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四十章 过时了
    罗明朗喝了一口白酒,放下杯子,舒坦地呼出一口气,然后看着何向东和薛果,赞叹道:“你们二位的相声说的是真好啊。”

    何向东把筷子放下了,客气道:“这可不敢当,我们都是年轻演员,水平都还一般,您太捧我们了。”

    罗明朗摇头道:“没有捧啊,你们是真厉害。说实话,我从小就爱听相声,以前广播台老放那些大师的相声,马三立啊,侯宝林啊,刘宝瑞啊,我可爱听了。只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的多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现在就发现相声没什么好笑的了。”

    “电视里面放的那些我也不爱看了,有些时候闲着的时候又去翻翻那些大师的录像带,还是觉着他们说的好。这次办文艺汇演啊,我是找我一个朋友帮我联系演员的,他跟我说他找到文工团里面说相声的,问我要不要,我当时也没想那么些,就说来就来呗。”

    罗明朗有点兴奋起来了:“刚开始见到你们的时候,我一看是两个小年轻,我当时还心想这两个半大孩子还能说相声啊,要不是人已经来了,我都想把你们赶走了。呵,幸亏没有,你们可是真的给我一个大惊喜啊,我是真没想到你们能说的这么好。哎呀,多少年没听到这种感觉了,是真好啊,尤其是你唱的,太棒了。”

    何向东一直是微笑着听着的,听到罗明朗又夸自己,他赶紧道:“您太客气了,我们这一行讲究三分逗七分捧,一段相声的好坏,七分在捧哏那里。”

    罗明朗立马笑了,对薛果道:“对,这话我听过,薛果,薛老师,捧得是真好,我一个外行看了都感觉特别舒服。”

    薛果听了也是大笑,脸上的肉都挤一块了,他举起酒杯,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来,走一个。”

    罗明朗也笑着举杯:“来,走一个。”

    两人一饮而尽,何向东倒是吃的不亦乐乎,他都穷疯了,好不容易吃顿好的,哪管那些啊,这个性格他从小到大都没变过。

    罗明朗放下酒杯,继续对何向东说道:“我看你们的衣服,桌子啊什么的,是在说传统相声吧。”

    又问到自己了,何向东只能无奈地又把筷子放下,说道:“是的,我一直都是说传统相声的,包括《拴娃娃》和《八大改行》这都是传统的节目。”

    罗明朗道:“《拴娃娃》我是没听过啊,《八大改行》我记得侯宝林以前说过,好像跟你说的挺像的。”

    何向东道:“《拴娃娃》已经多年不演了,《八大改行》是我们相声前辈钟子良写的,后来很多相声前辈都改过说过,侯宝林先生也说过,他给起名叫《改行》。”

    罗明朗点点头,道:“这样啊,传统相声以前小时候还能看见那些老先生说,现在电视上都是新相声,说也怪啊,现在怎么电视上很少见传统相声呢。”

    何向东道:“原因很简单,他们不会。”

    听了这话,罗明朗也没再动筷子,反而皱眉思索了一下,然后才道:“不说传统相声也有道理,毕竟都是老东西了,现在人喜欢的应该不多吧,像我这种上了年纪的又听相声长大的人应该还听一点,别的人恐怕不太会了吧。”

    何向东再一次把筷子放下,得,今天这顿饭吃不好了,他抬起头看着罗明朗,笑了笑,说道:“喜欢的人不多?我和薛果前面在表演的时候,那观众的热情您是瞧见了的,你的员工你最清楚,难道他们都是上了年纪又是听相声长大的人吗?”

    “这……”罗明朗迟疑了,对啊,前面反应那么热烈,这哪里是没人听了。

    何向东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有这种想法不怪你,这都是相声界害的,现在在电视上表演的那些人大部分都不会传统相声,他们只能说已经过时了,没人听了,不然怎么办?那么传统相声过时了吗?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已经过时了。”

    “啊?”罗明朗就是一愣。

    连正在吃菜的薛果也抬头愕然看来。

    何向东看看惊讶的两个人,又重复了一句:“传统相声过时了。但是,他里面的技巧没有,举个例子。”何向东一指薛果说道:“这是我搭档薛果,嗬,精神吧,他长得比刘德华他们家的狗还好看呢。”

    “噗……”罗明朗一下子笑喷出来。

    薛果挥挥手,没好气道:“你少胡说八道啊,哪儿这样说人的啊。”这就是一个优秀相声演员的职业素养,你不能让话掉在地上,你看薛果非常自然地接住了。

    何向东继续对罗明朗说道:“你看,你乐了是不是,这就是传统相声的技巧,相声一百多年来,经历过那么多老先生的总结,它已经把我们语言能逗乐人的法子都提炼出来了,这门艺术已经很成熟了,传统相声可能是过时了,但是这些技巧没有啊。就像罗老板你以前听老先生的相声,像侯宝林马三立这些大师也说新相声,你乐不乐,现在电视上放的新相声你还乐吗?”

    罗明朗倒是愣住了,他就是单纯的觉得现在的相声不好笑了,但是没想那么多,今天听这位业内人士,自己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何向东继续说道:“原因很简单,那些老先生懂这些逗乐人的技巧,而现在那些人很多都不懂,所以效果不一样。相声其实没有什么传统相声和新相声之分。我们现在的传统相声放在旧社会,在那个时候就是新相声啊,相声最本质的就是要能让观众乐,现在是教育批判第一位,都是晚会类型的相声,脱离本质了。”

    “一方面这是主流界要求这么说的,另一方面就是这些相声演员很多都没有学过技巧,有些很多人是到中年才转业过来的,甚至于一天都没学过这些技巧,他能会说吗?说的东西会可乐?观众会爱听吗?他可能说我平时生活中可逗了可贫了,朋友可爱跟我开玩笑了,可这并不代表你就能说相声啊,这是两回事啊。”

    听了何向东这番话,罗明朗面色沉重了许多,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薛果面色也很不好看,目前相声界的确是这么一个情况,大家心里也都清楚,只是没人说出来罢了,这一下子被何向东这么*裸的扒开这层遮羞布,让他这个主流相声演员心里很不好受,心情很复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