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轮明月照西厢
    夜凉如水,虽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可是大城市依然喧闹,闪烁着的霓虹灯正在宣告这座城市的繁华。

    周青青抱着臂膀,脚在地面上慢慢乱踢着往前走,两人都没有说话,感悟着一点点心里的宁静。

    半晌后,周青青开口了:“你来北京多久了?”

    何向东答道:“去年九月来的。”

    周青青道:“哦,大半年了啊,那……那你怎么也没想着来找我?”

    何向东走着,低头也在笑,想了想,说道:“我一直知道你是读师范的,只是没想到你在北京上大学。”

    “哦。”周青青应了一声,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继续问道:“你到北京来就是一直在说相声吗?”

    何向东点点头,道:“是啊,我也不会别的手艺,就会说相声,后来跟两位老先生一起弄了个园子,现在还算凑合。”

    “恩。”周青青是一个很安静温柔的女孩子,柔情似水说的就是这种女人,性格温婉,说起来都是轻声细语的,让人很舒服。

    两人就这样并排着往前走,昏黄的灯光拉长了两个人的身影,夜风习习,很舒服,周青青的长发也吹得有些飘起来了,一股子清香飘散出来,很好闻。

    何向东也只是一直默默走着,脸上挂着淡淡的释然的笑意,眼睛直视着前方。

    也不知走了多久,还是周青青开的口,她道:“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挺有才华的。”

    何向东也笑:“我也一直觉得你很有眼光。”

    周青青“噗嗤”一声笑了,道:“你怎么还是这么不要脸。”

    何向东道:“我可脸皮现在可厚多了。”

    周青青也应道:“是啊,你现在可胖多了,再这样胖下去可就没女孩子喜欢你了。”

    听了这话,何向东也只是一笑。

    顿了顿,周青青又问道:“你现在也有自己的事业了,也当老板咯,也肯定谈对象了吧?”

    何向东自嘲道:“什么老板啊,我都快饿死了,又哪来的对象啊。”

    周青青扭过头,含笑看了何向东一眼,又问道:“那你现在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

    何向东没有马上回答,他露出一丝温情的笑意,道:“有啊。”

    “谁啊。”周青青又抓紧问了一句。

    何向东道:“我的……一个……恩,现在还算是朋友吧,她是唱京韵大鼓的,我们一起长大,她挺好的。”

    “哦……”周青青又应了一声,微微抬起了头,眼睛一直直视着前方,却是良久没有说话,何向东也没有说话,两人又开始沉默地走着。

    走了很长一段路,她才又问:“那女孩好看吗?”

    何向东轻笑道:“好看啊。”

    周青青也笑了:“有我好看吗?”

    何向东道:“没你好看。”

    周青青仰头笑笑,又低头笑笑,一双脚一直在地上下意识的乱踢,沉吟了一会,她又问:“你在追求她吗?”

    何向东道:“算是吧,她现在出差了,等她回来,我们就正式在一起了。”

    “哦,恭喜你啊。”周青青巧然一笑。

    何向东笑笑。

    又是一段沉默的路,周青青抬眼一看,说道:“前面就是公交车站了,我自己坐车回去好了。”

    何向东道:“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方便。”

    周青青摇摇头道:“不用了,公车会直接到校门口的,而且我男朋友会在校门口等我的,所以不用了。”

    “你已经谈男朋友了?”何向东微微有些错愕。

    周青青笑道:“是啊,他是我的师兄,一直都挺照顾我的,去年圣诞节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了。”

    “哦,那恭喜你了。”何向东也笑。

    周青青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何向东,何向东也回看着周青青,周青青低头微微一笑,然后道:“那……我先走了。”

    “好啊。”

    “拜拜。”周青青轻轻挥挥手。

    何向东点点头轻声道:“再见。”

    周青青嫣然一笑,转过身往公交车站走去,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眼泪就像断了线一样往下掉,她死死咬着嘴唇,整张脸都在微微颤抖,但脚步却迈越快了。

    一滴眼泪顺着面颊滑到嘴里面,都说眼泪是咸的,可是这一滴为什么这么苦。

    脸上遗留下的泪痕,被夜风吹干了,凝固在脸上成了一条线,或许明天早上一擦就没了,希望一擦就没吧。

    何向东凝视着周青青离去的背影,也只是沉沉叹了一口气,轻轻说道:“祝你幸福。”

    然后默默转过身,往回走。

    他对周青青其实是有感情的,当初在小茶馆里面,在那个只有他们俩独处的小池塘边,在那个他进看守所,周青青为他照顾师父的时候,其实感情就已经存在了。尤其是在最后分别的那个夜晚,在那个小饭店里面,周青青哭泣地一抱,更让他确信了这一点。

    他对田佳妮也是有感情的,这段感情不知道是从什么开始的,好像是莫名的就有了,当他看不见田佳妮的时候,他会想念,会担心。就像《牡丹亭》里面写的那样,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不可否认的是,他一直没有跨出最后的那一步就是因为周青青,在他的心里曾经住着一个女孩,叫做周青青,他和田佳妮之间一直存在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腻歪感觉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而今天,他又看见周青青了,她一如当初美丽温柔,他在一瞬间便回想起了当初那一幕幕温情,脑海中满是回忆。

    心里很温暖,可是却不见了当初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何向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移情别恋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是没有当初的那种感觉了。

    但那时候的温情脉脉还在心里,可这并不是爱情。也正是在周青青进门的那一刻,何向东才醒悟过来,或许自己之前一直以为的爱情,只是青春期荷尔蒙的萌动罢了。

    田佳妮的身影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然全部沾满了自己的心灵。最初的旖旎也早就排除出去了,可笑自己还以为那种的感觉还在。

    何向东摇着头,慢慢踱步往回走,脸上有着复杂的笑意,周青青是个好女孩,她一定会有自己的幸福的……

    三日后,苏小娅把策划书送过来了,但是脸色却不好看,把东西甩给了何向东,连茶水都没喝一口就走了,连郭庆她都不想理。

    何向东拿起策划书,苦笑一声。

    五日后,出差湖北的田佳妮回来了,她到向文社后台来看何向东。

    没人的时候,何向东从后面一把把田佳妮抱在怀里,田佳妮脸色绯红,有些莫名,这是何向东第一次抱她。

    ……

    自打上次回归专场的演出之后,向文社的生意上了一个台阶,来听相声的观众明显增多,尤其是在苏小娅的具体策划书的指导下,向文社弄了好几个传统相声专场,观众反响很好。

    现在一天开两厢,观众加起来有上百人一天,换句话说他们一天的卖票钱能过千,这每个月就已经有剩余了。

    可让何向东苦恼的是,向文社的演员不够了,俩老头说是整理失传曲目已经到了攻克的阶段了,这些天都不来剧场演出了,怎么劝都不听,逼急了就让何向东滚。

    何向东都快被逼疯了,园子里的生意才刚刚起来,观众刚刚多起来,正是聚拢观众的最好的时机,俩老头居然来这一套,他撞墙的心思都有了。

    也得亏是郭庆找了一个他在文工团里面一个处的比较好的朋友来帮帮场子,何向东也没人家白帮忙,每次都给钱,但是那人的水平一般,只能是顶个场子。

    后来,何向东又腆着脸把薛果给找来了,两人搭档说了小半个月,算是勉强把场子给撑下来了,也幸好是何向东自己多才多艺,单口对口都能来,又能唱曲唱快板,否则他们的相声大会得要废了。

    演员是真不够啊。

    一直撑到两个老头子回归的那一天,刚进门的时候,何向东都给吓了一跳,才多久没见,这俩老头就没人样了。

    头发跟吴萧的一样邋遢,脏的要命,两人的眼睛跟兔子似得,红的都不像是人眼了,里面全都是血丝,关键是眼珠子瞪得比铜铃还大。

    何向东长大嘴,惊讶道:“我说二位老先生,你们这是要疯了吗?”

    张文海扬着手上的一堆纸,往何向东面前一放,嗓子已经很哑了,说道:“你看看这个。”

    何向东接过来一看,赫然见着这是一份曲谱,上面的第一句话便是:“一轮明月照西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