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二十章 难言的默契
    推荐www.yuehuatai.com:             ?“哈哈……”那些观众笑作一团,还有正在吃面的差点没从鼻子里面呛出来。

    薛果也急了,大声驳斥道:“没你这么占便宜的啊?”

    何向东也是一笑,他心里也安定了许多,这位的捧哏功夫真是不错,不紧不慢刚刚好能跟上自己的节奏,没有特别鲜明的风格,属于是在平实中见真章的。而且不抢活,说话的音调都是略低自己的一个调门的,只有在抖包袱的时候才突然高起来,效果很好。

    相声界有老话,一个说相声的值多少钱,你都不用他说话,只要是往台上一站那范儿,你就知道了。通过刚才这一个小包袱,何向东很确信的知道薛果是一个值银子的相声演员。

    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他和自己很搭啊,有一种难言的默契,他们是刚认识的,说的话还不超过十句,就更别提对过活了,可是就这样两人还能搭档的这么好,这就很难得了,这种默契的感觉让何向东很舒服。

    这种舒服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自从师父年纪大了不给他捧了,他就没这种感觉了,像吴金那样的水平都差一些,捧不住他,包袱的效果不能完全出来。这位还年轻,捧哏水平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就是这么配他,就跟两人天生是搭档似得。

    何向东身子都有些微微发抖起来了,这种说相声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他发挥地更加自如了:“那有占便宜啊,我都吃亏了好不好。”

    “我叫你爸爸,你还吃亏啊?”薛果瞪着眼睛问道。

    何向东装作没听到,问道:“我叫我什么?”

    “爸……”薛果回过神来,鼻子都起歪了。

    何向东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看看,我就说捧哏的脑子不行吧。”

    “我这……你……谁不行了啊,你问的问题我可都回答上了啊。

    ”薛果还强自争辩。

    何向东憋着坏笑道:“是是是,您都回答上了,那你就介绍介绍你自己吧,哎呀,我是真吃亏啊。”

    “去你的。”薛果推了一把何向东。

    何向东往后退了一步,在那里坏笑。

    薛果这才面向观众,介绍自己:“各位,我姓薛,薛仁贵的薛,单名一个果字。”

    这刚说完,何向东又搭茬了,他纳闷问道:“我姓何,你怎么姓薛啊,我媳妇也不行薛,这都随的谁啊?”

    “一边玩去。”薛果怒道:“没你这么占便宜的啊。”

    何向东还不乐意了,说道:“不能哪样啊?作为一个捧哏演员,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薛果还问了:“捧哏的怎么了,捧哏的就要吃亏啊?”

    何向东道:“那可不,你们捧哏的挣得就是吃亏的这份钱啊,你们上台多简单啊,就四句话,又不像我们这么累,你们不吃亏都不公平?”

    薛果倒是给气乐了,问道:“哦,我们还就四句话,那你说说哪四句话?”

    何向东道:“恩,对,是,你是我爸爸。”

    观众都笑,自打这两人开始说相声起,底下的观众的笑声就没听下来过,一直是在鼓掌,气氛十分热烈。

    薛果也被现场气氛弄得热血沸腾的,他的演出机会不多,而且去演出效果也没这么好过,顿时整个就兴奋了,表演起来更加卖力了:“哪有你这样的,你别胡说啊,我们捧哏的讲究很多的。”

    何向东摆摆手道:“讲究什么呀,捧哏的是个人都能来,你有本事你来逗一回啊,你还不得吓尿裤子啊。

    ”

    这就要入活了,薛果也接得住:“逗哏我也来的了啊,我们打小学艺都是先学的逗哏,后学的捧哏,然后师父看你更适合哪个再让你干哪个的,逗哏我也行啊。”

    何向东却道:“你可想好了,这可是逗哏啊,你要演砸了就丢人了。”

    薛果直接道:“这有什么丢人的,我来的了啊,不就是逗哏嘛,简单。”

    何向东却为难了,面色难看地看着面前那一堆客人,问道:“我这搭档非要来一回逗哏的,这……这……这你诸位说说让他逗哏嘛?”

    那些客人的回答也很齐心:“让他逗。”尤其是小龙小虎这两个孩子的稚嫩声音特别明显:“让他逗。”

    薛果得意一笑:“您瞧瞧,这就是群众的呼声啊。”

    何向东很感慨,拱着手对观众说道:“谢谢了,我和薛果他妈一起谢谢诸位捧场了,谢谢了。”

    何向东连连鞠躬表示感谢,薛果是拉也拉不住他,观众都笑疯了,还有大声起哄的,面店老板也笑得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好不容易两人的闹腾才停下来,何向东也把逗哏的位置让出来,他自己走到捧哏的位置。

    薛果站到逗哏的位置,还有些得意洋洋的,理了理领子,得意道:“这不就逗哏了嘛,有什么不能来的。”

    何向东给他捧道:“行啊,那你继续说啊?”

    薛果道:“今天是由我们俩给您诸位说一段相声。”

    何向东把话头接了过去:“对,相声啊有四门功课。”

    薛果应道:“这有。

    ”

    何向东继续道:“这首先一门叫做说,这个说就不简单,它是要求每一个字都能进到您诸位的耳朵里面……”

    说到这里,就有观众绷不住笑了。

    何向东恍若不觉,继续道:“然后就是学,学就更不简单了,它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得能学……”

    薛果听到观众的笑声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攥住了何向东,道:“您等会吧,这都哪儿啊,我逗哏啊,你怎么说上了啊。”

    何向东也反应过来了:“哎呦,说习惯了。”然后还倒打一耙:“呐,你说说你吧,都说你不会逗哏了吧,你看看。”

    薛果鼻子都气歪了:“这能怪我啊?这不都是在那里抢词打岔嘛。”

    何向东也不跟他争辩,直接道:“好好好,你再来一遍,这回我少说一些词,我捧着你,我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这才像话嘛。”薛果继续道:“今天我……”

    “是。”

    薛果一愣,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我们说一段……”

    “对。”

    “相……相声……”

    “是。”

    “这个相声啊,它……”

    “没错。”

    几番被打岔,薛果怒了,一甩手道:“这说不了了,这个。”

    看过《相声大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