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再去天津
    “对。”范文泉点头说道:“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啊,这几十年来,咱们这些传统老相声就没再演过,这一次不仅演了,还在电视上播了,真是件大好事啊。”

    何向东还有些迟疑,他皱眉问道:“这电视台不会乱指挥我们吧。”

    范文泉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被上次上电视给弄怕了对不对?放心吧,这一次的录制不一样,这一次是拯救传统相声,他们录下来是要拿去评奖的,不会干涉你们演员的表演。”

    “还有啊,这去年就已经把第一卷录完了,今年录第二卷,去年找的都是天津演员,于宝林先生啊,文亮文华姐弟啊,还有田立禾先生啊,这些人都去了,哦,对了少马爷也去录了,这个节目顾问还是马三爷呢。”

    何向东微微有些吃惊,说道:“阵容这么豪华啊,他们把这么多老先生都请出山了啊?”

    范文泉也有些兴奋,说道:“那可不,今年录第二卷就开始面向全国请老艺人出山说一段儿了,摄制组都跑边中国了,南京啊,合肥啊,武汉这些南方地区也去了,连那些隐退很久的老先生都给找来了,连张永熙都给找来了。”

    何向东这回是着实吃了一惊,问道:“北侯南张的张永熙?”

    范文泉道:“可不就是这位江南旗么。”

    所谓北侯南张指得就是侯宝林和张永熙两位老先生,这位张先生可是和侯宝林齐名的人物啊,又和刘宝瑞、关立明合称刘关张,因为就在久在江南卖艺演出,所以被称为江南旗。

    这位老先生相声功底十分之强,尤擅学唱,不仅唱功了得,更是涉猎范围极广,大鼓、评弹、戏曲、单弦等等皆能在其相声中展现出来。张永熙先生最大的贡献就是把相声这门艺术带到了南方,开宗立派,广授弟子,在南方把相声发扬光大。

    其实说到这里,何向东就已经有些动心,他其实一点都不排斥电视,他知道这对相声演员来说是一个最好的平台,他害怕的就是被那些根本不懂行的人乱改相声,结果弄一些狗屁不通的东西出来。

    这回这么多老艺人都出山了,又是要拿去评奖的东西,演的肯定是原汁原味的传统相声了,他早希望有这样一个平台了,这回就算不能上电视,能见到这么多位老艺人已经是一件莫大的幸事了。

    他对范文泉问道:“师叔,按理说他们请的都是成名已久的老艺人,这回怎么找到我这个小年轻头上来了?”

    范文泉笑了,也不着急答话,靠在椅子上舒舒服服地坐好,摸出一根烟来点着,抽了几口,才说道:“负责这次录制的一个编辑,叫张云逸,我以前和他有点交情。在年前你和老张不是在园子里面说相声嘛,我借了个摄影机把你们俩的相声拍了下来,给人家寄过去看了。”

    “人家拿给金爷这些负责提供艺人名单的前辈们看过了,人家觉着你这小伙子不过,让你作为一个青年相声演员过去一趟,可以上台表演一段,但是能不能收录进集锦里面就不好说了,能不能上电视也说不准,毕竟你还年轻,他们也不了解你的本事。”

    何向东点点头,说道:“能不能上电视的倒是无所谓,能和这么多老艺人讨教问艺,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范文泉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那成,你赶紧收拾一下,和老张尽快去一趟天津,园子这边你不用担心,我会把郭庆找来帮一下场子的,反正也就几天时间。”

    何向东道:“好,我明天就出来,多谢了师叔。”

    范文泉笑呵呵,叼着烟卷说道:“你这孩子跟我客气什么。”

    何向东也是一笑。

    ……

    第二日,何向东就和张文海一起出发去天津了,是坐火车过去的,住处的安排是音像馆旁边的一家宾馆里面,两个人一间房,何向东和张文海住在一起。

    也是在当天,他们见到了范文泉说的老朋友张云逸,这位和张文海本家的张姓人和张文海长得也像,很干很瘦,眼珠子还很大,还是大脑袋,长得像火柴似得。

    这人说话语速很快:“你们就是老范介绍来的吧,谁是何向东啊?”

    何向东道:“我是何向东,您就是张云逸张老师吧?”

    张云逸道:“别叫我老师,我不是老师,你叫我张编辑就行,或者叫老张也可以。”

    何向东笑笑,从善如流道:“好的,张编辑。”

    张云逸看了看在一旁的张文海,问道:“您就是张文海?”

    张文海带着副老式眼睛,很斯文,说道:“可不就是我嘛。”

    张云逸又道:“成,咱这就算见面了,你二位就先在这里住下,这宾馆住的都是说相声的,明天你们去音像馆那个剧场里面,我在那里等你们,轮到你们表演的时候我再跟你们说啊。“

    何向东道:“好嘞,您多费心。”

    张云逸道:“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说着,这人就往门外走去,这还是个急性子的人。

    何向东在门口说道:“您慢走啊。”

    关上门后,张文海问他:“这么些同行都住这个宾馆里面,我们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何向东反问道:“张先生,您这儿有认识的老朋友吗?”

    张文海稍加思索,道:“应该没有吧,我也没听说哪个朋友来这里了。”

    何向东道:“那咱们明天去剧场的时候再去和他们打招呼好了,现在突然冒昧登门有点不合适。”

    张文海也同意了。

    这一夜,两人就在这家宾馆住下了,何向东对接下来的表演隐隐有些期待了起来。

    第二日早上,他和张文海吃了早饭,换上了大褂就过去了。

    摄制组的人还没来,剧场里面倒是坐了不少老艺人,这群人趁着摄制组没来,正在抓紧时间吞云吐雾,胡吹海侃。

    见着何向东和张文海进来,也没有过多的惊讶,这段时间来听他们相声的青年相声演员和曲艺学校的学生多了去了,他们也早就见怪不怪了,还以为何向东也是如此。

    一群说相声私底下坐一起了,那聊天的场面一定劲爆。

    “我就说老王和他小姨子有一腿吧,他小姨子的孩子小时候没瞧出来,现在长大了是越来越像老王啊。”

    “滚蛋,少他妈胡说。”

    “嘿,我还胡说,你们知道每次老王私会他小姨子都是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旁边几个老头抽着烟猥琐笑着在问。

    何向东也凑过去搭茬:“那肯定是说我在家已经把手洗干净了,你过来先把牙给刷了。”

    几个老头顿时就是一愣,纷纷看着何向东,少顷皆大笑,那人对何向东说道:“嗬,还是你小子坏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