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技惊四座
    “好……”

    “说得好……”

    观众是叫好连连,何向东和薛果两人艺德很好,朝着观众们连连鞠躬表示谢意。

    “这两人说的真好啊。”

    “是啊,比电视上的好多了。”

    “相声也这么好笑啊,我好些年没听相声了。”

    “我也就在春晚听,可还是他们说的好笑。”

    ……

    何向东抱拳拱手,落落大方道:“感谢诸位,我们哥俩水平一般能力有限,诸位多捧场了。”

    “好……”又是叫好。

    突然有人喊道:“哎哟喂,雨停了,坏了,听相声忘了时间了,老婆叫我出门买酱油呢。”

    那人急匆匆跑了出去,留下面馆众人笑作一团,见雨停了,这些人也陆陆续续离开了,都是有事的人。

    小龙和小虎两个孩子也蹦蹦跳跳跑过来,小龙对何向东说道:“叔叔,您说的真好,我长大也要说相声。”

    小虎也说道:“卷毛叔叔说的也好。”

    薛果脸有些黑,他道:“叫我时髦叔叔。”

    小虎笑眯眯应道:“好的,卷毛叔叔。”

    薛果脸更黑了。

    何向东笑得很感慨,看着眼前这两个孩子纯真的眼神,还有之前观众那么热烈的反应,谁他妈说相声死了,这不好好活着吗,我就不信相声死了。

    何向东摸摸小龙的小脑袋,笑道:“想学相声啊,好呀,等你长大了,叔叔教你说相声。”

    “恩。”小龙用力点头。

    小虎也急忙道:“我也要学,我也要学。”

    何向东笑笑道:“好呀,好呀,等你们长大了,就都跟我学,那时候就不能叫叔叔了,要叫师父咯。”

    小龙立刻道:“好呀,好呀,就叫师父,那师父我们有什么独门秘籍吗,电视上放的门派里面都有独门秘籍的。”

    小虎也很认真点头,期盼地看着何向东。

    薛果都乐了,笑呵呵道:“哪有什么秘籍啊,少看武侠片啊。”

    两个孩子不由得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

    何向东瞥了薛果一眼,说道:“我们这一门当然有秘籍了。”

    小龙小虎瞬间抬头,眸子亮亮的,小龙道:“真的啊,师父我们真的有秘籍啊?”

    何向东笑道:“是啊,师父送你们一只小鸟。”何向东嘴巴微微一抿,口腔肌肉运动开来,口齿唇舌喉配合,百灵鸟极为灵活俏皮的声音响起:“唧唧唧唧,啾啾,唧啾啾……”

    十几年过去了,何向东的口技功夫已经有所小成了,学百灵鸣叫也非常不错了,当年张玉树送他的一只极品的百灵鸟算是没有白送,百灵十三套他也能配上,已经是非常了得了。

    “我的天。”薛果吓一跳,都看傻了,去年出车祸刚去世的藏族小伙就是很擅长口技,还在曲苑杂坛说相声,那人就很红。可是瞧这架势,这位的口技不比那藏族小伙差啊,而且何向东是真正的相声艺人,说相声出身的啊,这相声功夫可深啊,管中窥豹可见一斑,这位爷可了不得了。

    面馆还有些没有走的客人都惊呆了,运气太好了吧,竟然能看到这种表演,太值了吧,幸亏没走。

    面馆老板的目光也是异彩涟涟,真是卧虎藏龙,民间自有高人在啊。

    一番口技表演完后,小龙还道:“师父,你把小鸟藏哪儿了啊?”

    何向东哈哈一笑。

    小龙小虎也不认生了,就在何向东身上左顾右看,找了起来。

    “你是真厉害啊。”薛果对何向东竖起大拇指,敬佩说道。

    何向东摆摆手,谦虚道:“您客气了,我们江湖卖艺的,不会的多一点还不得饿死在街头啊。”

    薛果感叹道:“难怪我师父常跟我说自古民间出奇人,街头卖艺都是平地抠饼对面拿贼,很是见功夫啊。”

    何向东笑笑:“过誉了,过誉了,都是混口饭吃。您相声说的也好,捧得相当不错,不紧不慢节奏很好,包袱也能接得住,而且不抢戏不拿活,艺德也好。”

    薛果笑笑道:“客气了,客气了。”

    两人这相互客套着呢。

    面馆老板也走过来了,说道:“今天是真感谢二位捧场说相声了,说的是真好啊。”

    何向东客套道:“您客气了,我们也是一时技痒,借贵宝地说一段罢了。”

    薛果也是微笑着点头。

    面馆老板想了想,还是认真对何向东说道:“何先生是吧,我有一件事想托您一下。”

    何向东有些奇怪,但还是说道:“您说。”

    面馆老板道:“您也看见了,我有两个儿子,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孩子能好,我也希望自己孩子能好好学习,能考上大学有个好出路。可是这万一啊,这孩子以后学习不好,连高中都考不上,我这总不能让孩子没出路吧。所以我就想万一以后孩子不成器,我就想能不能跟着您学相声,好歹以后也有一门吃饭的手艺不至于饿死啊。”

    薛果看了面馆老板一眼,他是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想想也是难为天下父母心了,他道:“你们不在这个行业内是不知道,现在相声是真的不好干,学这门手艺保不准真的饿死。”

    面馆老板一愣:“不至于吧,我看您二位就说的挺好的啊,我都没听过瘾,您要是说要票钱我也愿意给啊,不说天天听吧,一星期听个三四回是没问题的啊。”

    薛果也被面馆老板这朴素的价值观憋得够呛,愣是没有说出来反驳的话。

    何向东稍加思索了一下,他倒是没有责怪面馆老板说是两个读书没出息再来学相声的想法,现在相声不景气是事实,按他的想法也是让孩子先读书,读书是这么些行业里面最轻松,也有很好前途的一个出路了。

    而且读书不好不代表不能说相声,高考状元不一定能说好相声,门门功课不及格说不定是个好苗子,旧社会艺人大多是文盲,人家照样能忽悠大学教授。

    何向东想了想,对面馆老板说道:“实话说,我现在也没有找好下家,我自己都没有落脚的地方,但我肯定这几年不会离开北京的。这样,现在孩子还小,等长大了再说吧,如果那个时候我还在北京,这两个孩子又没有别的出路的话,那就跟着我说相声吧,我看他们苗子还不错,混个温饱肯定没问题的。”

    “谢谢您了。”面馆老板真心实意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