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七十章 门柳儿
    何向东拢了拢袖子,也在那里咧嘴笑,待观众声音稍微小了一点,他才道:“我们这次大西厢的相声专场,是要恢复最传统的相声大会的演出方式。”

    “诶,对了。”

    何向东道:“在以前旧社会的时候,相声园子里面啊,茶馆茶社里面啊,一群说相声的要演出相声大会,开场第一个节目,就是所有演员上台给大伙儿来一个开场小唱,我们行话叫门柳儿。”

    张文海捧道:“没错,是叫门柳儿。”

    何向东继续道:“现在是没有人再演出门柳儿了,我们向文社应该是第一家也是唯一的一家唱门柳儿的相声团体,第一家恢复了最传统的相声演出方式,您诸位算是来着了。”

    观众们也来了兴致都在鼓掌。

    何向东也笑,指指观众,对身边的张文海说道:“很多相声演员都说这些老掉牙的东西不被观众喜欢了,你看看这里,我们这还没唱了,观众的掌声就响起来了。”

    张文海也道:“这都是观众捧场啊。”

    何向东开始夸观众了:“我就说整个北京城会听相声的人就都坐这儿呢。”

    “好……”见着夸自己了,观众掌声比之前热烈多了,叫好声连连。

    何向东笑笑,观众气氛都起来了,他趁热打铁道:“我们唱的是大西厢,这是我们整理出来的快失传的曲目,然后我们也加了一些别的曲牌进去,这是第一次演出。今儿我们也把乐队请来了,都是最好的曲艺乐队,好,咱们话不多说,这就开唱,来第一个曲牌,十不闲。”

    何向东朝乐队那边看了一眼,见他们都准备好了,他把折扇拿在手上横放,右手一指便唱:“一轮明月照西厢。”

    乐队配上十不闲的曲调。

    “二八佳人莺莺红娘。”

    “三请张生来赴宴。”

    “四顾无人跳花墙。”

    ……

    从何向东一张嘴,现场观众就全都被吸引住了,一是何向东的嗓音条件好,无敌宝嗓,唱出来的味道简直是绝了,还有就是配乐,有配乐和没有配乐效果相差很大。

    更重要的还是这个曲目好,十不闲来配上大西厢,从一唱到十,朗朗上口,而且韵味十足。

    台下的薛果是专业的相声演员,他小时候就在曲艺团学员班里面学相声,长大就进了专业团了,虽然相声门柳儿中的一些曲目他也学过一些,但是真正演出到真是没有。

    这也是他第一次现场看演出唱门柳儿,以前在电视上见过侯宝林这些大师唱的一些小段儿,但真正的现场的这是第一次。

    他看的很认真,不得不说,确实非常好听,连他的这个干了这么多年专业的相声演员听了都不由得怦然心动,更不要说这些观众了。

    几乎是在一瞬间,他便断定了这个门柳儿大西厢一定会很火。

    “久有恩爱实难割舍吧,您呐。”

    台上其余三人都在喊:“怎么样?”

    何向东唱:“十里亭哭坏了莺莺就叹坏了小红娘啊。”

    一顿,配乐也停了,何向东对观众道:“刚才这个曲牌,是叫十不闲,接下来是发四喜,来。”

    发四喜的锣鼓镲配乐响了起来。

    待到板眼合适的时候,何向东张嘴唱道:“姐在房中绣香袋,绣出西厢各色人儿来,这一边绣的是崔小姐,那一边绣的是张秀才。”

    其余几人都在跟着板眼,喊:“豆豆起豆起豆呛。”

    所有观众都很享受地听着,有些老观众以前在园子里面听相声的时候就听过何向东唱发四喜,曲牌一样,词不一样。大西厢的词没有原本福禄寿喜那么喜庆,但是其叙述爱情故事起来非常的雍容和委婉,品起来意味深长。

    “倘若功名难得中,要见姑娘万不能哪!”

    “豆豆起豆起豆呛。”

    大西厢他们整理出几个曲牌来了,接下去要唱的就是传统的那一版了,何向东对乐师说道:“来,莲花落,十里亭。”

    莲花落曲牌响起,莲花落是旧时候乞丐唱的,在曲艺界,老艺人都称之为穷门手艺,奉郑元和为祖师爷。所用的乐器是节子板,就是快板所用的两块板中的那个小的五块板,还用钹鼓一起配乐。再后来和十不闲合流之后,也引用了十不闲的乐器。

    “郑氏夫人怒气冲,开言有语叫小红,昨夜晚你同小姐把花园进,一宗一宗,一件件,对我说明。小丫环闻听说断无有此理,夫人说我不打你你不应承。在墙上摘下马挽手,打人的家法拿在手中,皮鞭一落你的命倾,害怕的丫环忙跪倒,口尊夫人高抬贵手容我禀。”

    唱大西厢,唱的不只是味道,也是这个传世的爱情故事。何向东掌正,他是舞台的主角,一直在唱没有停歇。

    相声的各门功课他都掌握地非常好,但其中最出色的非柳活儿莫属,他的唱功已经不弱于任何人了。这本来就是非常好的曲子,再配上他的唱功,对于观众来说,真可谓是无上的艺术享受。也让那些甚少接触传统曲艺的观众,好好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传统艺术的魅力。

    “不该借宿普救寺内绝不该在禅堂两相逢。这也是前世前因安排定,说话之时谯楼起了更。”

    “接下去是湖广调,来。”

    “一更一点,月影儿东升,张君瑞在房中跺脚又捶胸,细思量心中怨恨老诰命,改变了前言不哟咳哟,叫我们兄妹相称……”

    “张君瑞披衣唤醒了小琴童,你把那琴剑书箱安排定,打点行囊不哟咳哟,快奔十里长亭。”

    “云苏调,来。”

    “小琴童拉过能行马,张君瑞上了马走龙,君瑞马上高拱手,得中回来再相逢……”

    “小琴童接马拴在了万年松,莺莺提壶红娘把盏,满满斟上酒六盅。玉腕高擎递过去,有语开言尊声相公。”

    “叠断桥,来。”

    “逢山莫把马乘,遇水莫把船撑,早早下店,慢慢再行,路遇伴,加小心,要你一路身保重。”

    “边关调,来。”

    “去为功名,你去为功名,抛奴在家中,独伴小红,但愿你,早去早成名,高跳龙门身得中……”

    “照花台,来。”

    “梆子佛,来。”

    “唐山乐亭,来。”

    ……

    观众听得很惊喜,一个个从未听过的曲牌名从何向东嘴里说出来,一段段动听的曲子从何向东嘴里唱出来,简直太惊喜了,真的不要太好听啊。

    台下老观众有带着照相机来的,就直接打开对着何向东拍照录像,何向东倒也不甚在意,任由着他们拍照录像。

    薛果此时也是震惊无比,倒不是被大西厢这个曲目给震惊了,而是被何向东会的曲牌给震住了,怎么会这么多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