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生意头脑
    “咱们也没钱,不然上电视打打广告说不定有人来看。”范文泉说道。

    “撂地?”何向东又琢磨了一下,突然灵光乍现,道:“我们可以用以前撂地的方式来弄啊,我们可以圆沾吸引观众啊。”

    张文海错愕道:“咱们都在园子里面说相声了,这怎么圆沾啊?”

    范文泉也道:“你难不成还用白沙子在地上画锅啊?还不等你弄好,就把城管给招来了,再说咱也不能真的在露天说吧,现在也不让啊。”

    何向东急忙摆摆手,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不在露天说了,但圆沾还是可以用的啊,就像卖东西的还在摊位上吆喝了,咱们说相声的干嘛就不能吆喝了。就像我拿一副玉子在门口唱太平歌词,这人来人往的,这一下子就围上来看热闹,然后再劝几个进来不是简单很多嘛。”

    这番话一出,范文泉和张文海眼前齐齐一亮,范文泉说道:“这主意不错啊,我看可行。”

    张文海有些迟疑道:“真出去说啊?咱真干撂地的了啊?等会门口都是人,城管不会上门吧?”

    何向东道:“这没事,那儿还有排队买烤鸭的呢,也没看见城管管啊,我们这儿排队买票,他们能管什么啊?再说了,就算真的来了,大不了咱们不唱了,再进来就是了,能有多大事儿啊。”

    范文泉憋着笑意,看着张文海道:“我看呀,这老头是拉不下面子去门口拉人吧,这都是上了岁数的老艺术家怎么舍得下这份面子啊。”

    何向东这才反应过来,这种圆沾子对两位老先生是有些不太合适,他赶紧道:“嗨,这没有,这种小事不劳您二位出马。我撂地多年了,熟门熟路的,我自己圆沾子就行,您二位在后面给我压阵就好。”

    范文泉把烟掐灭了,他鼻头发出一声轻笑,道:“爷们儿,别瞧不起我这糟老头子,我虽然吃了大半辈子公粮,可在旧社会我也是撂地过来的,这点小场景我还能撑不住?我可不跟那些在学员班学艺,就直接吃公粮当艺术家的人一样,我呀,面子可下的来。”

    何向东也是好笑,两老头在就是欢乐多。

    张文海被这么挤兑,也有些挂不住脸了,他道:“你少胡说八道,谁扯艺术家的脸皮了,我一个小演员哪里就艺术家了,不就圆沾子嘛,给我一副板,我唱快板去。”

    挤兑成功了,范文泉得了便宜还卖乖:“没事,没事,用不上你,您艺术家给我们压阵就好,压阵就好。”

    张文海怒喷道:“你才艺术家,你们全家都艺术家,给我一副板,快点。”

    “真来啊?”范文泉拿过了快板,结果还在那里问。

    张文海夺过快板,抬腿就往外走,碎嘴子还在说:“我就唱快板了,唱了怎么着,你们快跟上啊,等会我沾子圆好了你们都还没出来呢。”

    范文泉看着何向东,露出标志性的得逞的坏笑。何向东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两个老头啊。

    范文泉拎着七块板就出去了,何向东拿着一副玉子也在往外面走。

    这三个商业白痴,终于迈出了他们经营的第一步。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毕竟这剧场是在三环里,这街上人来人往的还是很多的,就是没有停下来的。

    张文海走在最前头,很快范文泉和何向东也拿着家伙出来了,张文海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歪歪斜斜地站着,他道:“怎么着,爷们儿,我没撂过地,你们说怎么弄。”

    范文泉道:“简单啊,咱现在也不用画锅,你就直接打竹板说呗,这些行人肯定停下来看你,然后你再让人家进去听相声,就这么简单,来呗。”

    张文海看了看范文泉,有看了看何向东,一撸袖子,一手两块板,一手五块板,打了一个过门儿,然后边打边说:“三国纷纷民不安,

    东吴西蜀汉中原,

    那曹操占了中原地,

    刘备皇叔驾坐在西川,

    在东吴坐下孙权主,

    六郡八十一州他占了江东的半边天……”

    竹板书《单刀会》,说书有三种,一种是使长家伙的,大鼓书,有大鼓有弦子配乐,唱着说的那种。还有一种就是短家伙的竹板,打着竹板说书,最后一种就是评书门用的醒木,这也是短家伙,说评书。

    竹板书在当年算是很红火的,可惜慢慢没人学了,到了21世纪之后随着一些老艺人的去世,在舞台上基本看不见竹板书的表演了,有的也是唱快板,跟竹板书不一样。

    张文海走的是王派快板的风格,是王凤山先生创立的流派,王派的风格就是俏皮灵活,细腻生动。快板还有一个流派叫高派,是高凤山先生创立的,高派的风格是气势磅礴,一字一句清楚明快。高先生的调门高,所以走的是这种路子,王凤山先生调门低,所以走的是俏皮的风格,两支流派各具特色。

    范文泉微微有些吃惊,对何向东道:“这老头是卖力气啊,居然敢来《单刀会》这种大活儿啊。”

    何向东无语道:“还不是您给挤兑的啊。”

    范文泉大笑。

    “在一旁转过来东吴的大夫官,

    此人姓鲁名肃字子敬,

    撩袍端带上了银安,

    口尊声主公臣有计献,

    我为的是山西蒲州的关美髯,

    他霸占咱们荆州为基业……”

    这时路过一个小年轻,见张文海在唱竹板书,停下了脚步多看了两眼。

    范文泉和何向东都看着那人,眉头同时一挑,观众来了,这沾子要开始圆起来了。

    张文海见有人听,唱的更加卖力,语调更加俏皮灵活了:“藐视咱们东吴的众位将官,

    趁此不除终须是后患,

    我怕只怕吴蜀相连必要勾起那虎狼烟……”

    那年轻人似乎有点事,看了看手表,抬腿就打算走,后来又觉着不合适,拿出2块钱纸币来,那年间是有两块钱的纸币的,他往张文海跟前一扔,然后急匆匆离开了。

    张文海当场愣住了,竹板也打不下去了。

    何向东和范文泉也懵了,瞪大眼睛盯着地上那钱,几秒钟过后,两人爆笑,笑得都直不起腰来了。

    张文海默默收起了快板,脸色很黑,悲愤怒嚎道:“我痛恨这门艺术。”

    何向东一边笑,还一边劝他:“张……张先生……您别生气,我们撂地就有观众是这样给钱的,看开点,看开点。”

    张文海差点没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