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祖来了
    看着眼前这一幕,很多老艺人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这些传统段子都是他们当年吃饭的家伙。

    当年为了学一个好段子,不说是求教问艺了,就是给别人当儿子装孙子都肯干啊。可是现在呢,这么多好的段子居然******要失传了。

    这怎么能让人不难受啊。

    少马爷用手搓了搓脸庞,把头发往后一抓,然后放下,眼神中多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神彩,不仅仅是欣赏,还有更多别的味道,他问:“你现在在哪儿工作?”

    何向东回答道:“我在北京开了一家小相声园子,我在里面说相声。”

    少马爷问道:“相声园子?民间的?”

    何向东点头道:“是的。”

    少马爷又问:“跟你师父一起?”

    何向东苦笑着摇了摇头,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他师父的事情,只是说道:“没有,是我跟我师叔,还有前面给我量活的张文海先生,我们一起弄得,他们两位老先生都是抛家舍业的捧我,他们真的付出了很多。哎,张先生回来了。”

    何向东站起来,用手示意了一下刚上完厕所进门来的张文海。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张文海。

    张文海顿时这场景吓一跳,本来手上还甩着水的,现在都不敢动了,惊愕地看着所有人,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变了,他不禁问道:“这怎么了,这是,我才出去一会儿,怎么都看我?”

    大伙儿也是边叹边笑。

    少马爷继续问何向东:“那你那个相声园子现在经营的还好吗?观众多吗,爱听吗?”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起来了,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何向东环顾众人,也不打算瞒任何人,实话实话道:“现在情况挺差的,每天开三厢都是入不敷出,我们都是在往里面砸钱。”

    在场所有老艺人齐齐一默,连张文海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是苦笑,园子里面的情况是好了很多,可依然是入不敷出啊,现在缺的钱都是在用他的养老钱往里面垫。

    顿了顿,少马爷看着何向东,很认真地问道:“情况这么差,你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吗?”

    何向东回答很果断:“要。”

    “为什么?”少马爷又追问了一句。

    何向东没有立刻回答,稍微思索了一下,说道:“也说不好是为什么,我喜欢说,观众喜欢听,这就够了。”

    “好,好啊,嗬,真是一个傻子啊,可相声界就缺你这样的傻子。”少马爷感慨不已,说道:“有机会跟我去见见我家老爷子,他应该会很喜欢你的。”

    何向东瞬间抬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少马爷的,少马爷家的老爷子可不就是相声界的那位传奇人物嘛,目前相声界辈分最高,艺术水平最高的那位马三爷。

    一个逗你玩,几代人的共同回忆啊。

    “真的可以吗?”何向东又问了这样一句,他知道马三爷身体不太好,都住在疗养院里面,现在基本上已经不表演了。

    少马爷道:“这段日子,老爷子身体还不错,你不知道吧,其实这个传统相声集锦就是我家老爷子担任的顾问,赶明儿我把他接过来,看看他能不能录上两个小段儿。”

    张永爷也说道:“其实理应是我们登门拜访的,话说我也好些年没见着三爷了。”

    少马爷笑道:“我跟老爷子说过你来了,老爷子挺高兴的,还让我给小张麻子带个骂。”

    张永爷哈哈大笑,他外号就叫小张麻子,还有一个艺人叫张春奎,外号叫大张麻子,都是艺术水平非常高的老艺人。

    只是他这些年辈分高了,别人都不敢这样喊他了,也只有马三爷这样跟他很熟的人才这么叫他,而且别人都是说帮我带个好,人家这儿直接给带句骂了,交情不够可不敢这么说。

    张永爷笑着说道:“哈哈,三爷还是这么爱逗啊,要不明儿我去拜访拜访老爷子?”

    其他艺人也纷纷说道:“是啊,我们也想去拜访拜访三爷。”

    “三爷是我们说相声的里面辈分最高的了,这是我们老祖啊,我们得去拜访拜访啊。”

    ……

    少马爷笑着伸手压了压众人吵杂的话,说道:“大伙儿的这份心,我先替我家老爷子谢过了。大家也不用特地去拜访老爷子,其实老爷子是我们这个节目的顾问,我们的表演他都会看的。然后摄制组这边的人也跟老爷子联系过了,明天老爷子会过来录两个小段儿,到时候大家就看到了,不用特地跑一趟。”

    韩文德激动道:“老祖也要来使活儿啊,太好了,这回是真来着了。”

    老王也道:“是啊,三爷现在可不怎么上台了啊。”

    ……

    节目一直录制到傍晚,因为明天马三爷要来,何向东和张文海也都没回北京,能见着这位大能的表演可是件很难得的事情啊,尤其是何向东还存了请教的心思。

    晚上,他也没去别的地方,到了张永爷的屋里,和张永爷聊了很久,前面张永爷上台演了一场,让他佩服不已了,不愧是江南旗啊,这实力。

    张永爷也是非常擅长学唱的人,他和何向东聊了很多,也聊了很久,有讲作艺的,有讲做人的,也有讲相声行内的一些事情,小屋子里面常常有笑声飘出来。

    张永爷学识很渊博,是从旧社会过来的老艺人,又在江南奋战多年,他的人生阅历很丰富,艺术水平也极高,给何向东不少启迪,也教了他很多技巧性的东西。

    这种技巧是轻易不外传的,相声这行是无师不传,无祖不立的,不是入了门的亲徒弟,连儿子都不会教的。张永爷肯教何向东这么多,真是老先生高风啊。

    第二日,马三爷来了。

    三爷就像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很干很瘦,一对很明显的招风耳,跟邻家大爷没什么区别,说话也很和善可亲。

    一行人上前问好,马三爷也微笑着一个个打招呼过去,还时不时开几个小玩笑。

    到了何向东这里,何向东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老祖好。”

    马三爷笑眯眯地看着何向东,问道:“方文岐的徒弟?”

    何向东道:“是的。”

    马三爷道:“挺好,你师父很多年前就来跟我问过艺,很好的艺人,你也很好,昨天志明都跟我说了你的事了,孩子,你做的好啊。”

    何向东眼眶忍不住有些泛红,他们这些年的坚持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他们的,他知道有很多人在背后骂他们是傻子,可他们还是一直这样坚持下来了。不为别人的评价,只为对得起相声两个字。

    可今天听见马三爷这样的评价,还是让他鼻头发酸。

    马三爷看着何向东,不慌不忙继续说道:“昨天你使的八大改行,他们刻成盘拿给我看了,你使的很好,尤其是柳活儿,真是一绝。”

    何向东道:“您多指点。”

    这时候,导演赵尔然也到后台了,就在门口喊道:“三爷,录制就要开始了,先录您的吧。”

    马三爷对他点点头,说道:“哎,我就出来。”

    赵尔然退走到前台去了,马三爷把外套脱了,开始往身上穿大褂,少马爷在帮他弄,马三爷边穿边说道:“在技巧上啊,你已经很不错了,基本上没什么可挑的了。要说欠缺啊,还就是年龄上面,得要跟观众多交流多磨合,说相声重点不是在台上说,而是在台下听。”

    系上最后一个扣子,马三爷用手顺了顺大褂,说道:“当然了,这个急不来,需要很多年的磨砺,你还年轻,还要多说,多对观众说。相声这门艺术啊,就是面对观众的一门艺术,不一定非要执拗在台上的表演,更要紧的是和观众表演,只要他们认可你,你就算是聊天那也是相声。”

    马三爷最后弹了弹袖子,对何向东微笑着说道:“所以啊,仔细瞧着。”

    说着,马三爷负着手就往台上走。

    何向东赶紧跟上,马氏相声,真正的精髓要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