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薛果
    何向东眼前一亮,这么些日子总算是遇上了一个同行了,他走到那人身边,拱了拱手问道:“您也是说相声的啊?您在哪儿说呢?”

    那钢丝卷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脚碾了上去,吐出一口白烟,说道:“我在铁路文工团说相声,您呢?”

    原来是干专业的,何向东还以为他和自己一样也是民间艺人,他笑笑道:“我就一民间艺人,在剧场茶馆说相声。”

    钢丝卷微微有些惊讶,问道:“您是在民间说的,这可不好干啊,咱京城好像就没民间的相声场子啊。”

    何向东也有些不好意思,道:“是啊,这些天也一直是找穴说相声,可是人家穴头都不要说相声的。”

    “嗨,现在相声特别难干啊,我在文工团也没有什么演出,唉……”钢丝卷从兜里拿出一包烟,散了两根出来,递一根给何向东:“来,爷们儿,抽一根。”

    何向东摆摆手婉拒道:“我不会抽烟。”

    钢丝卷倒也不甚在意,自己嘴里叼着一根,又把另外一根再塞回烟盒里面,他点着了烟,说道:“不抽烟好,健康,而且对嗓子好。哦,对了,还没请教?”

    何向东道:“我叫何向东,您是?”

    钢丝卷说道:“我叫薛果,薛是薛仁贵的薛,果是薛仁贵的……果。”

    何向东一笑,眼睛都看不见了,他道:“您这吃面还抖包袱呢?”

    薛果道:“嗨,相声嘛,就图一乐嘛,包袱又不一定是必须在台上使的,生活中多抖抖包袱,心情也会好很多。”

    何向东点头道:“说的有理。”

    两人是一见如故,何向东也坐在他那桌跟他攀谈了起来,笑声阵阵。&lt;&gt;

    现在雨还没停呢,这伙人都是进来躲雨的,也没带伞,只能是被困在这面馆里面,也有那闲的蛋疼的人起哄道:“嘿,你们俩不都是相声演员嘛,要不给大伙儿说一段呗,反正现在也没事,大伙儿想不想听啊?”

    “想听啊,说一个呗。”

    “说说呗。”

    反正都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有人一提这茬,这群人就全都起哄起来了。何向东和薛果相视一眼,都露出笑意来。

    连面馆老板也笑着说道:“要不您二位就给大伙儿说一段呗,也算是给咱这小面馆添点人气了,这样,今天这顿饭我请二位了,您看这成不?”

    何向东摇头一笑,道:“这是把演出费都付了啊?”

    “哈哈……”薛果抽着烟大笑,白烟从他嘴巴鼻子里面同时喷出,跟要成仙的似得。

    小龙和小虎这两个孩子也过来了,拉着何向东的衣服说道:“叔叔,您就说相声给我们听吧。”

    小虎也对薛果怯生生说道:“卷毛叔叔,您也会说相声吗?”

    听到这称呼,薛果都乐了,说道:“这不叫卷毛,这叫时髦。”

    小虎挠挠脑袋,不解道:“猫?看起来很像狮毛狗啊。”

    “咳咳……”薛果一口烟从肺里面呛出来,只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何向东倒是大笑不止,这孩子太有意思了。

    好一阵薛果才回复正常,刚才差点没把肺给咳出来,他对何向东没好气道:“你笑什么呀?”

    何向东道:“就随便一笑呗,我倒是觉着这孩子说的挺有道理的。&lt;&gt;”

    “一边去。”薛果喷了一句。

    何向东又问道:“这么多人都让咱俩说一段相声,咱说是不说啊?”

    薛果道:“说也行呗,反正我也好长时间没说了,还真有些想的慌。”

    这句话也把何向东心里给挠了一下了,他也一个多月没说了,真是有些馋了,他道:“行呗,要不咱俩就搭档说一回呗,可是咱们都没对过活啊。”

    薛果笑笑道:“我是无所谓啊,有准词没准词都行,我给你量活,反正你使什么包袱出来我都能给你捧住。”

    何向东一笑:“那我更没问题了啊,我能使活,咱们说哪一段啊?”

    薛果道:“你说一个?”

    何向东稍加思索,问道:“张咧子,能来吗?”

    薛果问道:“论捧逗啊,没问题,就来这个。”

    何向东一笑,他知道了对面这个烫着卷发的家伙是一个懂行的人,对传统相声也有一定了解,张咧子是相声里面的暗语,指的就是传统相声《论捧逗》,这一定是要对传统相声有一定了解的人才会知道的。

    像相声里面这种暗语还有,《拴娃娃》叫《爬坡儿》,《俏皮话儿》叫《平缝儿》,《地理图》叫《跑梁子》,《福寿全》叫《丧碟子》,《大相面》叫《呛盘儿》,《梦中婚》叫《小晃亮子》,《树没叶》叫《干枝子》,《白事会》叫《报出子》等等。

    薛果直接把烟给灭了,两人也就站起来了,就在大堂前面,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了相声表演,观众开始鼓掌。

    何向东笑容满脸,又找到这种熟悉的感觉了,以前他在茶馆说相声就是这样的,还能说相声是真好啊。&lt;&gt;

    薛果倒是觉着很新鲜,他们在专业院团的还没在这种环境下说过,底下吃着面喝着茶,上面在说相声,这还挺有意思的,仿佛一夜间回到了那个在老园子老茶馆里面说相声的时代了,就是缺了两身大褂,不然更像那么回事了。

    何向东看着众人,笑眯眯道:“今儿是我们哥俩给您诸位说段相声。”

    薛果也捧道:“对。”

    何向东道:“在座的诸位都不认识我们,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何向东,是一个说相声的,在我旁边这位。”

    薛果一指自己笑道:“我……”

    何向东打断他道:“这就不重要了。”

    薛果反问道:“这怎么不重要呢,两个人上来的,这都是要介绍介绍的啊。”

    何向东却很嫌弃道:“你不用。”

    “凭什么我不用啊?”薛果问道。

    何向东道:“因为你是捧哏的。”

    薛果不乐意了,反问道:“捧哏怎么了,捧哏的怎么了,你说捧哏怎么了?”

    何向东道:“还急眼了,你们捧哏的不行,他是要比逗哏的差一些,他智力不行,所以就不介绍了。”

    薛果道:“我们捧哏的差哪儿了啊,我们智力哪不行了?你今天要是不说出个理由来,我跟你没完啊。”

    何向东道:“还非让我说,好,我给你出一题,你要是答上来,我就让你介绍自己,我就承认你们捧哏的智力不差。”

    薛果点头道:“行啊,来吧。”

    何向东想了想,说道:“来个简单的,有一天你爸爸在路上走,他不是向南,也不是向西,还不是向北,那么你爸爸向哪儿?快说。”

    薛果想都不想直接道:“我爸爸向东啊。”

    何向东立马应道:“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