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就是相声界
    这个相声集锦是对传统相声的一次抢救工程,要把那些传统相声段子记录保存下来,不至于随着老艺人逝去,有些段子只有耳闻却没法目见。

    现在相声的大流还是以十大笑星为主的新相声,提倡歌颂或者讽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晚会相声。留存下来的传统相声,还是在几十年前,马三立、侯宝林等名家录制过一些无关痛痒的传统相声,再后来就没有了。

    这一次的相声集锦演的就是真正的传统相声,找的演员也是真正能演传统相声的演员,都是打小学相声,基本功很扎实,是有真本事的那群人。

    还有一批是从旧社会就说相声过来的老艺人,很多是已经退休在家了,还有一些是散落在民间的。有很多老艺人多年不演出都快被观众遗忘了,当摄制组去拜访于宝林先生的时候,于先生厕所里面堆满了蜂窝煤,也在烧煤饼炉子,老先生说能省一点是一点,跟普通的退休老人没什么两样。后来这位于宝林先生在1998年的时候,牵头在天津办了第一个民间相声剧场。

    录像的地方是在天津音像馆的小剧场里面,这里面的装饰也是按照传统的风格,舞台的背景是红色的,上面悬挂着一把大扇子,舞台每一角都挂上一盏宫灯,下场门的地方还摆上一盆绿色植物。

    演员们也都换上了传统的中式大褂,舞台中间摆一个小桌子,上面铺好紫红色的绒布,再把扇子、醒木、手绢按照传统的老规矩摆好,一切依足了老规矩。

    录制的剧场是能坐二百来人的,而且每一次录制底下是一定有观众的,因为相声一种面对观众的表演,你是一定要根据现场观众的反应来调整你的表演的。

    这一次不跟某些电视台的录制相声一样,很多电视台都是底下一个观众都没,台上相声演员把词背完,然后把笑声掌声后期配上去,这叫背台词可不能算是相声。

    而且这一次的录制是在天津电视播放的,一边录一边播,在后世被大众熟知的《武坠子》《口吐莲花》等传统节目在当时可真正是新鲜玩意儿啊,这其实是一件挺可悲的事情。

    第一卷的录制所用的演员基本上都是天津人,天津的老艺人,有人曾经笑谈85年评选的相声十大笑星没一个是天津人,天津相声窝子这个名号已经是名不副实了。

    可是这一次却狠狠打了那些人的脸,那些老先生老艺人齐齐出山,脱掉了汗衫、大裤衩,换上了传统大褂。扔掉了蒲扇,换上了折扇。丢掉了拖鞋,换上了布鞋,着实让人见识了一把什么叫做相声发祥地的底蕴。

    这些老艺人的艺术水平自然不必说,传统段子也早就烂熟于心。节目在电视台一播出,立刻在天津引起巨大反响。

    那些早就习惯了晚会相声的观众这回是真正见识了一把什么才是真正的相声,什么叫垫话,什么叫开门包袱,怎么入活儿,怎么甩底,怎么现挂,什么是返场,什么叫做铺平垫稳三翻四抖,什么才是真正的说学逗唱……

    这才是相声真正的魅力。

    可惜啊,好景不长,节目播出没有多久。就受到了北京城某些曲艺界高层人士指名道姓严厉批评天津复演传统相声,说这是倒退,说这些破落玩意是对大众精神的污染,不允许这种东西再出现在舞台上。

    录制也由此一度被迫中断。

    后来摄制组出台紧急措施,把一批争议性较大的传统相声剔除出去,只演出一些无关痛痒的节目,另外还召集了专家学者,还有各大媒体,广大群众一起讨论传统相声,最后大家都认为这是对旧社会人情风貌市井文化的一种展现,应当继续录制,算是勉强用舆论的力量顶住压力了吧。

    后来为避免麻烦,再播出的时候片头的集锦也出现了,“糟粕和精华并存”,“展现相声技巧”等说明性文字。由此,第一卷集锦得以录制完成,第二卷将在97年开始录制。

    唉……

    这就是相声界啊。

    ……

    快到年关了,来北京工作的外地人也都回家了,偌大的一个北京城顿时空旷起来,向文社也正式关门歇业了。

    到过年了,何向东愁思泛滥,他开始想师父了,从小到大每一年春节都是跟师父一起过的,现在师父在上海,可他却又不敢过去,这心里啊,真的别提多别扭了。

    他知道师父在上海过的不错,张玉树经常跟柏强通电话,关于师父的消息,何向东也都是从柏强那里听来的。

    何向东是真想和师父一起过年,所以他让柏强跟张玉树联系联系,探一探师父的口风,柏强也答应了,过了几天,柏强传来消息,说是估计没戏。

    何向东也不敢真的跑到上海去试探师父的底线,只能默默嘟囔了几声倔老头,然后一个头磕在地上,朝着南方,给师父磕了几个响头,算是聊表心意了。

    这一年他的除夕自己在家过的,年夜饭吃的很早,下午三点多就吃了,是田佳妮过来陪他一起吃的,也很简单,两人手工包的饺子,但是吃的很温馨。

    吃完之后,稍微坐了一会儿,田佳妮就回去了,她家里还有一个年夜饭要吃,这个不去就不像话了。

    田佳妮走后,就又剩何向东一个人了。他从箱子里面翻出来当年田佳妮送他的分别礼物,那根竹制的鼓签,又细心的摩挲了一遍。

    天已经黑了,只余一点微光,外面又飘起了雪,白茫茫一片,天地之间在这一刻变的很干净,放眼望去再没有行人了。

    何向东手执鼓签,望着窗外飘雪,目光沉凝,脸上无甚表情,轻声吐字道:“你好,1997。”

    年后,务工者返城开始,北京城又热闹起来了,向文社正式营业,这一年生意的确好很多了,每天都有几十个人看相声,多的时候能过六十。

    可是还不等何向东开心多久,范文泉却给他带了一个最新消息。

    “什么?让我去天津参加传统相声录制?”何向东对范文泉惊讶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