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现状
    田佳妮解释道:“你以为办个专场就能把票都卖出去啊,一千多人的剧场,一多半的票是送的,花钱买的才那么几张,各种场地费用一付就差不多了,你再付一下来助场的演员的酬劳保不住就要亏了。”

    “也就是我们这行的大师来给我这个辈捧场,才能多卖出去票,不至于亏本咯。唉,现在做曲艺的都不挣钱啊。”

    何向东这些年做演出就没干过送票的事,这本来就是花钱听的玩艺儿,人家都是买票来的,你送票的对人家买票的多不公平啊,那种虚假的满座,虚假的繁荣要不得。

    而且这些拿着送票的人根本就不珍惜,也不好好听,走就走了,一不在乎,这会影响了台上演员的表演。

    他原本还以为田佳妮办专场挣了很多钱,实在是没想到会这样,他问道:“既然是亏本的,你干嘛还要办专场啊。”

    田佳妮翻了个漂亮的白眼,道:“时候挺机灵的,这会儿怎么想不明白了啊。办专场为的是名,不是为利,这里亏了没事,但是出了名了还是能在别的地方找补回来的,像拍广告啊,跑穴演出啊,为一些电视电影配乐啊之类。”

    何向东这才明白过来。

    柏强看了自己徒弟一眼,脸色微微有些不好看,起来是有些羞愧的,一个好好的曲艺艺人非得往其他行业里面靠,自己本行反倒成兼职了,本末倒置了。可是也没办法啊,曲艺整体都不景气,单靠这个根本活不下去了。

    柏强出声道:“嗨,现在干曲艺的都不景气,哪一门都一样,你们相声也差不多,那些相声演员全都往影视堆里混呢。唉,基本工资太低了,又没有演出机会,都快饿死了。”

    “你们相声的改行的可不少啊,基本是都是去演品啊,演个电视电影啊。其他的人都在往电视台挤,赶紧上去几段相声,有名气了,又赶紧跑影视堆去了,这片酬就高了嘛,要不就是拍广告,唉,反正都不好干就是了。”

    柏强摇摇头,端起酒杯来自顾自抿︽︽︽︽,m.+.c▽om了一口。

    听了柏强的话,方文岐神情有些恍惚,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脸色很不好看,喃喃自语道:“他们也活不下去了吗?相声真的要完了吗?”

    看到方文岐这样,柏强心里也不好受,他知道自己这个老友脾气很倔,又对相声爱到了骨子里,看到相声这种现状,他难受也是正常的。

    田佳妮看到方文岐的样子,她也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年幼时候的梦想就是好好唱大鼓,长大做一个大角儿,事实上她也的确做到了,在大鼓这一行年轻一辈里面她绝对是佼佼者,老前辈们也很看好她,可是这又如何,她平时唱大鼓的收入也仅够吃喝,还得去别的行业贴补一。

    曲艺不景气啊,现在电视电影一个边角料的配角拍个几集电视,收入就比他们大角儿好几个月的还高了,拍广告收入更高,还有跑穴演出,会唱两首歌的就更吃香了。他们这些练了几十年功的反而没什么花头。

    何向东默了默,问柏强:“柏叔,我想问您一下,您跟林正军还有联系吗?这里的连城俱乐部怎么关张了啊?”

    柏强摇头苦笑,道:“老林啊,已经不干剧场演出了,他91年的时候就下海做生意去了,实在是不景气啊,你们走了之后剧场就没有那么旺了,越到后来越不行,最后就只能关张了。还别,老林现在做服装批发生意还是不错的。”

    何向东看了师父一眼,发现师父还是有些茫然失措的样子,根本没回过神来,他又问柏强:“柏叔,那杨三呢,我杨三叔呢?”

    柏强道:“杨三啊,他后来在剧场关张之后就离开天津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他他要去散散心,散了这么多年也没回来。”

    何向东一阵沉默,剧场关张杨三叔肯定也很不好受。

    见饭桌上气氛有些沉闷,田佳妮又问道:“东子,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啊,我听你当初在连城的时候很火啊。”

    何向东摇头一笑,道:“也就那一段时间罢了,离开天津我和师父就到处卖艺了,嗨,时好时坏的,也没什么好的。”

    田佳妮顿了顿,又问道:“那你接下去的打算是什么啊?”

    何向东道:“继续相声呗,我又不会干别的,另外找个地相声吧。”

    田佳妮笑道:“你会还少啊?大鼓你不是也会嘛,时候老是偷偷摸摸趴在墙头看我师父教我,完了之后你再教我一遍,我你怎么那么聪明啊?”

    一想到时候的趣事,何向东也忍不住笑了出来,那时候自己实在是太淘气了。

    田佳妮道:“要不再来唱一段大鼓呗,你时候唱的还蛮好的,现在这些年不会都荒废了吧?”

    何向东微微一笑,张嘴也就唱了起来:“叹君王万种凄凉千般寂寞,一心似醉两泪如倾。愁漠漠残月晓星初领略,路迢迢涉水登山哪惯经……”

    这一张嘴,柏强和田佳妮就是悚然一惊,面面相觑,这声这韵这也太绝了吧,虽这孩子时候就有一副绝佳的童子音,但也绝对没有现在这么有味啊。

    何向东微微晃着脑袋,唱着大鼓,看着田佳妮,心头泛起一丝无力和苦涩:“我的妃子啊!一时顾命误害了你,好教我追悔新情忆旧情。再不能太液池观莲并蒂,再不能沉香亭谱调清平。不能玩月楼头同玩月,再不能长生殿里祝长生……”

    现在自己混成这样,还能再像时候那样和她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吗?呵呵……

    田佳妮眼眶已经微微有些湿了,剑阁闻铃最精华的部分就是从“我的妃子……”这里开始,这往后是表达唐明皇的悔恨之情,很是传神。

    可是何向东的大鼓里面没有传递出悔恨,反而是无力和苦涩,这曲子听得她心潮涌动,心烦意乱。

    有神有韵,他为剑阁闻铃赋予了属于他的情感,田佳妮似乎是在这一刻读懂了何向东埋藏在心里的感觉,很让她心疼。

    一曲唱罢,柏强鼓掌称赞:“都相声演员像不像三分样,你这嗓子这韵味,真是绝了,我们唱了一辈子大鼓的也不一定比你强啊。”

    何向东摇摇头,笑笑:“您太客气了。”

    已经沉默许久的方文岐突然道:“柏强,你这次在天津还是住你亲戚家吗?”

    柏强应道:“是啊。”

    方文岐道:“咱哥俩也好些日子没见了,我今晚就去你那里住了,咱们好好叙叙旧。”

    柏强也笑着应道:“成啊,东子也去,你跟我的大侄子挤一个屋吧。”

    还不等何向东答话,方文岐道:“东子就不去麻烦你们了,他自己找个旅店就行,行了,咱俩现在就过去吧,在房间里面我都呆的憋得慌。”

    柏强都乐了,道:“你还这么迫不及待啊,行啊,那咱走呗,那个妮儿……”

    方文岐直接插嘴道:“咱俩走就是了,他们俩好些年没见了肯定有很多话,我们俩老头就别碍着人家了,赶紧走吧。”

    柏强一想也有道理:“那成,你们俩慢慢聊,那个妮儿你也早回去啊,东子,你记得把妮儿给我送回来啊。”

    何向东答应了,方文岐和柏强也就直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