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零八章 越来越不好干
    古人曾经说过,不如意事常**,可与人言者无二三,何向东始终没有和周青青说起他今天心情不好的原因,也没有说起他的曾经。

    周青青也是一个很聪慧很温顺的女孩子,何向东不想说的,她也不会去追问,自何向东这句话说完,两人再一次陷入沉默当中。

    何向东手枕脑后,望着皎洁的月光,思绪万千。周青青却只是盯着倒影在池塘湖面上的月光在看,还时不时用手抖动裙子赶赶蚊子。

    良久良久以后,夜已经深了。

    何向东才从石头上爬起来,搓了搓脸庞,露出轻松的笑意,把周青青送回家了,到周家的时候还被愤怒又狐疑的老周一顿痛骂,弄得何向东好生尴尬,又不好解释,周青青也只是捂嘴偷笑。

    第二天,何向东就恢复正常了,该说相声说相声,该买菜做饭买菜做饭,跟之前没什么两样,生活容不得你有半点矫情的地方,你不恢复正常,你他妈还能怎么着啊。

    这年头说相声确实不容易,可以说整个相声市场已经消失了,基本上已经在别人嘴里听不到相声这个词了,偶尔能听到的也是在春晚,还没人爱看。

    相声低谷,这是大环境,无论是国家的,还是民间的,所有说相声的都不好混。何向东这种都还算好的,可他一天也撑死就四五十块钱,这还是老周厚道了,肯和他们二八分账,别的地方都是五五或者****开,有的甚至是艺人拿小份。

    可是尽管如此,何向东一个月也就千把块钱,房租水电各种吃喝都要钱,师父身体也不好,得常常吃药,这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了,那个时候可没有医保这种说法,都是自己花钱的,有些好单位可能能报销,他一个民间艺人上哪儿报去啊,所以这日子过的也是紧巴巴的。

    现在真是不如原来了,84年在天津连城俱乐部干的时候,一天就有一两百块钱,一个月三四千,84年的三四千跟96年的一千多可真的没法比啊,这年头作艺太难了。

    运气好的时候能有几十个客人,遇到天气差的时候可能一个人都来不了了,就像今天这样,午饭过后突然就下起暴雨了,街上根本没法走人。

    何向东和吴金算是苦了脸了,两人相视苦笑,这场雨来的太快也太大了,噼里啪啦地下,目光也只能是放出去几米去。

    吴金一拍手,无奈道:“得,白瞎一下午了。”

    何向东找了条凳子坐了下来,道:“反正也走不了了,咱坐会儿吧。”

    他们两过了中午饭点来的,还没等他们准备好,这暴雨就下下来了,客人一个也没来,他们也走不了,只能是在茶馆里面坐着。

    吴金的儿子吴洋倒是很开心,他这段时间放暑假,有事没事经常来茶馆玩,这孩子十岁,长得很可爱,小模小样的很秀气,跟他老爹真不像。

    “师父。”吴洋笑嘻嘻地凑到了何向东身边,他很喜欢和何向东玩。

    何向东揉着吴洋的小脸,语重心长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要叫爸爸。”

    “滚蛋。”吴金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何向东大笑。

    周青青也在店里面,她对何向东说道:“你怎么老是占吴哥的便宜啊。”

    何向东满是笑容,扭过吴洋的脑袋来,说道:“你看这孩子长得多清秀啊,哪有一点像老吴的啊。”

    吴金一肚子气没地方撒,第一次发现孩子长这么好看,对家长竟然不是一个长脸的事儿。

    吴洋扭动小脑袋,从何向东的手里面挣脱出来,皱着眉头不悦道:“师父,你别老是弄我的头好不好。”

    何向东道:“你这孩子,我又没收你,怎么老是叫我师父啊?”

    吴洋却是笑嘻嘻道:“因为我也想学相声,我觉得师父你很厉害啊,什么都会,所以我想拜您为师啊。”

    何向东看了吴金一眼,吴金耸耸肩,无所谓一笑。

    何向东再看着吴洋的眼睛,注视了一会儿,才说道:“如果我是你爸,我现在就一巴掌抽你脸上。”

    在场众人皆是一惊,吴洋更是被吓住了。

    何向东叹了一口气,才对吴洋语重心长道:“小洋啊,你现在还小,但是听叔叔一句话,但凡是你要有一点出路,也别来说相声,好好读书比什么都强。”

    周青青道:“不至于吧,现在电视上也有很多好的相声演员啊,都能上电视了,这应该很不错了。”

    何向东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看着吴金,说道:“老吴,我劝你一句,但凡是有一点办法都别让孩子学艺了。”

    吴金沉默了一会儿,苦笑着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吴洋也委屈地低下了头。

    “为什么呀?”周青青又问了一句,她最烦大人干涉孩子的梦想了。

    何向东道:“我们说相声的但凡是有别的法子的,都不会让自己孩子再去学相声的。侯宝林大师的第三个儿子,侯耀文先生你知道吧。”

    “知道,我在电视里面看到过。”周青青点头。

    何向东继续道:“侯宝林啊,这种最顶尖的大师啊,他都不让自己孩子学相声啊,当年侯三公子自己去学员班报名学相声,老侯爷差点没抽他。还有少马爷,这些名家之后,家里都是不让学的。”

    “只有一些相声说的不怎么地的,非让自己孩子学相声,但凡是有一点成就的都不会有这种想法。这一行真的太难了,太苦了,说相声的规矩是不能拜自己爸爸为师的,为什么,就是因为是亲生的下不去手打,我小时候就被我师父逼在墙角,背贯口,错一个字磕绊一下就是一个嘴巴子,抽的脸都肿了。”

    吴洋吓一跳,脸都有点发白。吴金看着自己儿子这样,也是苦笑,他自己是在曲艺团学员班学的,倒是没遭这些罪,不过他的水平确实不怎么样,都是何向东提携着他。

    艺人学艺,说的难听一点,这些本事全是挨打打出来的,虽然是很野蛮,但是真的是野蛮才能出才,所以很多有成就的相声演员都不愿意让儿子学艺,真的太苦了,都是亲生的孩子,谁舍得让孩子受这罪啊。

    这又不是旧社会,手艺就是饭碗,不学艺就没饭吃,这个年代你好好读书出来做个老师做个医生,不比说相声强啊,说相声学艺难,成名比学艺难上百倍。

    何向东摸摸吴洋的小脑袋,说道:“小洋啊,好好读书,以后像你周姐姐一样,考个大学比什么都强,别再想着学相声了,这一行不好干,现在是越来越不好干了,你读书出来真的比什么都强。”

    吴洋低着头嘟着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