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王老爷子
    推荐www.yuehuatai.com:             ?    下午的时候,文艺汇演就在露天搭的台子上开演了,大太阳天,阳光很充足,也幸好是已经入秋了,这两位穿大褂的也不会热。

    他们有两个节目,一场在中间,在一个小品演完之后,就到他们上场了,担当这次汇演主持的是副厂长,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听见叫自己的名字了,何向东赶紧就和薛果上去了,舞台上搭了一个小桌子,盖上布围子,上面依次摆好折扇、醒木、手绢。

    说的依然是传统相声,这一段叫做《拴娃娃》,在当年也是非常出名非常受欢迎的一个好段子,后来净化舞台就没人再演了。

    是何向东要求说这个段子的,薛果是一个非常随和的人,这个段子他也会,就答应了,这一次也是他给何向东量活。

    薛果是一个专业的捧哏演员。相声里面的逗哏捧哏是这样的,在最初是没有区分的,相声十二门功课就要求能逗能捧还要能来群的,这叫捧逗俱佳。所以最初都是师父师叔给晚辈量活,分钱的时候捧哏的拿的是大份儿。

    再到后来,旧社会后期的时候就已经慢慢就演变成专业的了,专业捧哏,专业逗哏,捧哏的来不了逗的,逗哏的来不了捧的,他只能来一样,这就是专业的捧哏逗哏演员。

    好处也有,专门钻研某一个方面,对技巧的掌控提升的比较快,也更专业一些。坏处就是技能不够全面,还有就是逗哏的成名立腕的多,他就认为捧哏的这是在沾自己的光,反而给捧哏开小份儿了,有的甚至于达到了二八开,捧哏拿二。

    可没少相声前辈为这事闹翻,有些合作很好的搭档也都因此散了,很是可惜。相声里面也有一个传统段子叫《论捧逗》就是来说这个事情的。

    上台鞠躬,底下黑压压一片观众很给面子,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台上支了两个连线的话筒,旁边摆着一个大音响。

    何向东道:“接下来是我们哥俩给您诸位说一段。

    ”

    薛果捧道:“对。”

    何向东开始接话了,现在还有好一部分观众的心思还在上一场的节目上呢,得接过来:“刚刚给大家表演的是一个小品,叫《打工》,演的非常不错。”

    薛果斜着身子站着,看着何向东,捧着说道:“对,是不错。”

    何向东继续道:“这小品和咱们相声不一样。”

    “诶,你给说说哪儿不一样。”

    何向东道:“这小品啊,他是以小短剧的形式弄得,是有实物的,有书桌啊,柜子啊,沙发啊,还有床啊……”

    “你等会吧。”薛果赶紧拦住了何向东,疑惑问道:“哪个小品里面有床啊?”

    何向东还装无辜:“就那个电视里面放的,那个录像带,就两三个人的,然后有桌子,还有床,小短剧……”

    台下那么多观众都笑了,这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拉过来了,连刚刚下场的那几位小品演员也是笑个不停。

    “哎哟哟,别胡说,这不是。”薛果赶紧拦住了胡说八道的何向东。

    何向东道:“不是啊,不是就好。我们相声和小品是有区别的,就两人站您跟前,就一张嘴说,也没有别的道具、人物,所有的场景、情节都是我们用一张嘴给您描述出来的,这就难了。”

    薛果点头道:“对,是不容易。”

    何向东道:“所以我们这一行,叫装文装武我自己,好似一台大戏。”

    “诶,是这理儿。

    ”

    何向东继续道:“所以得您诸位多捧我们。上到台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何向东,一个小相声艺人,在丰台区国贸大厦那边开了一个小相声园子,叫向佳社,演出相声大会,大伙儿有空多去捧场啊。”

    薛果看着何向东边笑边道:“这就开始打广告了。”

    何向东也在笑,这人笑起来特别像弥勒佛:“也给您打打广告,站在我身边这位要隆重介绍介绍,这位叫薛果,这可是相声界了不得的一个人物啊。”

    “可不敢这么说。”薛果摆手道。

    何向东道:“您是相声界里面最有钱的一个人。”

    薛果:“嗨,别提钱。”

    何向东艳羡道:“得亏您有一个家产万贯的好父亲啊。”

    薛果道:“老爷子是挣了些钱,但没那么多。”

    何向东指指他,道:“谦虚,谦虚了。这谁不知道你薛果的父亲王老爷子是北京城响当当的富豪。”

    “你等会吧,我姓薛,我爸爸姓王啊?”薛果急了。

    观众也在笑,传统相声讲究平铺垫稳,抖包袱不是乱抖的,是一定要经过足够的铺垫,而且要垫的稳,所以水平比较高的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就很稳,一步一步,不慌不忙,层层铺过来,然后再抖,这是技巧。

    何向东看了眼台下的观众,心里也安稳多了,包袱都能响,这不错,相声表演是看着观众随时调整的,所以在电视机前看和在现场看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水平高的相声演员会根据现场观众的反应随时调整自己的节奏语气,以图达到最佳效果。

    何向东问道:“哦,你爸爸不姓王啊,那你爸爸姓什么啊?”

    薛果道:“我姓薛,我爸爸也得姓薛啊。

    ”

    何向东点头道:“哦,薛老爷子。”

    薛果道:“这说对了。”

    何向东又道:“薛老爷子有钱人啊,挣了不少钱。”

    薛果挥挥手道:“别提钱。”

    何向东啧啧称赞:“真是太有钱了,别人给都你爸爸送一个外号了,叫薛半球。”

    薛果疑惑道:“这半球是什么意思啊?”

    何向东解释道:“你爸爸的财富遍布半个地球啊。”

    “这么个半球啊。”

    何向东也迎着说,拉长音道:“诶,所以你有半个地球的爸爸。”

    “没那么些。”薛果赶紧给拦回来。

    何向东却没完了,用手指着下面,一挥:“这都是你的爸爸。”

    观众反响也很热烈,纷纷鼓掌,大声叫好,何向东手伸到哪儿,哪儿就燃了。

    薛果也被这底下的反应给吓一跳,这也太热烈了吧,他赶紧说道:“没那么些,就一个。”

    这年头听得都是晚会相声,哪听过这么刺激的啊,观众都乐的不行了,连服装厂老板罗明朗也是哈哈大笑,大呼过瘾。

    19

    看过《相声大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