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苏小娅
    何向东皱着眉头走到了后台,张文海正捂着胸口,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喘着气怒瞪着吴萧,而吴萧却很淡然地抽着烟,目光斜着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忧郁怅然,嘴里还时不时发出一声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叹息。

    若不是连北京沙尘暴都吹不散他那已经凝结成一团充满油脂头屑的头发,何向东还真的以为这是个忧郁的出尘高人了。

    看着眼前这场景,何向东皱皱眉,走到张文海身边,问道:“张先生,您这是怎么了?”

    张文海还是大口喘着气,抬眼看了何向东一下,没好气道:“你问他。”

    何向东又把目光投向吴萧。

    吴萧缓缓吐出一口烟圈,很是惆怅地说道:“你或许是不懂我的追求,但我却是一直在做,你可以不懂,因为这才是我。”

    何向东抿着嘴,半晌没说出话来,他也被这人噎的够呛,没一句听得懂啊,最后无奈对张文海说道:“张先生,您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嘴里是常说一些正常人听不懂的话,我让他进来是帮着干活的,您别搭理他就行了。”

    张文海怒道:“干活,干个屁,东子你看着。”张文海对吴萧喊道:“嘿,那谁,去剧场里面把地扫了。”

    吴萧抽着烟,缓缓吐出烟头,斜斜看着张文海,露出一丝无奈和鄙夷,还有发自内心的轻视,仿佛张文海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两者的精神境界相差太远,他淡淡说道:“你不懂。”

    “啊……”张文海捂着胸口,气的不行了。

    连何向东也被吴萧这副样子给吓一跳,半晌都没话说,昨晚天黑他还真的没发现这一幕,这个表情也太刺激人了吧,连范文泉嘴角都好好抽搐了几下。

    一根烟头抽完,吴萧把烟头扔地上,用脚撵灭了,在门后面把扫把拿出来,道:“我所经历的就是我想要的。”

    说完,他直接拿着扫把出去了。

    房间三人好半天之后才缓过神来,何向东问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范文泉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茫然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他好像是扫地去了。”

    “哦。”何向东点点头。

    张文海也在椅子上坐好了,犹自生气道:“这人你是哪儿找来的,怎么嘴里一句人话都没啊?”

    何向东苦笑道:“咱们园子门口不是经常有一个乞丐嘛,他不是还帮咱盯着上面的来人嘛。”

    “是他?”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人齐齐惊呼。

    何向东点点头:“昨晚跟他聊了,发现这人还算是不错,而且又不要工钱,管饭就行,所以就让他来帮忙了。”

    听了何向东的解释,范文泉不禁皱眉问道:“这人来历不明的,你就这么随便把他招进来?”

    何向东道:“他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面的人,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只有他自己的追求,别的就什么都不顾了。这样的人是可敬的但也是可怜的,唉,我也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也是正好园子缺人,我又放心他,就把他招来帮忙了,就是打打杂,也出不了什么问题,实在不行到时候再让他走就是了。”

    “哼。”张文海发出一声冷哼,显然还没有忘了之前吴萧那极为犀利的一记不屑的眼神,但是听了何向东的解释,他也就没有再去找吴萧的麻烦,不过他是打定主意不和这种怪人打交道了。

    唉,其实这老头也是心善,一听吴萧之前是乞丐,他的心就软了。

    过了一会儿,吴萧把剧场打扫好了,还拿抹布擦了一遍,何向东和两位老先生,也赶紧过去看了一下,这一下他们发现了吴萧的硕果仅存的一个闪光点,就是做事认真,打扫的就跟舔过的一样干净。

    三人脸色都好看许多,虽然这人是奇怪了一点,嘴里没有一句人类能听懂的话,但是做事还算利索的,这就算不错了。

    中午的时候,何向东是买的快餐,吴萧一个人吃下去两份,外加一斤炒饼,好吧,这位饭量还真是不浅。

    要开始卖下午的票了,何向东是没敢让吴萧弄,他是害怕这位把观众都给吓跑了,这回还是范文泉负责的。

    本来何向东是想自己弄的,只是这时候郭庆带着那位苏小娅同学过来了。

    何向东在后台招待的他们,还不等他动手,郭庆就忙不迭端茶倒水,弄点心,服务地别提有多周到了,脸上还带着典型狗腿汉奸的笑容,果然不愧是在抗日剧里面混出来的人物,自然地不得了。

    何向东是第一次见苏小娅,这位女同学长得很漂亮,柳叶弯眉,眸含秋水,琼琼玉鼻下面一抹嫣红小嘴,巴掌大小的瓜子脸,典型的江南烟雨如山水画一般的美女。

    苏小娅很大方,站起来和何向东握了一下手,道:“你好,何先生,我是苏小娅。”

    何向东也笑道:“我是何向东。”

    打完招呼之后,两人陷入了沉默的尴尬,苏小娅毕竟还是学生,还有些腼腆,也不善和人交际,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话题了,何向东也是如此,他其实不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的。

    气氛有些微妙和尴尬,而郭庆只是坐在一旁看着苏小娅傻笑,这货没治了。

    还是何向东先开的口,他道:“听我师哥说办专场的主意是您给出的,我们用了,很不错,来的人也很多。”

    苏小娅也笑了,巧笑嫣然,煞是动人,郭庆都看痴了,她道:“一点拙见,让何先生见笑了。”

    何向东摆摆手道:“您太客气了,这主意是真好啊。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们这次请你过来啊,还是想让你帮着我们出出主意,我们都是不懂做生意的人,也没什么好法子,所以想向您这位专业人士请教一下。”

    苏小娅道:“不敢当,我还在念书,经验不多,只能提出一些理论性的建议,具体的采纳还有操作还是要看何先生你们的了。”

    何向东点点头道:“哎,您尽管说,我们感激不尽。”

    涉及到自己的专业知识了,苏小娅瞬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再没有之前那副江南柔弱小女子的样子,反而像是一个强势的商场女强人,她看着何向东的眼睛微笑又自信地说道:“北京有无数的烤鸭店,但是出名的只有全聚德和便宜坊两家,但外地人却只知道全聚德而不知道其他的,这是为什么?”

    何向东有些不明所以地摇摇头道:“不知道。”

    苏小娅微微一笑,缓缓吐字道:“因为他们有腔调。”

    “腔调?”何向东不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