让播的,观众瞬间来劲了,一个劲儿要求何向东唱一个。张文海也在旁边起哄,非要何向东唱。

    何向东拗不过他们,只能说道:“那我就唱了啊,我今儿为了你们可豁出去了啊,你们以后可得常来捧场啊。”

    “好……”观众答应的很爽快。

    张文海也在旁边含笑点头,这孩子是越来越有一个班主的样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