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一百零七章 那一年,我九岁
    推荐www.yuehuatai.com:             ?吃完饭后,方文岐自己就出门了,老头儿现在晚上很忙,他已经不登台演出了,主要是身体不行了,话说快了就有些气喘吁吁的,而且牙齿也掉了几颗,说话都有些漏风,咬字也准不了。

    相声演员不一定说要你的嗓子要特别好,或者是声音要特别好听,但是最基本的一点,你咬字一定要准,吐字要清,口齿不清可不行。

    像很多说相声的年纪大了就没法登台了,这一身的功夫也都败给时间了,像方文岐这样的,你再让他说个贯口唱个小曲,不得累死他啊。遇上身体好的还成,像方文岐这样漂泊一生的民间艺人,一身伤病,身体很差,他自己都说到70多还没死真的算老天给面儿了。

    虽然现在老头儿不登台正式演出了,但他热爱相声舞台的那颗心却没有因为时间而减弱,反而变得更加炽热了,他现在也说相声,就在一家超市门口,旁边还有一台大电视。

    90年代是全国大搞建设的年代,很多农民都进城在工地上做工,后称农民工。这些人在城里的生活非常艰苦,平时也是住在工棚里面的,夏天热的跟锅炉似的,冬天冻得跟冰窖一样。像现在这种大夏天上工,出门前一群大男人一人手上一支藿香正气液,跟誓师出征似得,今日同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咯噔咯噔,把药喝了,大中午就干活了。

    这群人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晚上收工之后洗个澡然后去超市门口看电视去,他们自己是绝对舍不得买电视的,虽然他们挣了钱会往家里买一个大彩电,然后放着停灰尘,自己在城里每年要生活11个多月的地方却不舍得花一点点钱改善一下。

    到了夜晚,超市也会把电视摆在门口的,然后调大音量,反正对超市来说一个人也是看,一群人看也是看,又不多花钱。而且那么多人来门口看电视,有渴了饿了馋了的,想买点东西肯定就在他们店里买了,这不是又提高销量了嘛。

    就算是有些非常节省的,看一个月电视也不买一点东西的人,但是再怎么省必备的生活用品还是要买的,这还能去哪儿买啊,感情投资都在这儿呢,现在人做生意是越来越精明了。

    方文岐就在电视机旁边表演,他现在正式登台是不行了,但是说一点小段儿,小笑话还是没问题的,反正又不收钱,也不算对不起观众。

    还别说,听他的说单口相声的人还是挺多的,到了晚上超市门口两拨人泾渭分明,一群人围着看电视,一群人围着一个老头听相声,这两群人还互相嫌弃。

    方文岐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够倔的了,现在老的不成样子了反而更倔的厉害了,他还非跟人家一台电视机较上劲了,最近也一直在琢磨新的段子。

    电视里面在重播情景喜剧《我爱我家》,喜欢看的人很多,老头儿非要用他的相声的观看率拼人家的收视率,都倔的不行了,何向东劝都劝不住。

    值得一提的是超市老板是老头的相声迷,只要老头晚上过去了,超市老板一早准备好茶水椅子了,还有一大块冰西瓜,这待遇比何向东都强。

    等老头走了之后,何向东一个人在家里默默地收拾碗筷,洗了放好,现在天已经有些暗了,他从床底拖出一个大纸箱子来,拨开厚厚的衣服,在中间拿出了一个小木盒子,打了开来,里面放着一把折扇,一块醒木,还有一根竹制的鼓签。

    折扇和醒木是张阔如送给他的,是当年双厚坪大师用过的,那根鼓签是田佳妮在分别的时候送给他的礼物,何向东拿出鼓签来,这些年他一直保存的很好,鼓签没腐没烂。

    何向东拿在手上默默摩挲,眼神逐渐迷离,他又想起了当年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还有分别时哭泣的脸庞。

    手执鼓签,在虚空中敲着鼓,按照板眼,开口唱道。

    “马嵬坡下草青青,今日犹存妃子陵。

    题壁有诗皆抱恨,入祠无客不伤情。

    万里西巡君请去,何劳雨夜叹闻铃。

    杨贵妃梨花树下香魂散,陈元礼带领着军卒保驾行。

    叹君王万种凄凉千般寂寞,一心似醉两泪如倾……”

    一曲《剑阁闻铃》唱完,何向东长长呼出一口气,自嘲地笑了笑,又把鼓签放回到木盒子里面,再埋在衣服里面放好。

    看了眼时间,就动身出门了,不管怎么说,日子总是还要过下去的,生活就是这样,她好你会开心,她很好你同样会开心,但也会失落。

    到了茶馆之后,何向东还是有些魂不守舍的,吴金也过来问他出什么事了,他也只是笑笑。

    吴金的儿子吴洋也过来了,一来就缠着何向东玩,还非要叫他师父,其实何向东并没有收他,只是这孩子很喜欢相声,又老在家里听自己爸爸夸这个叔叔,然后就死活非赖上何向东。

    何向东平时也特别爱逗这个孩子,今晚却是兴致不高,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孩子乱聊着。

    要上台了,何向东狠狠搓了几下脸庞就上去了,面对观众他永远是一副笑脸。他艺德很好,不管自己发生了什么,他是绝对不会把私人情绪带上台的,观众花了钱的,就一定要对得起人家。

    10点多,散了场,何向东换了衣服也没回家,一个人在路上走,今夜月光很亮,小巷子没装路灯,但是也看的清楚。

    夜深了,天气也凉下来了,晚风习习,吹在身上很舒服。何向东独自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池塘旁边,在一块大石头上面躺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看着满天繁星,周围全是蛙鸣蛐蛐叫声,很响。

    “你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柔柔的女声响起。

    何向东头都没转,他从出门的时候就知道周青青在跟着他了,只是他一直没说罢了,他道:“也没什么,就突然这样了。

    ”

    “哦。”周青青也走了过来,在何向东旁边找了一个石墩子坐了下来,也不说话,就一起默默坐着。

    良久之后,何向东才转头看她,今夜的周青青很美,一袭连衣白裙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很圣洁,就跟个仙子一样,何向东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然后道:“这么晚你不回去,你爸不担心啊。”

    周青青也看何向东,明媚的眸子很亮,她摇摇头,然后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开心呢,下午走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何向东一笑,叹了一口气,自嘲道:“也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罢了。”

    周青青连忙道:“不会啊,我觉得你挺厉害啊,又会说相声,又会唱曲,还养着你师父,把他照顾那么好,像你这么好的人不多了。”

    何向东笑笑,眼珠微动露出迷离的神彩,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他道:“养着我师父?呵,我要是说我曾经养着几十个人你信吗?”

    “信。”周青青很果断说道。

    何向东扭头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是淡淡一笑,慢慢说道:“那时候几十号人指着我们三个说相声的吃饭,把我一个人的名字挂出去,票就能卖满,大伙儿就能吃上饭。”

    何向东目光更是迷离,嘴角露出复杂的笑意,咬了咬下嘴唇道:“而那一年,我九岁。”

    看过《相声大师》的书友还喜欢