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时酿
    这个叫时酿的年轻人,长得很帅气,剑眉底下一双有神的大眼,眼神很有味道,鼻子很挺,嘴唇很薄,脸上像刀劈斧砍一般棱角分明。

    他长得也很高,一身黑色衬衫西裤打扮,很精神,也很帅气,声音也很有磁性,最他妈可恶的这人身上还有一股子高贵的气质。

    正是中午休息的时候,范文泉和张文海两个老头去找地儿遛弯去了,后台没人,何向东就把时酿带到了后台,给他倒了一杯水。

    时酿用手指在桌子上轻扣两下表示感谢,却并没有动杯子,他把二郎腿翘起来,背部靠在椅背上,双手搭住放在肚子上,静静地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就坐在他对面,被时酿看的有些毛起来了,他才道:“您喝水。”

    “不用客气。”时酿只说了这么一句,就继续看着何向东,也不是直勾勾的看,他的眼神很温和,带有几分好奇,还带着几分不解。

    何向东也闹不明白这人怎么一进来就盯着他不放了,他抓紧自己的衣服的领口,说道:“那个……我……喜欢的是女人。”

    时酿没乐也没急,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也是。”然后继续盯着何向东看。

    何向东见没逗乐人家,就松开了抓着领口的手,干干地笑了一下,然后问道:“师兄,您今天找我有事?”

    “别那么客气,我不是你师兄,我今天只是想来看看一个叫何向东的人。”时酿淡然说道,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何向东身上。

    何向东点了点头,说道:“哦,那您现在看到了。”

    时酿道:“是的,我看到了,比我想象的要差。”

    何向东眉头一挑,没想到这人这么直接,他不由问道:“您这么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奚落我的?”

    时酿淡淡笑了笑,真是人帅笑起来都帅,他直接说道:“我喜欢田佳妮。&lt;&gt;”

    何向东顿时就是一滞,耳旁嗡嗡作响,一种很难言的感觉在心田泛滥,不知怎的,他现在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她喜欢你。”时酿又说了这么一句。

    何向东更是一震,脸皮都有些发麻,心里头的感觉更是说不清了,是激动是忐忑还是不敢置信,心很乱。时酿短短的两句话,却让何向东整个人都心乱如麻起来了。

    时酿看着震惊的何向东,默了默,继续说道:“我和妮子是从小一起学艺,一起长大,我喜欢她,虽然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她,但是我知道我喜欢她。她也很喜欢和我在一起,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直到最近她整个人都变了模样,我才知道她之前对我的感情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对哥哥的依赖。”

    何向东一直在听时酿说,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个人前面在奚落自己,后来又说他喜欢田佳妮,但是自己却对他提不起半点恨意。

    时酿顿了顿,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何向东,眼神很复杂,继续说道:“我后来问过妮子,她说她是喜欢上一个人了,那人叫何向东,所以我今天过来看看妮子喜欢的那个男人是什么样,我看到了,但我挺失望的,我在你身上并没有发现任何优点。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你和我相比,我没发现你有任何优势。”

    何向东一怔,道:“这么直接啊。”

    时酿道:“很抱歉,我就是这么一个直接的人。我了解过你,你在这边开了一个相声园子,但生意好像很不好,听说有一段时间你连饭都吃不上了。妮子后来还支持过你两万块钱,这是她卖了手机,卖了项链才凑齐的,我也因为这件事才知道她有喜欢的人了。”

    “啊?”何向东一惊,他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他一直以为这两万块钱是妮儿的存款,但怎么也没想到这是她卖了手机项链才凑齐的。&lt;&gt;

    时酿继续说道:“其实我挺瞧不上你的,要什么没什么,请原谅我就是这么直接,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妮子到底喜欢你什么。妮子也不告诉我,要不你自己说说?”

    何向东没有回答,只是皱着眉头呆呆坐着,思绪万千。

    时酿也没在意何向东的反应,他看着何向东,脸上撑出笑容,环顾后台一眼,继续说道:“我看你办的园子好像挺困难的,现在曲艺整体不景气,你们肯定是入不敷出,而且也没钱了吧。”

    “我家挺有钱的,在北京城算是不错的人家,我是很喜欢曲艺,才拜的柏先生学大鼓。我想我能帮上你,帮你上电视,帮你打广告,虽然现在曲艺整体不行,但是捧红一两个园子问题还是不大的。”

    何向东终于没有沉默了,他回看时酿的眼睛,自嘲一笑,说道:“代价呢。”

    时酿道:“如果我说让你离开妮子呢?”

    没有嘲讽,没有诱惑,没有威逼,就是很平淡地说一件事。

    听了这话,何向东喟然一笑,盯着时酿的眼睛,默默看了一会儿,道:“你说呢。”

    时酿也在看着何向东,两人对视很久,良久之后,时酿才挪开了眼神,淡笑道:“好,说的好。”

    顿了顿,又问:“你这个园子可是个无底洞啊,没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填满的,你打算怎么办?”

    何向东道:“我会很多,相声,各种大鼓,各地戏曲,坠子,琴书,各地的小曲小调,口技,快板,评书,我可以到外面跑穴卖艺,挣钱再补进来,实在不行,我再撂地去,总有办法的。”

    时酿道:“撂地?补这个无底洞?呵,值吗?”

    何向东看着时酿,摇头道:“不值,但我会一直这么做。&lt;&gt;”

    听了这话,时酿就再没说话了,盯着何向东看了许久,眼神中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何向东也很坦然地和他对视。

    半晌后,时酿才露出了笑意,道:“我现在有点明白妮子为什么喜欢你了,连我都有点开始喜欢你了。”

    何向东笑笑,没有答话。

    时酿把翘起的二郎腿放下,拿出一支钢笔,在后台桌子上拿过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了一串数字,然后合上笔,往何向东面前一推,说道:“有需要,打给我。”

    说完,他直接站起身来,走出去了,何向东就坐在椅子上也没起身去送,也没说什么话。

    等那人走出去之后,何向东才把目光看向桌子上那张纸,没有半点犹豫,何向东把纸拿到手里,没看一眼就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范文泉和张文海也在这个时候遛弯回来了,刚进门,张文海就问:“东子,刚才出去那人是谁啊?”

    何向东道:“时酿。”

    张文海乐了:“师娘?你师父口味可以啊。”

    范文泉没好气道:“别闹,东子,这到底什么人啊。”

    何向东想了想,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一个……很有风度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