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们是同类人
    何向东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传统相声过时了吗,过时了,但它过失只是里面的内容。哦,你说我前几天出门坐一个洋车,拉洋车的把我拉到法租界王老二家,我去向他接了一个洋火机,嗬,这玩意儿是比洋火柴好用啊。能不过时吗,现在谁还没个打火机啊,你现在还说这话,有观众爱听吗?”

    “但是过时的只是内容,你换了不就好了嘛,你现在就不能坐地铁去啊,就不能换个东西借,它的框架模式是没有过时的。就像我之前说的拴娃娃,传统老段子,我改过,薛果他爸爸王老爷子,王菊花薛菊花这是我自己加的,用的技巧技巧就是三翻四抖,一下一下往上翻,效果很好。还有后面的四大名山,原来的本子最后是翠屏山,我改成花果山,现在西游记电视剧多火啊。还有加他一个凑成四大天王,这都是新的东西,框架是不变的,内容改一改不就好了嘛,观众反响多好啊。”

    何向东再次长长叹了一口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段时间叹了多少气了,他又是心酸又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为什么一直在学在说传统相声,因为这都是宝贝啊,内容过时了可以改,但是这些框架是最宝贵的,一百多年来那么多老先生都用过,那么多观众都试过,这是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市场考验过的宝贝啊,多好的东西啊。”

    “可是现在居然有很多相声演员在说‘他们宁肯要不完整的新也不要完整的旧’,他们这是想把一百多年来那么多前辈的努力都给抛弃了,打算自己重新再总结一遍,再走一遍那些老先生已经走过的老路,你说他们是不是已经疯了。”

    罗明朗听得很认真,面色也是越来越沉重,连眉头也深深皱在一起,最后深深叹了一口气,沉默了。薛果自打何向东开始激动起来,他就一直在用两只手捂着脸,谁也不知道他手后面的表情如何。

    饭桌上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了,良久之后,何向东也松出一口气,面色也放松了不少,自嘲地笑了笑,又用手狠狠搓了几下脸庞,故作轻松道:“嗨,我跟你说这个干嘛。”

    罗明朗却摇摇头,很认真道:“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我虽然不是相声演员,但我是一个爱相声的人,我也不喜欢现在一点不好笑的相声,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但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了。”

    何向东苦涩地笑了笑,自嘲道:“我也只是情绪一下子没忍住,今天观众反响那么好,这证明相声没死啊,传统相声更不是没人听,观众多爱啊。还有我自己弄得那个园子,也没有什么生意,我们连房租钱都交不出来。相声为什么这么不景气,相声是没错的,错的是人。嗨,这反差太大了,所以我才一下子没人住,让您看笑话了。”

    罗明朗摇头道:“这没有,虽然你年纪小,但其实我挺佩服你的,尤其是你对相声的这份爱,虽然我不是你们行内人,但我还是想说相声界有你是一件幸运的事。”

    何向东淡笑着摇了摇头。

    顿了顿,罗明朗又问:“你那个园子不景气,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何向东摇摇头道:“呵,不景气不是我那个园子,而是这个行业,没事,我相信我那个园子观众会慢慢多起来的,老百姓还是爱听相声的。”

    罗明朗点点头,稍加思索道:“现在有很多工厂,尤其是大厂都在弄什么叫企业文化的,反正我也不懂,但是肯定有文艺汇演就是,这马上就是12月份了,快到元旦了,这汇演也就多起来了。在北京这几个郊县我倒是认识不少老板,他们也有办文艺汇演的打算,我不知道你们愿意愿意去啊,如果的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们联系一下。”

    何向东扭头看薛果,发现薛果已经把手拿下来了,他在用很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最后他强撑着笑脸对自己点了点头。

    何向东这才看着罗明朗,说道:“我都快饿死了,还有什么愿不愿意的,您要帮我,我何向东万分感激。”

    面对何向东的谢意,罗明朗也只是笑笑,道:“好好说相声。”

    “我会的。”何向东答应道。

    给罗明朗留的联系方式是薛果的传呼机号,何向东到现在都没有传呼机更别提手机了,吃完饭之后,何向东和薛果告辞了。

    出门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薛果抬头看着天边的群星,停住了脚步,何向东就在他身边停了下来,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

    半晌后,薛果把目光从天空挪到何向东那张平淡无奇的脸上,他的眼神很复杂,有钦佩,有感动,也有可惜,酝酿了很久,最后他只说了一句:“谢谢你。”

    何向东淡然一笑,摇了摇头。

    “我先走了。”薛果洒脱地说了一句,也不等何向东回话,扭头便走,只是这脚步是越来越沉重。

    看着薛果离去的背影,何向东目光幽幽,注视了许久,直到薛果的身影快消失的时候,他才轻声吐字道:“我们……是一类人。”

    从这一日起,何向东变得更加忙碌起来了,每天在园子里面跑,盯着城管在门口圆沾子拉人进来听相声,虽然依旧人不太多,但比之前好很多了。

    张文海是天天都在园子里面盯着的,据他所说他认出了几张熟面孔,已经来好几回了,隔两天就来一回,这是有回头客了啊。

    何向东对此表示很兴奋,对未来更是充满了信心,他相信这种回头客会越来越多,相声市场是消失了,但是自己可以慢慢培养嘛,观众还是爱相声的,只要听上几回,喜欢上了,这不就是市场嘛。

    无论到任何时候,笑是永远不会被抛弃的,只要还有人笑,相声就不会死。

    罗明朗那边有消息了,帮何向东接了不少活,快到元旦了,很多工厂单位,还有村里镇里都在搞文艺汇演,何向东着实忙活了起来,这些日子和薛果经常在外面跑穴挣钱,两人搭档的越发顺心了,友情也是直线上涨。

    到了冬日的某一天,园子里面来了一个青年来找何向东,他的第一句话就把何向东给惊住了:“你好,我叫时酿,田佳妮的师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