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狗大户
    一行人赶紧迎了上去,抱拳拱手笑着打招呼:“少马爷,张永爷,您二位来了。”

    张永爷年纪也大了,干瘦干瘦的一个小老头,也笑着拱手回礼,说道:“可不来了嘛,来来来,都坐都坐,不用这么客气。”

    少马爷是个很文雅的人,笑起来很有味道,他拱手道:“诸位好,来,都坐吧,别杵着看我们了。

    何向东对这二位也是闻名已久,但是一直没见过,这次可算是见着真人了,他也对这二人抱拳拱手喊道:“少马爷,张永爷。”

    那二人也瞧见何向东了,还以为是来学习的青年相声演员呢,两人也只是对何向东微笑着点了点头,倒是也没多说什么。

    现在还没开场,二人也就在观众席的第一排坐了下来,攀谈了起来,没一会让,两人的搭档也来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圈子,少马爷和张永爷那里是一个圈子,何向东这一块也是一个圈子,何向东算是已经快融入这个圈子了。

    韩文德瞅了那边一眼,说道:“哎,我说那两位可真正是大角儿啊,那进来的气场,嚯,可是了不得了。”

    老王轻声说道:“以前老是听说少马爷说话很冲,今儿一瞧人挺和善的呀。”

    老艺人里面有个叫刘腾之的老头儿,他说道:“什么呀就说话冲,那是说话直,这操蛋的事情多了去了,你还不许让人说了啊,我看少马人挺好。”

    韩文德笑着言道:“要想混得好,全靠马屁响。”

    刘腾之道:“去你的,糟老头子,我要拍马屁就过去拍了,至于在这儿跟你们啰嗦吗?”

    众人也是一笑。

    韩文德看着何向东,说道:“要拍马屁得小伙子去,人家都是名家大腕,你赶紧去跟人家请教请教,这没什么好害臊的,年轻人嘛,多请教问艺,对你没坏处。”

    其他几人也是微笑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很是感动,他知道这是这几位前辈的好意,他也正有想求教的想法,当下便说道:“那我先过去。”

    老王道:“赶紧去吧,等会人家都走了。”

    何向东笑了笑,站了起来,正准备过去求教,结果来人了,录制的节目的摄制组来了,导演,摄影,编辑来了一大群。

    导演赵尔然走进来了,穿一身标准的导演服,就是身上全是口袋的那种,也是幸好这剧场里面有暖气,不然非冻死他不可。

    赵尔然眉头皱起来了,不悦道:“怎么又在剧场里面抽烟啊,就不能在外面抽完了再进来吗,等会观众就进来了,这让人家怎么呆啊?”

    何向东回身看几个烟鬼,这一眼却把他给惊住了,也不知道这几人是变戏法的还是说相声的,才这一转身的功夫,这几人手上的烟就不见了,更神奇的地上那一堆烟头也没了。

    我的天,何向东目瞪口呆,这水平说相声可惜了吧。

    韩文德还一脸严肃,认真地和老王说道:“老王呀,你说学叫卖里面那个学叫卖蔬菜的那一溜儿,我一直掌握不好,你说这里面有什么技巧没有啊。”

    何向东很鄙视地看着他,老艺人也这么道貌岸然啊。

    老王也没答话,就是缓缓点头,一张老脸憋得通红。何向东凝神一看,发现老王鼻孔微微有一丝白烟飘起,他当时就乐了,这是一口烟没吐出来啊。

    说相声里面就没好人,同是一伙人的刘腾之憋着坏笑过来了,道:“老王啊,你儿子长得不像你,你也不用气的冒烟啊。”

    老王狠狠瞪刘腾之一眼,鼻头的白眼倒是冒的更多了,跟要成仙似得。

    那一群老艺人顿时缺德地狂笑起来。

    导演赵尔然没好气地瞪了这群人一眼,这些老艺人本事是有,但是毛病也多,他这段时间可没少见识,当下他道:“行了,别笑了,赶紧到后台换上衣服,观众这马上就要来了,我们的录制也要开始了。”

    听了这话,那些老艺人也不再废话,纷纷往后台走去。

    何向东见联系他的那个编辑张云逸还没来,就先在观众席上坐着了,张文海也坐在他身边,等人家来了再安排吧。

    不一会儿了,曲校的学生,还有青年相声演员也来了,自打去年节目开始录制,就没少年轻人进来学习观摩。还有观众也进来了,二百来人的小剧场坐的满满当当,叽叽喳喳的吵杂声也响起来了。

    相声的表演,底下不可能坐的全是同行。它对观众有对观众的演法,对同行有对同行的演法,这是不一样的,对同行你更多要展现一些技巧性的东西,反而观赏倒是其次了,对观众更多是要把他们逗乐了,观众就爱听你胡说八道。

    现在台下坐了不少同行,这对相声演员来说也是一个挑战,同行也是干这一行的,都是吃过见过的人,你的包袱扔出去人家不一定会笑,这会影响到台上的演员的表演,这就吃功夫了。

    张文海对何向东说道:“这怎么回事啊,那个叫张云逸的怎么还没来啊?”

    何向东也皱着眉头道:“是啊,那人看着是个急性子啊,这会儿怎么这么淡定了啊。”

    张文海道:“那咱俩怎么办啊,是这儿等着,还是去后台啊?”

    何向东想了想,说道:“咱现在这儿等着吧,要是张云逸还不来的话,咱们再去后台找人问问。”

    张文海也点头了,他俩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熟悉这流程,就只能这样子了。

    表演很快开始了,摄影机也架起来来了。

    一对对老艺人出场,说的都是传统相声,捧哏的在桌子里面,逗哏的在桌子外面。

    何向东也坐着看台上的表演,真别说有些老艺人是真有水平,裉节尺寸拿捏地特别好,特别有味,观众反响也相当好。

    稍顷,少马爷也出来了,他今天说的就是大保镖,都说相声里面文怕文章会,武怕大保镖,没点能耐的是真不敢说。

    何向东在台下是听得津津有味的,越听就越佩服少马爷的水平,简直厉害,把这么一个唠唠叨叨没有太多包袱的节目说的这么有味道,裉节尺寸妙到巅毫,水平之高,令人叹为观止,恐怕少马爷的艺术水平已经不弱于他父亲了吧。

    少马爷这儿刚表演完,等了半天的张云逸终于来了,他一见何向东和张文海还坐在观众席,立马就跑过来了,责怪道:“哎哟,你们俩心是真大啊,这都开演了,怎么还坐这儿啊,赶紧跟我去后台,马上就是你们的节目了。”

    说着,他就拉着何向东和张文海往后台跑去,都不给人家说话的机会,何向东本来还想解释的,现在也败给这位急性子的人了。

    张云逸这急性子的一番话倒是没收声,一下子就被坐在何向东后面那帮年轻的相声演员听见了,这一下子就炸开窝了。

    “不是吧,那年轻人也要上台说相声啊。”

    “不能吧,这次不是说传统相声嘛,那个小年轻会什么啊,还是一张娃娃脸。”

    “你没听刚才那人说啊,让他赶紧准备,马上就是他的节目了。”

    “这人不会是个关系户吧,现在这个节目在电视上挺火的,然后他来蹭老艺人的名气上电视?”

    “我去,肯定关系户啊,妈的,一个小孩子懂个屁传统相声啊,我都来不了,他会个屁啊。”

    “妈的,狗大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