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起色
    刘青阳搓着手,说道:“这也不是我想要涨价的,我们老板他非要……我这也没办法不是。”

    何向东皱着眉头,不满道:“那也不用一下子来一万这么多吧,这涨的也太快了吧,我们来才几个月啊。”

    刘青阳有些尴尬,道:“这是我们老板说的。其实吧,我实话实话,咱这地段不错吧,这都三环里了,而且旁边就是商业区,人来人往的这么多人,多适合做生意啊。而且咱这剧场也大,能做三百来人呢,这音响灯光,暖气空调这都是有的,不能否认是一个好剧场吧。”

    何向东道:“是,这是好地方,可是突然一下子涨这么多,这谁受得了啊。”

    刘青阳叹了一口气,他也特烦他老板,每次这种得罪人的事情都让他来干:“您几位也都知道,我们这里是以前是小电影院,后来才改的剧场,这也是第一次招租,我们老板还以为这地方没什么人要的,就收了一个本钱,本来就算是便宜的。”

    “你们到这边之后,又来了一个南方的话剧团,他们也想租这个地方演话剧,给的价还不低。我们老板也动心思了,后来又主动向其他一些话剧团啊,曲艺啊,滑稽戏什么的一打听,发现他们都愿意花高价租我们这地儿。我老板当时就动心想租给他们了,后来我说还是先来问问你们吧……这不……我这不来了嘛。”

    何向东、范文泉还有张文海对视一眼,脸色都沉重了几分,看来这剧场是铁了心要涨价了,他们要是不接受涨价,这个剧场就得要租给别人了。

    何向东很清楚这个价格已经超过自己这些人的承受能力了,尽管很不舍,他还是说道:“唉,算了吧,这个价格我们……”

    “等会。”张文海说话了,这个蔫蔫的老头子,干瘦的脸庞上满是凝重,他道:“一万就一万,我们租了。”

    何向东惊道:“张先生。”

    张文海摆摆手,道:“东子,这个剧场确实很好,地段,装修,设施各方面都好,一万一个月虽然很高,但也值。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他要是一个月前来说要涨价,我二话不说马上就走,现在我就真有点舍不得了。这段时间你都在外面跑穴,剧场里面的事情你不清楚,你问老范,咱们这里真的有起色了。”

    何向东看向范文泉,范文泉皱着眉头,沉着脸点点头。

    张文海继续道:“也是这几天实在太冷了,咱们剧场来的人才少一点,前段时间,下午晚上一起有小40个人啊,你去跑穴的时候,老范还把他徒弟郭庆叫过来帮了几场,你都没见着人家。”

    “咱们刚来那会儿,从早上忙活到晚上才三五个人啊,连电费都不够。这过去才几个月啊,翻了这么多倍了已经。而且这里面有很多熟面孔,有一个叫老孔的退休老头,现在没事,每天都来捧场,还有几个上班的小年轻周末也准过来。”

    “这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啊,我是真不舍得了。咱们一天四十来人,一个月也有六千多块钱了,本来是够租钱的,现在涨价了,是还短点。但没事,我们可以先补这个空子,我相信明年来听相声的人会越来越多的,咱们也会宽裕很多的。”

    “我呀,我现在是越来越觉得我们把相声搬回小剧场演出这一步走的实在是太对了,观众还是很爱听的。我相信咱们园子会越来越好,相声也会越来越好的,咱就在这儿说。”

    范文泉也道:“东子,我也同意老张的说法,咱就在这儿说,钱不够我们两个老头先顶上,明年应该一切就都好了,我们都有这个信心。”

    何向东其实也是很不舍的,现在又听见两位老先生也是这个意见,他便对刘青阳咬咬牙说道:“好,一万就一万,我们租了,我会尽快把钱给你的。”

    刘青阳大喜过望,道:“好,您多费心了,也多担待,我也是给别人打工的对吧。”

    “哼。”张文海看着刘青阳,鼻头发出一声哼声,道:“爷们儿,别来这套。生意我也做过,但是也没你们这样的,我们刚来才三个多月你们就来这套,不合适吧。”

    刘青阳道:“这都误会,这次是我对不住您了,我一定设宴赔礼。”

    张文海道:“赔礼到不用,这一次我们认了,就当是交朋友了,但你们也得给我一个说法。”

    刘青阳问道:“什么说法?”

    张文海道:“你们要是隔三差五又跑来涨一回价,别人给个高价你们又把剧场给别人了,那我们这生意要做不做了?这一次我们认了,但是你们至少要保证一年内不得涨价,另外不得把剧场租给别人,出高价也不行。”

    刘青阳稍加思索了一下,说道:“这个可以,合情合理,我可以先替我老板答应了。”

    张文海却笑了,说道:“咱们做生意都讲究个白纸黑字,你口说无凭的可不行。”

    刘青阳道:“您要写个合同的话,那我当然也同意,亲兄弟明算账嘛。”

    张文海也不多话,找了一张纸,唰唰写了起来,就简单的写了一下要求,条款,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再给刘青阳,说道:“拿去给你老板签字吧。”

    刘青阳接过来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问题,现在写字据签合同的也多起来了,他思忖着老板应该能答应,他便道:“行,我现在就拿回去,打扰了,打扰了,我先走。”

    何向东把刘青阳送到了门口,回来对张文海说道:“张先生,您这不愧是做过生意的啊,这都一套一套的啊。”

    张文海干瘦的脸上泛起苦笑:“咱这都是没经验啊,让人家钻了空子了,唉……”

    90年代这会儿,所有人的法律意识都很淡薄,根本想不到去签合同定契约什么的,连合同法都是99年才正式生效的。在这之前都是用的是经济合同法,涉外经济合同法,还有技术合同法,这些单行法。张文海刚才写的是租赁合同,归经济合同法管。

    想了想,张文海继续道:“这事也提醒我了,咱不能这样随意下去了,你说万一哪天工商局的,文化局上门查,咱们什么都没登记过,什么都证件都没,这到时候麻烦可小不了。”

    范文泉点了点头,也说道:“是这个理儿,东子,你得尽快找个时间去文化局和工商局跑一趟,把该弄的都弄好,这个咱也不懂,你找一个明白人帮着一起处理,咱也安心点。”

    何向东答应道:“好,我马上去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