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明觉厉
    张文海当初就被吴萧这个没有一句人话的家伙给噎的够呛,都气的不行了,今天一瞧徐四海也开始受这份罪了,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真的就像是三伏天往身上浇一桶凉水,抖一个大机灵,从头发丝爽到脚底板啊。

    张文海和范文泉这两个坏老头是看的津津有味,剧场里面的徐四海可是眉头皱的紧紧,他是一个字都没听懂,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在说什么,可关键是听起来居然有一种很厉害的感觉啊。

    吴萧也不和他说话,只是默默抽着烟,他抽的都是烟头,不一会儿就是一根了,他见徐四海不要中华的烟头,就自己拿过来抽,点着了,依旧是一脸漠然萧瑟,目光深远而怆然,薄薄的烟雾掩盖了他沧桑的脸庞。

    徐四海是越看越心惊,想法也越来越古怪,瞧眼前这人洒脱的气质,不拘一格的做派,比如那明显半年多没洗的头发。还有嘴里吐出来的一些听起来不是很懂,但是越琢磨越有味道的话,难道这是一个大家?像两晋时期的名人狂士那种怪人?

    徐四海是越想越觉得眼前这人不简单,他也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人,平时也以文化人自居,特别尊重那些博学之人,也经常向他们拜访交流,他深知民间自有奇人在,当下也不敢怠慢,轻声问道:“先生怎么称呼?”

    吴萧倒是没怎么样,趴在窗户边偷看的张文海和范文泉俩老头差点没一脑门子撞在墙上,嘴张大着,愣是半天没合上,表情跟见了鬼似的。

    他们也跟徐四海打过好几次交道,每次这位一进来就跟便秘三个月似得,脸色跟大便一样臭,说话也很严肃,经常咄咄逼人。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徐四海这么客气,这还是徐四海吗?

    吴萧倒是一点不理会徐四海的问话,只是一个人默默抽着烟,他的世界永远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徐四海倒是没有介意,反而更加觉得吴萧更加高深莫测起来。

    其实徐四海这样的心态在后世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不明觉厉,在后世已经烂了大街了,不过在这会儿还是很有市场的。

    尤其是吴萧这模样气质不去做神棍太可惜了,嘴里又没有一句人话,也就是徐四海这种饱读诗书的人觉得他很厉害。

    换了张文海这种念书不多的人,除了想弄死这个人类无法沟通的家伙之外,就再没别的想法了。

    何向东这个浪迹江湖多年的泥腿子,也只是看吴萧是一个纯粹理想主义病态者,又不要工钱,这才把他招进来的。

    他们的想法都很简单,唯独徐四海想的太多。

    所以他悲催了,这货居然从吴萧手里拿烟头过来抽,感悟一下那种说不出来莫名的境界。

    窗户口那里,张文海和范文泉俩老头脸都扭曲了,差点没呕吐出来,还是你们会玩啊。

    最后结果也很简单,吴萧依旧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徐四海稍作思索,便赞同点头,一来二去,倒是居然聊起来了。

    以至于到最后,徐四海都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了,在一番自以为的过瘾畅聊之后,约定改日再来上门拜访,就大笑着离去了。

    吴萧则是依旧一副惆怅莫名的样子,叼着烟头的身影显得更加悠远萧瑟。张文海和范文泉俩老头也从小过道出来了,忙不迭走到吴萧身边,张文海赶紧问道:“你是怎么把那人忽悠走的啊?”

    吴萧把烟头里面残存的烟丝抽完,漠然地看着自己吐出一个一个烟圈,待吐尽最后一个烟圈的时候,他才斜斜看了张文海一眼,带着几分不屑和轻视,还有一份莫名的傲然,轻声吐字道:“你不懂。”

    又是这么一句,又是这样的一个表情,张文海当时就受不了,气的是三尸神暴跳,如果不是范文泉死拉着他,他当场就要和吴萧玩命了。

    ……

    午饭后,下午有一场演出,周青青和苏小娅都没走,就在园子里面看演出,张文海皱皱眉,但也没说什么。

    周青青不是第一次听何向东的相声了,苏小娅倒是很少听相声,大部分都是在春晚的时候看的,偶尔学校里面也有学生说相声的,但那都是票友,上次郭庆去他们学校元旦文艺汇演,就已经是最专业的相声演员了。

    毕竟是在学校里面,在那么多学生面前,郭庆算是很收敛了。在这个小剧场里面,这四个说相声可真是能放得开,把观众们逗得是哈哈大笑。苏小娅也笑得坐都坐不稳了,一点淑女的形象都没了。

    同时她对向文社那唯一一点的技术方面的顾虑也消失了,她以一个观众的角度来说,这里的相声是真的太好笑太好玩了,只要有一定程度合理运作,完全可以大火啊。

    下午场结束,苏小娅没留下吃晚饭就先回去了,她说要给向文社做一个完整的策划,这需要时间,看来这女孩也真正来了兴致了。

    何向东也没拦她,表示感谢后,就让郭庆送她走了。郭庆立刻露出狗腿子一般的汉奸笑容,屁颠颠地跟在苏小娅后头。

    周青青没走,她是听完晚上那一场才回去的,已经九点多了,比较晚了,何向东去送她。

    临出门的时候,张文海拉住了他,张文海表情很严肃,老式眼镜下深陷的眼眶里面的眼睛带着审视的眼神,一直盯着何向东的眼睛看,他沉声道:“爷们儿,你的私事我不管,但有一点,你要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何向东点点头,淡然一笑,道:“张先生,您放心,我知道我自己做什么,我也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

    张文海这才松开手,对何向东沉着脸,点了点头,何向东洒然一笑就出了门。

    范文泉还一脸纳闷凑过来问:“老张,这怎么了?”

    张文海没好气道:“滚蛋。”

    ……

    虽说过了立夏了,但是晚上北京城还是挺凉的,风吹在身上有着一股子凉意,但却不冷,头脑倒是清醒了许多,何向东微微眯起了眼,他很享受这样的自然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