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一十章 我想回去看看
    一直到了很晚,何向东才从派出所里出来,也是幸好没被拘留,被警察批评教育一顿罚了点钱就给放出来了,那几个小流氓都是几进宫的家伙了,警察都认识他们,也没给好脸色,到现在还在批评教育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出来。

    何向东腮帮子上有一块青的,前面打起来他也没讨得了好,身上也挨了不少下。

    是老周来帮他交罚款,保他出来的,看看何向东这副样子,老周没好气道:“疼吧,你说说你怎么就跟他们打起来呢,这要出点事怎么得了啊。”

    何向东反道:“难不成我要看着我师父挨揍啊?”

    老周默了默,道:“不是说看你师父挨揍,别一上去就动手啊,唉,也是运气不好,碰到这几个小流氓,算是我们该着的。”

    何向东皱着眉头,抿着嘴,问道:“那我师父怎么样了?”

    老周也叹了一口气,道:“在家躺着呢。”

    何向东顿时紧张了,忙问道:“我师父伤着了?不可能啊,我走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啊。”

    老周道:“没受伤,给气病的,现在在家躺着呢。”

    “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回家去看看。”说完,何向东就赶紧往家跑。

    到家进门之后,果然发现自己师父躺在床上,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而周青青却还在他家里帮着他照顾师父。

    “师父。”何向东赶紧小跑到方文岐床前,一把攥起师父的手,紧张地看着他。

    方文岐有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何向东一眼,又缓缓闭上了。

    周青青也走过来,宽慰何向东:“你放心吧,师父没什么大碍的,前面找医生来看过了,医生说是给气坏的,也没什么好法子,就开了一些镇静的药物。”

    何向东点点头,对周青青说道:“谢谢你,青青,麻烦你了。”

    周青青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何向东看了已经沉沉睡着的师父,默默叹了一口气,对周青青说道:“天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了。”

    周青青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照顾你师父吧,反正我家离这里也不远。”

    何向东看了眼床上的师父,确实有些放心不下,他对周青青道:“好吧,谢谢你青青,你自己回去一定要小心一点。”

    周青青笑道:“放心吧,我回去也就几步路的样子,而且现在街上也有很多人,没事的。反倒是你,脸上的伤明天肯定得乌了,记得弄一个鸡蛋敷敷。”

    何向东深深看着周青青,然后微笑着点点头。

    周青青也看着何向东,两人对视,陷入沉默。

    还是何向东最先挪开的眼,周青青也反应过来,笑了笑,拿起自己的包,说道:“那我先走了。”

    何向东帮她开门,道:“路上小心。”

    周青青笑笑,就出去了,何向东一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直到消失。他不是不知道周青青对他的情愫,说实话,如果真的能娶到周青青这样的女孩子真的他祖上积德了。

    但是他知道这不可以,人家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出来有很好的工作很好前途,而自己连下一顿饭在哪儿吃都不知道,或许自己只能跟师父一样,一生漂泊,四海为家,这么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可以跟着自己遭这份罪呢。

    何向东更是直接把心中那一点旖旎的感觉强压了下去,他更愿意称这种感觉为年轻男女的青春期的悸动,过了就没事了,真的在一起对大家都不好。

    何向东苦涩一笑,把门关上了,弄了一条小凳子坐在师父床头。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着师父那张苍老的脸庞。

    平时一点一滴看着师父变老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只是突然在这一刻看着师父,才发现师父是真的变老了,而且都老的都不成样了,脸色也很灰暗,一点神光都没有。

    何向东眼角含着泪,每当师父病倒在床上的时候就是他最无助的时候,他这一辈子就这么一个亲人啊。

    “唉……”何向东长叹一口气,伸手捋了捋师父额头前杂乱的白发,叹道:“师父啊师父,你说你这辈子怎么这么倔呢。”

    许是何向东的动作太大了,也有可能是他说话的声音太大把方文岐给吵醒了,方文岐睁开了惺忪的眼睛,迷迷糊糊地扫了一眼,又闭上了。

    他嘴里有气无力颤抖着声音说道:“东子啊,你……你八扇屏会使……没有啊?”

    何向东摸了一把眼角,绷着脸强笑了一下,师父这是病糊涂了,八扇屏他十几年前就会了。

    方文岐却还在迷迷糊糊说:“这相声……怎么突然就没人听了,一夜就没人听了,没人了……。”

    何向东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知道对师父打击最深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相声不景气,这是一个把相声当命的人,相声完了要的是他的命。

    “哎……相声是死了吗?”

    “没呢,没呢,活着呢。”何向东苦苦一笑,出声应道。

    方文岐嘴唇动了好久,才又出了声音:“东子,是师父……师父……对不起你啊。”

    何向东眼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止不住地往下掉,他死死捂着嘴,就怕自己发出声。

    “真想……想……天津……看……看看……”

    “看,看。”何向东松开手,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看,回去看看,等您病好了,咱们就回去看看。”

    也许在迷糊中,方文岐是听到了这句话,他嘴唇微张,像是露出了笑意。

    这一夜,何向东很难受,哭得泣不成声,很多时候情绪都是积累到一定程度,在某一个特殊的环境下,才会爆发出来。这些年他真的很苦很苦,比同龄任何孩子都哭,但是他真的没怪过师父半分,没有师父就没有他。

    ……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方文岐这一病,就病了一个星期,之后,他才能起床走路了,然后何向东向老周辞了工作了,他准备和师父回天津看看。

    其实他自己也想回天津看看,他想回到有他最美好的回忆的那一座城市,另外他也想在这个相声窝子里面找找相声没落的原因,怎么像是突然一夜间就完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