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真的来人了
    快板这门艺术起源于数来宝,数来宝就是叫花子唱的,说是为他们的祖师爷向孔子的门生讨债。后来这些会唱数来宝的乞丐慢慢从乞丐团体中脱离出来,成为了数来宝艺人,开始卖艺为生。

    后来数来宝就慢慢和相声合流了,所以相声的十二门功课里面就有数来宝一门,再后来才慢慢演变成快板艺术。像王凤山和高凤山两位相声就是数来宝艺人出身,后来才拜入相声门下。

    所以刚才张文海唱快板书,那人往地上扔钱,这是把他当叫花子了,他才这么气的。

    何向东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意,对张文海说道:“张先生,别生气,咱撂地嘛,正常的,我们每次撂地都在地上捡钱,我师父常说没有在地上捡过钱的就不算是撂过地的。”

    张文海脸很黑,没好气道:“这么说,你还要恭喜我咯?”

    何向东连道:“哎哟,不敢不敢,这种捡钱的小事我来就好。”

    说着,何向东弯着身子把两块钱捡了起来,这种事他过去十几年里面干了无数次了,撂地就是这样的,平地抠饼对面拿贼,这是最考验艺人本事的一种方式,那些成名的老先生,全都撂过地,只是现在艺人地位翻身了,才不至于去撂地那么惨了。

    方文岐也经常说一句话,你没有在地上捡过钱,你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相声。这话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是很有几分道理,相声就是一门地上的艺术。

    何向东熟练地把两块钱揣进兜里,笑笑道:“得,要不咱干脆撂地算了,这没唱一分钟呢就收入两块钱了。”

    张文海道:“少废话,我快板书都唱了,接下来该你们圆沾子了。”

    范文泉笑笑,一手一副竹板说道:“你这老货,瞧好了吧,看我给你来一段。”

    “别,师叔。”何向东赶紧劝住了范文泉,这都是一把岁数的老先生了,再撂地圆沾就太惨了一点,何向东自己都看不过去,他道:“师叔,圆沾这种粗活我来就行,你和张先生在旁边歇着就好。”

    范文泉还不服老,问道:“你这是嫌我老啊?”

    何向东赶紧解释道:“您这要唱快板,我等会又要唱太平歌词,这太乱了,您歇一会吧,圆沾子这种简单活我来就好,我还没登台表演的时候我师父就让我圆沾了,这事我来就好,后面上场表演的大活儿还得靠您压场呢。”

    听了这话,范文泉有面子多了,他收了板子道:“那行,那就你先来吧。”

    何向东也没有多话,拿出玉子来,熟练地打了一串花点,这么多年他除非是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否则他每天都是要练功的,十几年的苦练让他的技艺愈发纯熟。

    花点打完,回归到正常的板眼上面,太平歌词的板眼很简单,板起板落,第一个字和最后一个字都是在板上面的,而且是一韵到底,不像歌曲那样还有副歌,所以它很考验演唱者的水平。

    用何向东这副宝嗓来唱自然是没有一点问题的了:“那庄公闲游出趟城西,

    瞧见了那他人骑马我就骑着驴。

    扭项回头瞅见一个推小车的汉,

    要比上不足也比下有余。

    打墙的板儿翻上下,

    谁又是那十个穷九个富的……”

    依旧是《劝人方》,太平歌词里面的代表曲目了,正所谓“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何向东唱曲了,范文泉和张文海还是露出了极为享受的神情,身上的起皮疙瘩都立起来了,这嗓这韵实在是太绝了。

    就连来往的路人也被何向东曲子给吸引住了,一个个站在旁边窃窃私语地看着。

    “这人干嘛呢?”

    “快看快看,这人唱戏呢,可好听了。”

    “这唱的什么戏啊,也不像是京剧啊,我从来没听过啊。”

    “谁知道呢,不过是真有味道啊。”

    ……

    “人要到了十岁父母月儿过,

    人要到了二十花儿开了枝。

    人要到了三十花儿正旺,

    人要到了四十花儿谢了枝。

    人要到了五十容颜改……”

    何向东继续打板唱着,这围着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这个沾子圆的相当好,这要是撂地,何向东唱完就可以直接开说了,然后开杵门子要钱。

    范文泉和张文海对视一眼,都掩饰不住眼中的喜意,这还真来人了啊,这招走对了呀。

    “您就空着手儿来就空着手儿去。

    纵剩下万贯家财拿不的。

    若是趁着胸前有口气儿在,

    您得吃点儿喝点儿乐点儿行点儿好

    积点儿德为点儿人那是赚的。”

    最后一句唱完,何向东听了板。

    “好……”旁边一群观众热烈鼓掌。

    还有人大喊:“再来一个。”

    何向东微笑着,又找到当年撂地的那种感觉,以前是师父带着他,现在是他主场,他也终于体会到了师父当年的心境。

    把玉子板放在手中间,左手压着右手,君子居则贵左,眼睛直视着观众,迈着四方步,抱拳拱手向四周的观众致敬,风范十足。

    何向东道:“列位,一曲劝人方献给大家,刚才也听见有人在问唱的是什么,这叫太平歌词,这是我们相声里面的本门唱,说学逗唱的唱就是指的是唱太平歌词。”

    说相声最大特点就是永远不缺观众搭茬的:“难道唱歌唱戏不是唱吗?”

    何向东解释道:“这叫学,唱歌唱戏唱曲都有他们专业的演员,我们属于学他们唱,这叫学唱,太平歌词才是本门唱。”

    观众很多才明白,又有人问了:“不对啊,我看电视上很多说相声的都是说唱是唱歌唱戏啊。”

    “那是因为他们不会太平歌词。”张文海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何向东也有些错愕地回头看了一下,老头儿这脾气。

    观众却兴奋了。

    何向东一指戏报子,对围着的观众说道:“我们几个就在这个小剧场里面说相声,说真正的传统相声,真正的说学逗唱,诸位,捧个场吧,进来听一段,一场5块钱,听一下午。”

    有些闲着没事的观众顿时动心了,也有人问:“还有唱曲吗?”

    “有唱,您爱听我就爱唱。”何向东答道。

    “你这像是街头卖艺,应该要说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才对啊。”

    何向东现场砸挂道:“我们这儿只允许捧钱场啊。”

    观众都被这么直白的话给逗乐,气氛热烈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